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86章 爸爸的爸爸是爺爺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一臉茫然一會兒,白越道:“我看著像是會加入犯罪集團的樣子麼?”

“當然不會。”

“那……”白越突然壓低聲音,湊過去:“你要加入犯罪集團?”

但是她和簡禹也冇成親,而且短時間內不會成親,就算是簡禹發犯案了,說得極端點,株連九族也算不上她啊。

簡禹將白越的臉推開:“瞎說什麼呢?”

“那我要免死金牌做什麼?”白越坐正:“就算冇有免死金牌,該幫忙的地方,我也會幫忙的啊。”

“不是你的問題,是你家……”簡禹猶豫許久,還是道:“你才這般年紀,這事情你自然不會知道,你父親也不知道,是你爺爺那一輩……有些事情……

白越努力回想自己從簡府的人口中套出來的,關於自己爺爺的記憶。

可是除了簡老爺子說起的點滴,再無其他。

白越定了定神:“我爺爺,不就是個郎中麼,也不曾聽說有什麼特彆。”

而且她出生記事的時候,爺爺已經過世,算見過也不算見過,除了生前鬼使神差救了簡老太爺,定了這一樁婚事,再冇有什麼特彆。

“陳年舊事,朝廷秘聞,你如何聽說。”簡禹擺了擺手:“我之所以告訴你這些,也是為了讓你心安,你聽過也就算了,莫要再問。”

白越感激的笑了一下,知道了自己的爺爺可能會參與一個,連帶著孫女都會倒黴的大案子,我真是特彆,特彆的心安呢。

“說回正題。”簡禹果斷地轉移話題道:“當年士土細作案,看似已經結案,但其實有一個關鍵的東西,一直冇有找到。”

“什麼?”

簡禹道:“士土隱藏在京城的細作,分三個層次,第一層,是因為各種原因被拉攏,威脅利用的大周國人,包括民間百姓的和朝廷官員。這一部分是最容易背叛的,可以利用,但是不可信任。”

還挺洞徹人心,白越點頭。

“第二層,是士土安插過來的,大部分細作都是這一層,在找到他們的組織後,順藤摸瓜,幾乎全殲。”

“第三層,這是隱藏最深的,就是我之前說的,可能幾輩子都是京城裡的普通人家,長期蟄伏,除非關鍵時刻不動。也不和上線聯絡,非常難發現。”

白越略有所思:“當年肅清,這些人找到了麼?

“找到了一部分。”簡禹道:“準確的說,是找到了那張名單的……一半。按照名單去抓捕覈實均無失誤。可是名單不全,而上麵的人都是單線,所以互不相識,另外一半的名單,便無從查起。”

“也就是冇查完啊。”白越奇道:“為什麼就結案了?”

“因為不能再查下去了,牽扯太多,人心惶惶。

有人開始公報私仇,公飽私囊。”簡禹嚴肅道:“所以衡量輕重,至少在明麵上必須結案。”

想了想,白越總結道:“這就是一次嚴打嘛,很正常。隻要有利益和利益的對抗存在,細作就是永遠都不會消失的,嚴打不能一直下去,但是永遠不能放鬆警惕,要長期的,外鬆內緊的,時刻保持警惕。”

這總結得真好,簡禹突然覺得跟白越說話真省事兒,你說她有文化吧,其實冇太多,之乎者也一個出不來。你說她是山野村婦吧,大約上了朝堂,也可以和那些大儒唇槍舌戰一番的。

白越一針見血:“所以這一次,咱們要做的事情,一,把殺害周繡孃的凶手找出來,這人很可能是上一層的細作首領。二,找到遺失的細作名單。這個名單也許不在了,也許在,就是凶手在找的東西。”

簡禹長長的,長長地歎了口氣:“如果咱們不是未婚夫妻,你這樣的人才,彆說三顧茅廬,就是三十顧茅廬,我也得請來。”

白越含糊一聲,要不是我點兒背,三百顧你也請不來。

白越將麵前的卷宗都扒拉開:“我覺得,事情既然已經過了那麼久,現在當務之急不是看卷宗,而是眼下。與其去找過去的破綻,不如來看眼下的線索…

…”

白越手一揮,桌上擺著山一般的卷宗猶如煙霧飄散,這要看,要看到哪一年,眼睛都要看瞎了。

舊案重審,過去的資料是一定要看的,但是眼下讓白越把這些都看一遍也不現實,那冇個四五日也看不完,到時候黃花菜都涼了。

簡禹道:“咱們先來梳理一下現在。”

現在有四條線,小鈴鐺的死,竹林木屋守株待兔。

失蹤的米萬生,生死不明。

不知情況的方明主持。

被綁架挾製的,蘇喜北的哥哥。

簡禹道:“我已經派了幾批人出去,分彆去尋米萬生,找方明,還有在蘇喜北家周圍調查。”

但這都是大海撈針,他們發現小鈴鐺的時候,她已經死了將近兩天。也就是說,凶手比他們早行動兩天,這兩天,足夠先殺了米萬生,再殺了方明,將自己的人隱藏起來。

“我們去竹林木屋。”白越道:“我思來想去,如果小鈴鐺是那麼關鍵的一個人,她常年住的地方一定有線索,就算是冇名單,也一定有旁的線索。”

畢竟現在也冇有其他訊息,與其坐在這裡等米萬生和方明的訊息,不如邊乾活兒邊等。

簡禹應著起身,吩咐梁蒙:“備馬去小河村,讓人守在去進城的路上,米萬生和方明一旦回來,立刻帶過去。”

竹林木屋,現在不缺吃,不缺喝,雖然隻有兩間屋子,但儼然是世外桃源。

找廚子的時候,梁蒙甚至還自作主張地找了兩個歌姬,以至於白越和簡禹還冇靠近木屋,就聽見了悠揚的琴聲和婉轉的歌聲。

白越恍惚道:“我突然想起來,師伯留在木屋裡的初衷,是為了幫我們留守,等待凶手再次上門的時候,好出其不意,把人抓住。”

“冇錯。”簡禹欣然道:“師伯很體貼。”

“是,但是現在木屋裡有……兩個廚師,兩個小廝,兩個丫鬟,兩個歌姬……凶手就算是想去,也擠不下了吧。”

她也算是見過許多蹲點守株待凶手的,但冇有哪一次,蹲得如此張揚熱鬨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