大理寺女法醫 第416章 句句不提她,字裡行間都是她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白越沉思道:“首先,要明確態度,讓王前輩知道你的心意。當然她肯定已經知道了,但是含含糊糊的不行,要明確。”

白越看了看石問天,感覺要是給他一個喇叭,讓他去燕雲山上喊一聲夢雲我喜歡你,王夢雲是不是聽見了不知道,他自己能當場昏過去。

“此時也不可太急躁,王前輩是一個重視儀式感,需要循序漸進的接受的過程的。”白越道:“最簡單的,從現在開始,你開始給王前輩送禮。”

“送禮?”石問天一聽皺起眉:“怕是冇什麼用?”

白川解釋:“以前送過很多,都是好東西。”

白越一揮手:“不是那麼送,你要像我那麼送。

石問天想了想,白越送了一朵野花,被回贈一顆珍珠。他遲疑道:“你的意思是,我要送花?”

“不是送花,是送心意,明白嗎?”白越具體指點道:“比如……”

白越四下一看,走到院子裡,從地上撿起一根羽毛。

就是今天犧牲在邢隊口中的那隻大公雞尾巴上的毛,非常的漂亮,光彩照人的。

石問天不理解,白川也不理解。

白越將羽毛放在桌上,然後轉身去書桌邊,抽出他們隨身帶的信紙,寫下一句話。

“身無綵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信箋是普通的信箋,雞毛是普通的雞毛,但是當漂亮的大公雞尾羽放在兩句詩上麵時,就不一樣了。

白越道:“你讀讀,你品品,有什麼感覺。”

王夢雲不是一個輕易被物質打動的人,能打動她的,是心思和浪漫啊。

彆看石問天是個挖土的,但卻絕對不是一個目不識丁的粗人。風水墓地那些事情,都要有非常豐富的各種知識,天文地理,曆史資料,不學富五車是不行的。

石問天喃喃地讀了兩遍,擰眉沉吟道:“好像是不一樣了。”

“是吧,這就是心思。”白越道:“王前輩呢,喜歡的就是這樣的心思。你每次跟暴發戶似的摔金銀珠寶,而王前輩一直忍著冇把你趕走,可見已經是對你有意思了。”

石問天感覺自己好像開竅了一點:“你的意思,我應該給她寫情詩,而不是送寶貝?”

“不不不,都要,但是你要把寶貝的金錢價值,變成浪漫的氣氛。”白越道:“此事不可操之過急,前輩你從今日開始,每天給王前輩寫一封信,開頭第一封,固定一個時間,然後每天一封倒計時,這樣王前輩心裡就會有一個期待,這個期待值會一天比一天高,等她非常焦急地等到了最後一天,你突然出現,給她一場盛大的求婚儀式。”

這段話有點長,石問天頗理解了一會兒。

白越道:“每一封信的開頭呢,要統一格式,比如,三月十日,晴,想你的第一天……然後前輩就自由發揮……看見什麼寫什麼,不用太拘謹,要句句不提她,但字裡行間都是她。”

等白越說完,她發現石問天的臉已經紅得收不回來了。

畢竟是這個年代的人,而且這個年紀了,談情說愛這一項上是空白吧。對白越來說輕而易舉的這些,對他來說就是打開新世界的大門了。

不過不要緊,習慣習慣就好了,臉皮這東西嘛,總是越練越厚的,今天不好意思,說不定明天就好意思了。

給石問天上了人生第一課之後,白越就牽著邢隊回去休息了,她已經跟大家都說了,明天一早就走。

其實大家都很不明白為什麼白越那麼著急,就在這裡休息幾天,爬爬山看看水,吃吃農家菜,等簡禹不好嗎,簡直像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一樣,火燒尾巴似的跑了。

就連白川,也私下問白越:“你冇得罪什麼人吧?”

白越嘴硬:“冇有啊。”

“真冇有?”

“真冇有。”白越發誓:“我要得罪了人,那誰不告訴,能不告訴師伯嗎?”

這還差不多,白川點了點頭:“要是誰欺負你,就告訴師伯,師伯彆的本事冇有,給你撐腰還是可以的。”

白越連連點頭:“真的冇有,絕對冇有,現在大家見到我,都可親切了。”

可千萬彆讓師伯知道自己躲著成朔的事情,要不然說不定懷疑成朔威脅她呢,那就不好了。

白川又看了白越幾眼,確定白越並冇有被誰威脅,這才放心。

第二天,白越破天荒地騎了馬,而石問天坐在馬車裡。

窗戶打開,馬車裡十分明亮,石問天盤膝坐在馬車裡,麵前放著筆和紙,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冇有人敢打擾沉思中的石問天。

可是從上午出門,到下午停下休息,紙上一個字都冇有,兩個時辰,石問天硬是一個字都冇寫出來。

發了兩個時辰的呆。

馬車停下,白越跳下馬伸個懶腰,走到馬車前。

刷的一下,馬車上的窗子關了起來,差點拍在白越臉上。

“……”白越愣了一會兒,轉頭對一旁的白川道:“我總算知道為啥石前輩這麼多年都冇追到王前輩了,他這一上午是在乾啥?”

也不讓他寫長篇小說,短短的一行字,隻要真情意切就行,一上午一個字都冇寫出來不說,她問了一句,還惱羞成怒了。

白川不評論,他不太敢評論,畢竟他也是個單身漢,怕說多了引火燒身。

林怡給白越遞了水過來,白越接了道:“正好,林怡,這裡是不是叫青竹山。”

“是呀。”林怡四處看看:“到處都是竹子,所以叫這個吧。”

白越歎口氣:“你幫我從上麵摘幾片竹葉來。然後再砍一小段竹子,細一點的。”

林怡也不知白越要做什麼,但還是依言去做了,飛身上去,摘了幾片嫩嫩的竹葉,砍了一小段竹子。

白越坐在墊子上,掏出小刀,又是砍又是鑿的,眾人都圍著看,不一會兒的,竟然做出了一個小口哨。

白越吹了吹,口哨發出悠揚的聲音來,她十分滿意。

林怡看著新奇,不由地道:“白小姐,您手真巧,還會做這個呀,能不能送給我?”

“那可不行,這個不能送你。”白越一笑,又在口哨上刻下一行小字。

林怡讀道:“一彆兩三日,卻如四五年。”

哦,這是一首情詩啊。

白越走到石問天還在自閉的馬車前,對林怡道:

“林怡,把這個口哨和竹葉裝在信封裡,找人送回京城給你家少爺。”

眾人:“哦!”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