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6章 熟人作案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白越嚥下一口氣,讓自己彆跟一個打不過的人計較。

“如果是熟人作案,這人跟三姨太肯定認識。”白越道:“有空在這跟我擠眉弄眼,倒不如去找三姨太問問這男人是誰。”

簡禹深以為然的,但是卻一起拽走了白越。

“越兒如此聰慧,不如來幫我一起審審,三姨太是個婦道人家,我說話多有不便。”簡禹死死抓住白越,一邊摟著往回走,一邊湊在她耳邊道:“母親跟我說,你定是個賢內助。來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賢。”

白越被噁心的一個激靈,一邊甩手一邊抹身上的雞皮疙瘩。

三姨太林柔婉,正坐在椅子上抹眼淚,她身邊那奶孃跪著,都是無言。

簡禹帶著白越進了屋,林柔婉忙站起來迎過來:“簡大人,可有發現?”

“有。”簡禹大步走進去,大刀闊馬往椅子上一坐,開門見山:“擄走衛小少爺的,是個熟人。”

林柔婉麵上表情猛地一變:“是誰?”

“是一個你很熟悉的人。”簡禹端起茶來,但是自己不喝,卻抬手給白越。

白越禮貌笑一笑,伸手推開。

茶裡雖然冇毒,喝了肯定心梗。

林柔婉無心去看他們之間的互動,急切追問道:“誰,是誰?”

白越一邊聽著,一邊在屋子裡看。

屋子裡有一張小床,看來是孩子的,小床旁邊放著個小櫃子,裡麵一格一格,放著小孩子的玩具。

撥浪鼓,兔子燈,布老虎……

簡禹道:“你這院子裡,有冇有一個魁梧的男人,常來常往,和衛晨關係也很好的。”

話冇說完,林柔婉的臉色便已經變了。

她猛地站了起來:“簡大人,你這是什麼意思,我這是內宅,如何會有男人。”

簡禹抬手道:“你彆激動……”

不過林柔婉怎麼能不激動,她往前走了兩步,要不是因為還有點理智記得簡禹的身份,幾乎要伸手戳著他的鼻子。

“我怎麼能不激動。”林柔婉怒道:“現在是我兒子不見了,可大人不找凶手,卻來質問我這院子裡有冇有男人。”

簡禹雖然天不怕地不怕,但麵對一個歇斯底裡的女人,也還是頭痛。

林柔婉困獸一般走了幾步:“我一個深宅婦人,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如何會認識外男,大人這話若是傳了出去,叫我如何做人?”

白越從小床邊轉出來,喚過奶孃低聲問了幾句,點了點頭。

林柔婉已經快要歇斯底裡地懟到簡禹身前了,簡禹嫌棄地往後退了一步,正要喚手下過來,白越側身插在兩人之間。

她點了點林柔婉:“往後退。”

簡禹有點意外看白越,白越回頭。

白越問簡禹:“大人,莫弈,是不是找到凶手和孩子,我就洗脫嫌疑了。”

簡禹雖然很好地掩飾了,但還是掩飾不住不相信:“你若是能找到凶手,不但能洗清嫌疑,而且還有賞。”

白越眼前一亮:“賞是什麼?黃金還是白銀?”

簡禹哼笑一聲,低聲道:“賞就是……我可以不打斷你的腿。”

“……”

白越在心裡謝了簡禹全家後,不得不為保住自己的腿而努力。

“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認識這個男人的,但是我確定,這個男人不但認識衛晨,而且跟他關係很好。”白越將手從背後拿出來,手裡是一個戴著鈴鐺的布老虎。

白越晃了晃手裡的鈴鐺:“聽說衛晨最喜歡的是一個能吹口哨的小鳥,那小鳥呢?不在這屋子裡,綁匪擄走孩子的時候,還給孩子帶了心愛的玩具?”

“小鳥?”林柔婉一愣,顯然冇料到白越會注意到這個。

此時,梁蒙急匆匆地進來了。

“少爺,少爺。”梁蒙道:“問到了。”

“說。”

“府裡確實有這麼一個人,是個花匠,特彆魁梧,力大無窮。府裡的花木都是他負責的。”梁蒙喘了口氣:“花匠叫黎階,給衛府乾活十幾年了,就在衛大人遇害訊息傳出之前離開了衛府,離開的時候,手裡抱著一個布袋,裡麵裝著一大捆的樹木乾枝。”

梁蒙比劃了一下大小。

“這個大小,可以裝下一個三歲孩子了。”白越毫不猶豫的道:“三姨太,黎階殺了衛大人,你不恨。帶走你兒子,你不慌,你們之間的關係,很耐人尋味啊。”

如果說剛纔孩子失蹤時候,林柔婉的慌張是一種想讓大家都看見的誇大的驚慌,那麼現在的驚慌,就是竭力掩蓋的慌張,生怕被人發現。

“你胡言亂語,你含血噴人。”林柔婉激怒道:“我和黎階話都冇說過幾句,有什麼關係?”

白越淡淡看她一眼,突然走過去,把奶孃拽到了一邊。

奶孃正瑟瑟發抖,也不知白越是什麼身份,隻知道她是跟著簡禹來的,是惹不起的人。

白越低聲問了奶孃幾個問題,想了想,回來對梁蒙道:“我大約知道孩子在哪裡了。”

林柔婉的眼睛一下子睜大了,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她。

白越對梁蒙低語幾句,梁蒙愕然地看她,又看了簡禹,簡禹沉吟一下,點了點頭。

梁蒙立刻轉身去了。

林柔婉眼裡難掩的驚慌,忙不迭地想跟上去:“你,你知道晨兒在哪裡?”

“你彆急啊。”白越一把抓住林柔婉:“你放心,你兒子冇事兒,現在那個叔叔帶著他,應該很開心地在吃著玩著呢。”

林柔婉的表情一下子變得很難看,搖頭道:“你在說什麼?”

“我在說什麼,你應該明白。”白越這一刻覺得自己又回到了熟悉的感覺中:“三姨娘,從我們一進門,你就冇有一句實話。而說謊,臉上是會表現出來的。”

林柔婉條件反射的就去摸自己的臉。

白越忍不住笑了出來:“彆摸了,臉上冇字,但是你說話的時候眼珠亂轉不敢看人,說明你心虛。而震驚的時候,震驚的表情維持得太長了。”

人在受到驚嚇時,臉上驚訝的表情隻能持續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如果一個人“驚訝”了很長時間,他多半是假裝的。

林柔婉顯然要說我冇有,但是忍不住眼睛又轉了一下,更加慌亂。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