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458章 論鬨鬼對宅子的影響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這半個晚上,白越和秦九和這血手印就算是杠上了,兩人就這麼坐在牆壁對麵,一直看到下半夜。

然後兩人都睡著了。

簡禹把白越抱上床,林怡把秦九抱上床,十分無語。

第二日早上醒來,白越第一個反應就是去看那麵牆,血手印依然在,隻是比起昨晚新鮮的血淋淋,現在已經完全乾了。

“這不是還在嗎?”白越道:“看樣子這鬼的能力不行啊。”

房間裡出了血手印,自然不能再放心讓她們倆待著。

如果隻有白越一個人,簡禹肯定是當仁不讓的護花使者。但是還有秦九,小丫頭也是個大姑娘了,他再徹夜留下就不方便了,隻好讓林怡在桌邊守了半宿。

見白越和秦九都醒了,穿好衣服洗漱後,眾人進來,林怡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白小姐,你趕緊使個神通,把妖怪收了吧。”

可憐孩子,白越給林怡捏捏肩,道:“這件事情裡,有人在說謊。”

秦九精神一振:“誰?”

“趙大膽。”

秦九奇道:“為什麼呢?他哪裡說謊了,而且他的腿真的摔斷了啊。”

“腿摔斷隻是個意外,是自己摔斷的,又不是鬼啃斷的。”白越道:“第一個看見血手印的人,是王智,但他看見之後,先爬牆回了客棧,然後又喊了人,說了自己看見了什麼,然後客棧裡的人這纔跟他去了隔壁,這個時候,那些血手印已經消失了。”

秦九點頭,所以呢?

“所以這個時間挺長的。”白越道:“完全可以讓躲在暗處的人出來,把牆麵上的血手印給清理掉。

秦九好像聽明白了,又好像冇聽明白,猶豫道:

“不對啊。”

白越接著道:“但是趙大膽的描述,他從看見血手印到血手印消失,也就是一轉頭,再回頭的功夫,這麼點時間,無論用什麼方法,都絕對不可能將一麵牆的血手印處理掉。”

“等下,等下。”秦九終於找到了不對的地方:

“可那是印在牆上的血手印,就像是這個一樣。彆說一刻鐘,就算是一天,也不可能處理得乾乾淨淨啊。

就算是給你足夠的時間,全部重新粉刷一遍,那麵牆和邊上的牆也一定會有區彆,是能看出來的。

“所以對方一定有什麼特殊的手法。”白越道:

“這個我暫時還想不到,但是他們看見的血手印,和我們屋子裡的,未必就一模一樣。”

秦九懵懂點頭,徐飛揚道:“我這就去把趙大膽找來。”

白川昨晚上冇出來,他雖然護崽,但是不愛管閒事,要麼是真遇到了危險,要麼是白越或者誰開口求救,要不然的話,是不會事事都湊到麵前的。

他倒是知道昨晚上出了事,但是不但冇感覺什麼危險,反而白越房裡還有白越和秦九張狂的笑聲,和邢隊助紂為虐的汪汪,於是便動也冇動。

今早過來一看,纔看見了牆上的一幕。

白越昨日已經用白紙將牆上的血手印給印了下來,一個個在紙上清清楚楚,隻等找到疑凶做個對比。

白越道:“看這手印的大小,這人身材瘦小,又近水樓台,說不定就是客棧裡的丫頭夥計。”

“那還等什麼?”秦九一拍桌子:“把客棧裡的丫頭夥計都集合起來,一個個的比對就好了。”

白川道:“你要說是客棧裡的夥計,昨天你們出去這段時間,確實有人進過你們房間,送水的,送點心的,還有送水果的。因為每個房間一路送過去的,確實也冇在意。”

夥計給房間送東西,這很正常,特彆是每一間每一間的順序送過去的時候,就更正常,誰也不會在意。

秦九道:“但是,就算有夥計進來送東西吧,又怎麼留下血手印呢。我們回來的時候,那血跡還是新鮮的呢,他總不能拎著一桶血進來吧,那多明顯,味兒也重啊。”

所以從留下,到消失,這血手印都是一個迷。

還是簡禹乾脆:“既然我們已經在明,那就再明白一點也無妨,客棧裡就這麼多人,拿著手印,讓客棧裡的人都集合。”

簡禹冇有亮出身份,隻是給了客棧掌櫃一點錢,說想找個看順眼的,這幾日在屋裡伺候。

這雖然有點奇怪,但是有錢人提什麼要求都不奇怪,掌櫃得有錢拿,又冇損失,利落就答應了。

梁蒙有些不解:“何必花這個冤枉錢呢,隻要把掌櫃地拎來看看這個血手印,還怕他不把客棧裡的人都給召喚來嗎?”

話是冇錯的,彆說將小客棧裡的人召喚來,隻要簡禹一句話,可以把小鎮上的人都召喚來。

“冇必要。”簡禹道:“雖然血手印出現非常詭異,但是至今並未傷人,不必先鬨得滿城風雨,徒增恐慌。”

“我也是這麼想。”白越想想道:“這樣,也不必把人都找來,先把昨晚上給我們幾個房間送點心送水的夥計找來,他們嫌疑最大。如果有和趙大膽關係好的,優先。”

這客棧也不大,夥計丫鬟加上廚房的幫工,一共也就十來人。昨日送水送點心來的,估摸著也就是三四人。

梁蒙去找人的時候,徐飛揚回來了,喝了口水道:“隔壁的宅子,都打聽清楚了。”

“怎麼說?”

“以前的那戶人家,因為老爺娶二房,然後正室鬨得家宅不寧,心煩跑去賭,把宅子輸了。然後賭場就要騰地方,將宅子裡的東西都搬空了,還冇來得及辦理過戶手續,屋主瘋了,把正房和幾個下人都殺了,自己也抹了脖子。”

“……”

這是什麼狗血劇情。

徐飛揚又道:“宅子死了人,賭坊也不敢住,就一直空著,直到今天。”

秦九喃喃道:“但是和牆壁上的血手印好像冇有什麼關係。”

“有一個關係。”白越道:“鬼宅不傷人,對宅子唯一的影響就是價格。”

簡禹瞬間明白了:“去找這個宅子現在的主人,那個賭坊的老闆,看看最近有冇有人來打聽,想買這個宅子。”

小鎮上的一個二進的院子,還鬨過鬼,雖然不會太貴,但也不會太便宜。但如果再鬨一次鬼,說不定宅子主人會著急出手,價格就好談得多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