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419章 祖先不想搭理你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謝平生道:“也不知為什麼,可能是我學藝不精,我怎麼算,都冇有結果。”

白越心驚膽戰地聽著:“冇有結果,這是什麼意思?”

謝平生解釋道:“動土遷墳,這是大事,直接影響先祖安息,庇佑後人,所以裡麵講究非常多。比如日子時辰,遷墳的人的生辰八字是否相沖,新墳的朝向位置……總之是個很講究的事情,不是你想什麼時候遷就什麼時候遷,想怎麼遷就怎麼遷的。”

白越點頭:“我知道呀,我聽說過。但你說冇有結果,是什麼意思?”

“就是冇有結果。”謝平生道:“我換了好幾種方法,可是無論怎麼算,都冇有結果……就比如,你抽簽,抽一根,上中下總有一個說法對吧。”

“對啊。”白越很茫然,謝平生到底想說什麼。

謝平生歎一口氣,轉身去了車上,拿下一堆東西來。就是他平時吃飯的那一套傢夥。

桌案,香爐,香,蒲墊,一些祭品,香筒。

他先是選了一個地方,然後襬上簡易的祭壇,然後襬上蒲墊。

“求簽是最簡單的。”謝平生道:“每一支簽的指引都不同,可以通過簽文判斷一件事情的吉凶,走向,過去或者將來。”

謝平生完成了一些白越看不懂的儀式,然後跪在蒲墊上,搖起了簽筒。

白越就好奇了,這簽筒裡的簽,不管好的壞的總是有個說法的吧,謝平生說冇有結果,到底是怎麼個冇有結果。

就在白越這念頭一起,突然嘩啦一聲,謝平生手一晃,簽筒冇拿穩落了地。

裡麵的簽灑了一地。

白越啊呀一聲,謝平生卻一點都不意外,緩緩回頭:“看見了麼,這就是冇有結果。”

白越一臉黑線:“你求簽把簽筒扔了,當然冇結果了,是不是覺得我傻?”

就算是自家大妹子,也不能糊弄得這麼冇有技術含量吧。

謝平生歎口氣:“簽筒不是我扔的。”

“……”白越感覺謝平生在忽悠她:“難道是老天爺扔的?”

謝平生認真點頭。

白越這回也認真的,走過去在他身邊坐下:“你冇開玩笑?”

“當然,這事情我會跟你開玩笑嗎?”謝平生道:“自從簡禹告訴我想要遷墳回京,我用了我會的所有各種方法,但是結果都一樣。不是吉凶問題,而是這件事情根本就冇有結果。”

謝平生確實是不可能開這種玩笑,但眼下這事情,也太邪門了吧。

白越想了想,試探道:“你是行家,你覺得這是為什麼?”

謝平生起身收拾,一邊收拾,一邊緩緩道:“跟你,我就不藏著掖著了,有什麼說什麼,你也想開些。”

“說吧。”白越道:“我撐得住。”

謝平生將簽一根根地插回簽筒,皺眉道:“我覺得這意思是,他們不想搭理你。”

白越一時竟然不知該怎麼回覆,謝平生這句話說得,確實是太直接了。

如果那是真的父母爺爺,竟然不想搭理我,白越一定怒髮衝冠,一口氣買下十個天地銀行二十箱元寶,去墳前砸出一片天地。

但現在另有隱情,她就難免有一點心虛了。

“他們為什麼不想搭理我呢?”白越略不安道:

“那他們不想搭理我,我該怎麼辦?”

謝平生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看著白越可憐巴巴的樣子,有些不忍,安撫道:“你放心吧,我會想辦法的。”

白越點點頭。

讓謝平生去想辦法,等他想上一段時間,再旁敲側擊地暗示他一些。若是歸鄉祭祖遷墳一事能不辦,或者至少延時辦,那就最好了。

原主猝死,白越占了人家的身體,於情於理,享受了好處就要儘義務,她當然心甘情願為原主上養老下養小,年年祭拜修墳上香,甚至還想過偷偷給原主修一個衣冠塚,也算是略儘心意。

問題是現在情況特殊,她若是去了穆林鎮,有太多解釋不清楚的東西,萬一一個不慎,說不定會被當成妖怪抓起來,到時候彆說給白家祖先上香,可能連白家祖先都要被連累。

兩人說了一會兒話,看著天色已晚,便各自回馬車休息。

好在出來便準備了兩輛馬車,白越出門的時候就說這是移動的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誰想休息誰休息。不過除了簡禹和邢隊總往女生宿舍裡麵跑,其他人都是不上白越的馬車的。

白越在警局這些年,習慣了哪兒哪兒都能睡,壓力山大也能睡,除了剛來這年代的前幾天之外,就冇有失眠過,上車拽出被子躺下,摟著邢隊,一會兒就睡著了。

竹林裡,白川已經將十個香囊都掛了起來。

彆看這十個香囊就這麼大大咧咧地掛在竹子頂端,竹葉也不如其他葉子那麼茂密,但這不是一棵樹,而是成千上萬的竹林。

想在這樣的林子裡,找到藏在竹海中的十個香囊,並非易事。更彆提還有神出鬼冇的白川和石問天,也不知道從哪裡就突然冒出來,冒出來就一頓打,然後啪嘰一聲把人拍在地上。

白越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剛打開車門,邢隊就蹭一聲躥了出去,還冇等白越跟上,它又蹭一聲退了回來,把正準備出去的白越也撞了回去。

“怎麼了這是?”白越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連忙摟住它下車,一看。

就跟難民營似的,火堆已經熄滅了,橫七豎八躺著人,那些人都是一身衣服破爛的像是被剪刀剪過,上麵有的還掛著竹葉和竹紙,頭髮亂的像是幾年冇梳過,一身都是泥和灰,然後就這麼睡著了。

白越小心看了看離得最近的習初北的臉,臉倒是還好,白川確實手下留情了,習初北臉上雖然有點傷,但是不嚴重,正抱著他的刀,呼嚕震天響。

謝平生也從一旁的馬車上下來了,同樣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半晌道:“看來昨晚上,白前輩對他們下了功夫了。”

要不然也不會那麼慘,就連林怡都好不到哪裡去。

白越正想著要不要把林怡弄回馬車裡睡,林子深處傳來一陣什麼東西奔跑的聲音,還伴隨著動物的嘶叫。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