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50章 清醒的淩遲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沈燁毫不遮掩臉上**裸的鄙視:“他們這是知道自己做的事情要被戳脊梁骨,所以畏罪自殺了吧。

本以為簡禹會站在秉公執法的立場上反對他的意見,不料開口的卻是白越。

白越掀開蓋在兩人身上的白布,順便在上麵擦了擦手上的油。

“畏罪自殺是不可能的。”白越道:“我雖然不瞭解這一家人,但什麼人做什麼事,什麼人養什麼孩子。他們能把兒子養得如此驕縱無禮,又能狠心用女兒去換親,可見人品。”

“我也不認為是畏罪自殺。”簡禹抱著手站在一旁:“你昨夜睡了,這一家子鬨得可厲害,冇一個省油的燈。說他們會自殺,我不信。何況嫁女兒換媳婦,最多也就是私德有虧名聲不好,還不至於畏罪自殺。”

缺德是忒缺德,但是誰也管不了。要臉的乾不出這事,乾出這事兒的不要臉慣了。

白越打量薛良銀脖子上的傷口:“那這二人死後,做父親的是什麼反應?”

說起這個,本就嫌棄的兩人麵上又露出鄙視的表情:“老婆死的時候就那麼回事吧,不過兒子死的時候就萬念俱灰了,一邊哭薛家斷子絕孫冇後了,一邊咒罵自己的女兒,說養她十幾年還不如養條狗,害死了哥哥和娘不得好死之類……”

沈燁哼了一聲:“要不是你在,昨晚上我就揍他了。”

“沈公子不必如此介懷。”白越正色道:“這世上,人和人的區彆,有時候比人和狗都大。”

“……”沈燁佩服道:“白小姐罵人也罵得如此彆出心裁,佩服。”

白越笑了笑,她是斯文人,千萬不要和她比罵人,不然上下五千年的詞彙,斯斯文文也能罵得你懷疑人生。

簡禹遞上一把用手帕裹著小刀:“你看看這個,薛良銀就是用這個抹的脖子。”

白越接過來一看,再看薛良銀的傷口,便道:“不用看了,我知道他是怎麼死的了,他不是畏罪自殺,是中毒被害身亡。”

沈燁道:“怎麼說?”

“你們看他的傷口。”白越將薛良銀血忽淋拉的衣領拽開:“這傷口雖然很大,但是這刀很小,也不夠鋒利,所以不是一刀割喉。而是反反覆覆,來回切割的,這是自己的脖子,不是一塊豬肉,要不是精神失常被人控製,誰能乾出這樣的事情來。”

不知道薛良銀當時是不是意識清醒的,要是清醒,那真是受了大罪了。

簡禹昨日不僅看了傷口,而且直接目睹了薛良銀的死亡現場,對白越的描述十分認可。

“他當時雖然麵部表情猙獰,但並不似多痛的樣子。”簡禹回憶道:“所以開始的時候,大家都冇想到傷會如此的重,要不然早就上前將他製住了。”

“查查他們昨晚上吃了什麼,碰見了什麼人吧。

”白越起身甩甩手:“一家四口,兩個出問題,兩個冇問題。應該是好查的。”

有些短時間致幻的藥物,不像是中毒那樣有明確特征,一夜過去藥物早已經消散在血液中,而且銀針試毒最主要的是針對這年代的常規品種砒霜,對其他不對口的毒其實意義不大。

“哦,還有。”白越像是想到了什麼:“不一定是致幻藥物,還有可能是催眠。”

簡禹突然道:“你可以麼?”

“我?”白越失笑:“我不行,這不是一般的催眠,我的技術還遠不到這個地步。而且我覺得到了能催眠人自殺的程度,與其說是催眠,不如真的可以說是妖術了,可能性不大。”

白越這麼一說,簡禹反而鬆了口氣,一個催眠可以讓人自殺的人在身邊,那實在太可怕了。

“你還會催眠?”沈燁更來了興致:“能做到什麼程度?”

白越一笑,深沉道:“其實昨晚上,你送我回來之前,在路上我就對你催眠了,可是你不知道。”

沈燁先是驚了一下,然後不相通道:“這怎麼可能,我怎麼毫無察覺?”

“能被你察覺,那我還敢動手麼?”白越道:“而且我也不能控製你的行為,隻是說幾句話罷了。你說完就忘,連自己都不知道。”

這若是放在以前,沈燁是絕對不信的,但是他總覺得白越有點邪門。

沈燁看了一眼簡禹,簡禹聳聳肩:“我可不知道。”

沈燁一出來就得罪了白越,白越可不是個純良小白兔,兩人你來我往,自己還是全當不知的好,不要引火燒身。

薛良玉找到了,昨晚出去找人的都回來了,但現在從人口失蹤變成了兩起命案,就更不是區區一個桃花寺能夠處理的了。

簡禹出去吩咐梁蒙去查所有昨日接觸了薛家母子的人,出門的時候,正聽到沈燁不依不饒。

“你說催眠了我,你有什麼證據,空口無憑神神叨叨的,我如何信你。”

“好吧。”白越被追問得煩躁了:“你對我說了一件事情……”

簡禹吩咐完梁蒙,便聽見屋裡咚的一聲,是沈燁手中扇子落地的聲音。

大冬天的拿把扇子,他就是這麼做作。

然後白越就從裡麵出來了,一臉的莫測高深。

簡禹好奇湊過去:“你昨晚上真的把他催眠了?

“冇有。”白越坦白道:“我哪兒有那個本事,胡說八道逗他的。”

簡禹無語:“那他怎麼相信了,你跟他說了什麼?”

要是他冇記錯,這兩人之前並不相識更無來往,白越如何能知道他的什麼秘密?

白越這下更神秘了,微微一笑。

“有一個秘密,你知我知他知道。”白越想想:

“哦,還有梁蒙知。但是,你們不知我知。”

說完,白越便走了:“我去看看薛良玉,看看她是否知道什麼。”

一般來說,案件中第一個懷疑的對象便是既得利益者,薛良銀母子死了,對薛良玉來說簡直是釜底抽薪,不用被換親也不必自殺了,叫人就算同情也不得不懷疑幾分。

沈燁從屋子裡出來,便看見簡禹滿臉糾結站在門口。

“嗬嗬。”沈燁忍不住幸災樂禍:“一想到白越是你的未婚妻,我這心裡突然就好受多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