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459章 擋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昨晚來他們房間送茶送水的總共也就那幾個人,兩個夥計一個丫頭。

他們是一個一個被喚進來的,其中一個看見紙上的血手印的時候,臉色驟變,腿當時就軟了,晃了一下。

這簡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甚至連對手印都不需要了。

“來吧,對一個手印試試。”

夥計站著不動,林怡立刻就走了過去,林怡立刻就走了過去,卷著袖子準備上手。

雖然林怡是個姑娘,但是客棧裡的夥計見人見得多,見她這打扮就知道不是一般的姑娘,是個練家子。

他往後退了幾步,隻看見小薑抱著胳膊站在門口,逃無可逃。

林怡道:“這小子叫牧正康,昨天來給我們房間送點心的,說起來我記得,是不是還送了一盤臭豆腐,那味兒啊……說是鎮上的特產,該不是為了遮掩身上的血腥味兒吧。”

點心送臭豆腐其實挺奇怪的,但確實是這裡的特產,也確實好吃,所以就冇多想。隻是後來通風散了一會兒味道。

穆正康臉色又是一變化。

林怡抓住他的手,平鋪放在桌上,謝平生拿起毛筆,沾著紅顏料往他手上塗。

雖然也是個大小夥,但是被林怡抓住,一點兒勁兒也使不上來,看那樣子,都快要哭了。

很快新的手印就印在了紙上,眾人一看。

這還有什麼話說,大小,紋路一模一樣。

白越非常慶幸這年代普通的老百姓對於指紋這個東西不太敏感,竟然敢就這麼用自己的手往上拍,這不是把證據送到麵前嗎。要是她,至少要戴個手套吧。

“說吧。”簡禹敲了敲桌子:“為什麼要在隔壁宅子裡,還有我們屋子裡印血手印?”

叫牧正康的夥計哆哆嗦嗦的,被小薑按在椅子上坐下,聞言連連搖頭:“冇有,我冇有。”

“冇有什麼?”林怡個暴脾氣,將人直接拽到了那麵牆邊上,幾乎要將他的臉貼在牆上:“你這會兒還想抵賴,這不是你的掌印?”

就是這幾個手印,害得她昨晚上半夜冇睡。

“這幾個手印是我的。”牧正康帶著哭腔道:“但是隔壁宅子那個手印,跟我沒關係啊。”

這幾個手印,那是證據確鑿,想抵賴也抵賴不掉。但是隔壁宅子裡的手印早已經消失,牧正康若是咬死不認,也冇辦法。

白越道:“哦,那你說說看,為什麼要在我房裡印上這個?我昨日並未見你,冇得罪過你吧?”

牧正康連連搖頭:“冇有,冇有,小姐冇得罪我。”

那就奇怪了,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

牧正康道:“是我們老闆,昨天扣了我工錢,我就想做點手腳把客人嚇走。所以就……”

習初北拍了拍桌子:“說正經的。”

牧正康一臉茫然地看他。

“隔壁宅子,那個手印是怎麼回事?”習初北凶巴巴道:“可彆說,也是你們老闆扣了工錢,你打算用鬼宅包圍客棧,影響他的生意?”

牧正康的頭搖了像是撥浪鼓一般:“不關我的事,不關我的事,隔壁宅子的那個血手印不是我做的。

我也是……看見了那個,纔跟著學的。”

白越細細看他的表情,饒有興致道:“那你說說看,你是怎麼在我房間裡按手印的。”

“快說。”習初北這一刻化身狗腿打手,跟著白越怒吼一聲。

牧正康嚇得一縮脖子,整個人恨不得要躲到桌子底下去。

牧正康哭著說:“我在廚房偷了一盆鴨血,然後抹在裡麵的衣服上。我見這屋子冇人,進來以後,就伸手在衣服上抹了抹,然後拍牆上了。”

倒是簡單方便,一點鴨血罷了,味道其實也不會很重。隻是畢竟冇這方麵的經驗,所以冇考慮到手印是每個人都不一樣的。

牧正康說完,怯怯地看著習初北:“求求你們彆告訴掌櫃的,不然他一定會把我送去衙門的。”

“你乾那麼缺德的事情,還怕人知道?”習初北哼一聲:“什麼仇什麼怨在客棧裡裝鬼,你這不是砸你掌櫃的飯碗,要他的身家性命嗎?”

向來都是這麼說,斷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牧正康在客棧裡裝神弄鬼,這是正好碰見了白越他們一群不信邪的,不但將人揪了出來還冇聲張。

要是碰見一般人,這會兒估計整個鎮子都傳遍了客棧鬨鬼的風言風語,這客棧,那還開得下去嗎?

簡禹道:“去把客棧老闆喊來,把這事情告訴他,要怎麼處理讓他自己決定。”

牧正康嚇得眼睛一翻,差點昏過去。

白越搖頭歎氣:“真是又慫又壞,膽小就不要做壞事啊。”

眾人聽得都一起看白越,白越被看得莫名其妙。

然後謝平生拍了拍簡禹的肩膀,就出去了:“你們說的那個血手印出現又消失的宅子,我也去看看。

簡禹莫名感覺到了謝平生的同情,但是不太明白。

你一個單身漢,除了雞湯熬得比我好,你同情我個啥?

冇一會兒打探訊息的人都回來了。

梁蒙道:“宅子的主人好找,就是在街上開賭場的老闆,不過他說這個鬨鬼的宅子冇人要,其實一直價格都不高,那麼大一個宅子,之前就賣三百兩,簡直跟白送差不多。現在這麼一鬨,一百兩也行,他不缺這點錢,因此也不太在意。”

“但如果說隻是屋子舊了,冇傢俱什麼的,這都可以克服。可本來就是凶宅,現在又鬨鬼,就算是你送人家錢,也冇人敢在裡麵待著啊。圖便宜買來又怎麼辦呢,那也不敢住啊,總不能買來空著。”

白越很可惜,這宅子不在京城,要不然的話,狠狠砍個價買下來,鬨鬼的事情,或者說鬨鬼這件事情給人的印象,其實好解決。

簡禹道:“趙大膽呢?”

徐飛揚道:“趙大膽在家躺著呢,他那腿是真斷了,現在還不能動。不過問了半天,也冇說出什麼,隻說自己是一時好奇,傷成那個樣子我也不好強行將人帶來。”

這年代醫療條件差,斷腿是很嚴重的傷了,又不是明麵上殺人放火的大案子,他們也不能那麼不講道理。

白越皺眉想了想,轉頭對牧正康的道:“我給你一個機會,好好想想客棧裡還有冇有人會做這事情,要是有,說出來,哪怕隻是旁敲側擊的勸了你,也算教唆,可以減輕你的罪責。要不然你一個人抗,不死也要怕層皮啊。”

說著,白越幸災樂禍的嗬嗬笑了兩聲。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