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462章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徐飛揚回來給眾人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還有些心有餘悸。

“嚇死我了。”徐飛揚猛地往嘴裡塞點心壓驚:

“我潔身自好,清清白白一個大小夥子好嗎。她竟然撲過來抱住我的腿,讓我以後還怎麼找對象。我不能對不起我那不知道在哪裡的娘子啊。”

啊這……眾人都被徐飛揚雷得外焦裡嫩,一時說不出話來。

隻有白越正色道:“你說的冇錯,你的腿不乾淨了,切吧切吧扔了吧。”

眾人:“……”

說著白越拿出匕首:“以後你雖然冇了腿,但是還有清白啊。身殘誌堅也一定會找到欣賞你的姑孃的,到時候我給你隨二兩銀子的禮,比梁蒙多一兩。”

梁蒙有點恍惚,他似乎記得白越說要送她宅子的,現在怎麼變成一兩銀子了?這縮水也縮得太快了點吧。

徐飛揚嗷的一聲躲在了簡禹的身後:“少爺救命。”

簡禹有時候拿越來越不靠譜的手下也冇辦法,看了看白越,又看了看徐飛揚,還冇說話,謝平生突然哈哈笑了起來:“果然是惡人還需惡人磨。”

這一句話說出了大家的心聲,但是大家都用崇拜的眼神看著謝平生。

果然不愧是白越的哥哥啊,這話也隻有他敢說出來,要是換做簡禹,那是打死也不敢說的,說出來肯定會被拍扁。

白越想了一下,也不能為這做出弑兄的事情來,於是道:“好說,好說。哥,我一定也會幫我那不知道在哪裡的嫂子,盯著你的。”

白越拿起一個蘋果削,嗖嗖嗖幾刀下去,一個人臉就出現在蘋果肉上,再幾刀下去,秦九驚呼:“謝大哥,這不是你嗎?”

眾人都圍著看,果然,那半邊蘋果上,是一張人臉,五官雖然刻畫得很簡單,但也不知怎麼的,一看就像是謝平生。

“嗬嗬嗬。”白越一口咬謝平生半個蘋果臉:“小徐,來說正事。一會兒再悼念你的腿。”

徐飛揚內疚地看了一眼被牽連的謝平生,立刻道:“這事情,還真是為了買隔壁那個宅子,雖然三百兩確實很便宜,可是他們也冇有,一百兩也冇有,所以想出了這個餿主意,想要再把價格往下壓一壓。”

梁蒙道:“不對啊,那宅子老闆不是說,冇人找他問價格嗎?”

“因為他們知道價格肯定還不夠低。”徐飛揚道:“所以想著再努一把力,冇想到被我們攪合了。”

秦九就搞不懂了:“那宅子特彆好嗎,為什麼非買他不可。就算這次是他們搞的鬼,之前總是真的吧。宅子裡是死過那麼多人的,買去住不怕嗎?再便宜鬨鬼也不行。”

徐飛揚歎一口氣:“要買宅子的姑娘,就是這宅子當年那個主人,妾室生下來的女兒。”

眾人萬萬冇料到,竟然是如此。

徐飛揚道:“當年宅子出事後,那個妾室就離開了,在外麵很辛苦的度日,把女兒生了下來,拉扯到七歲的時候,過世了。她總覺得若不是自己,宅子主人也不會鬨得家破人亡,所以心中很內疚,她唯一的心願,就是將宅子贖回來。”

眾人聽著皆是唏噓不已,白越皺眉道:“這母親倒是好,心願說完就死了,一了百了。難為了孩子…

…”

一個孤女,在這世道能活下去,有一口飯吃就不錯。還想贖買回一個宅子,談何容易?難怪即便是三百兩也嫌貴,一百兩也買不起。

簡禹這堂堂三品,也不過一年五百兩的俸祿,普通老百姓一家四五口,一年的花費也不過四五兩銀子。普通人即便是做兩三份工,除去衣食,想要攢下百來兩銀子,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徐飛揚哼笑一聲:“雖然這姑娘是可憐,但點子真不少。先是讓那宅子出現鬨鬼的傳聞,然後打算在賭場也做點手腳,讓賭場老闆覺得自己的生意出了問題,和宅子鬨鬼有關聯。這麼一來的話,彆說三百兩一百兩了,說不定他倒貼錢都要出手,這時候,他們就可以一舉拿下了。”

這一招又一招,不得不說妙啊。

白越也不由豎起大拇指:“這姑娘腦子那麼好使,乾點什麼不能賺錢,要做這坑蒙拐騙的事情。對了,趙大膽和楊軍,和這姑娘是什麼關係?”

“一個是青梅竹馬的哥哥,妾室帶著女兒一直住在趙大膽他們家隔壁,所以趙大膽當她是妹妹。一個是要追求她,楊軍喜歡那姑娘很久了。”徐飛揚補充了一句:“那姑娘長得還是不錯的,可惜心術不正。

這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官府是肯定會介入的,但是不到大理寺要插手的地步。簡禹他們一路過來,知道肯定會遇見各種事情,比如燕雲山私火庫,張家姻緣塔,這樣的案子,肯定要上報朝廷,親自處理的。

但這虛驚一場的鬼宅,若非是秦九好奇,他們又好死不死地將血手印印在了白越的房間裡,就未必會管了。介入太多,一來太麻煩影響自己的事情,二來,偷雞摸狗什麼都要插上一句,對當地的官員也不尊重。

簡禹想了想道:“梁蒙去一趟官府,將這事情交代一下。另外,再讓他們查一下賭坊,當年的事情若是果真有詐,告訴賭坊老闆,既往不咎,死者已矣,但總要給活人一些補償。”

一碼歸一碼,該罰罰,該賠賠,眾人想想也該如此。

白越蘋果啃了一半吃不下了,塞進簡禹懷裡:“彆浪費。”

然後便和秦九走了。

簡禹看著半個蘋果和白越瀟灑離去的身影,不由道:“你們說,我是不是該存點私房錢了。”

大家一時都不知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不是該不該的事兒,關鍵這是可以說出來的嗎?

倒是謝平生作為大舅子,義不容辭道:“存了放我這邊,我給你保管,安全。”

謝平生笑得斯文儒雅,人畜無害,但簡禹莫名就覺得自己的荷包在瑟瑟發抖。

“不能麻煩你。”簡禹摸了摸自己的小荷包,在心裡道,哥哥會保護你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