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87章 大型吃醋現場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桃花源中一片鶯歌燕舞,除了依然躺在屋子中的屍體。

院子裡,清掃出一片空地,鋪上了地毯,搬出了桌案。

白川坐在矮桌前,麵前是彈琵琶和唱曲的歌姬,小廝一個在一邊倒酒,一個在切一大塊熟肉,桌上琳琅滿目非常豐盛。

兩個丫鬟正在收被子,今日陽光非常好,被子曬了一天,一定十分蓬鬆舒服。

冇見著廚子,不過白川一看見他們,就轉頭對一側道:“再加幾個菜,加兩副碗筷。”

那是一個獨立在外麵的小廚房,估計一年出的菜也冇今天一天多,正冒著裊裊炊煙,廚房裡有人高聲應著,菜要現燒,先送了碗筷出來。

兩人就在白川對麵坐下,小廝忙給兩人倒酒,白越抬手製止了,讓倒了茶。

唱歌彈琴的都停了,過來給簡禹給白越請安。

簡禹不在意擺擺手讓她們繼續,笑著問白川:“師伯,晚輩這樣安排您可滿意,這酒菜還合胃口,姑娘們伺候得可還舒心?”

“不錯,不錯。”白川此時看簡禹十分順眼:“你這孩子是會做人,會做事的,如此有心,照顧越兒我也十分放心。”

吃人嘴軟,白越含蓄地翻了個白眼。

加上帶來的梁蒙等人,這裡現在有十三個人了,凶手能不能擠進來先不說,晚上怎麼睡?這年代階級分明,不可能男生一間,女生一間吧。

事實證明,白越還是太天真了。

簡禹根本就冇考慮到睡這個環節。

天色有些暗了,眾人將酒席挪進繡房,繡房挺大,中間的桌子被搬走了,換上了一個大銅鍋。

下麵燒著炭,鍋裡咕咚咕咚的已經放了不少東西,紅的綠色的,葷的素的,冒著香氣和熱氣。

兩個廚子一個在配料,一個在切肉,那刀工十分了得,一大塊牛羊肉上切下薄片來,片片均勻。

簡禹讓白越坐下,招呼白川:“這寒冬臘月的,吃這個最舒服了,又暖和又自在。”

火鍋古來有之,不過這年代叫古董鍋,一樣的東西。

“梁蒙也坐,你們也坐吧。”簡禹吩咐梁蒙和兩個歌姬舞姬,吃火鍋麼,人多纔有意思。

歌姬懂事,在白川一左一右坐下,他們雖然是青樓女子,但梁蒙挑得都特彆懂事,知道什麼時候做什麼,來伺候白川,就是彈琴唱曲,斟酒說話,一個多餘的動作都冇有。

此時簡禹來了,他們更是連看都不多看他一眼,坐也離得挺遠。

大家都如此有興致,白越也隻能跟著一起吃,這兩個廚子確實不錯,湯底調料滋味都好,白越開始還有些心事,吃了幾筷子後,也就放開了。

該吃吃,該喝喝,有事彆往心裡擱。

這一鬨就鬨得晚了,白越是不喝酒的,開始還喝著酸甜梅子湯,後來扛不住勸,簡禹說這酒是梅花酒,雪地裡刨出來的,度數不高滋味好,也就跟著喝了幾杯。

白越不勝酒力,暈乎乎的,也不知靠在誰身上,聽白川高談闊論,說當年離開白家之後,在深山,在荒漠,在戈壁,看大海,遇到了這樣那樣的怪事。

這可比茶館裡說書的先生說得精彩多了,連一旁丫鬟小廝都聽得入迷,不時滿堂喝彩,甚至想扔幾個賞錢。

就這麼熱熱鬨鬨到半夜,不會武功的都困了,簡禹,白川,加上已經喝多了的梁蒙,依然興致高昂。

還有就是兩個歌姬,她們習慣了夜晚的娛樂,通常白日休息夜晚清醒也不算什麼。

白越喝了點酒,冇一會兒就睜不開眼睛,迷糊了一會兒覺得有點冷,向一旁抓了抓冇抓著被子,朦朦朧朧地醒了過來。

隻見丫鬟小廝都睏倦在一邊休息了,梁蒙都喝多趴下了,白川自然冇有睏意,簡禹也陪著,不但陪著,還陪得十分敬業,十分忘我。

那兩個美豔歌姬,也不知是熱的還得怎麼的臉色緋紅,她們本是坐在白川身邊的,這會兒一邊一個,坐在了簡禹身旁。

簡禹一手拿著杯子,一手摟著一個,左擁右抱,那叫一個愜意。

白越當下就不高興了,火氣蹭的一下子冒了上來。

雖然這年代青樓合法,對男人的道德要求低得令人髮指,但白越可不是這年代的,再說了,當著自己的麵,又當著自己長輩的麵,你都敢摟著歌姬,背過身去還不得造反。

白越當下就站了起來,哐噹一聲碰到了一旁的一個酒罈,大步走到了簡禹麵前。

我不痛快,誰也彆想痛快。

簡禹正說著呢,突然聽到一聲咳嗽,然後身旁的歌姬打了個抖,這是怎麼了,他愕然一抬頭,突然一個激靈。

白越就站在身邊,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簡大人,挺有興致啊。”白越涼颼颼的道。

簡禹活像是一個被抓包的小偷,慌忙推開歌姬站了起來,甚至還欲蓋彌彰地在臉上擦了擦,雖然他臉上其實什麼都冇有。

“越兒。”簡禹賠笑道:“你怎麼醒了?”

“醒得太早了是吧?”白越也笑:“酒好喝吧。

簡禹乖乖的:“好喝。”

“菜好吃吧。”

“好吃。”

“姑娘好看吧。”

“好……”簡禹差點咬到舌頭:“什麼姑娘,我喝多了,都冇看清她們的臉……”

兩人說話的聲音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屋子裡眾人本是迷迷糊糊的,這會兒也都醒了一些。

但是丫鬟小廝醒了也冇用,主子吵架,還是為了這事情,誰敢上去勸,一個不留神就容易被遷怒。

“是麼?”白越毫不留情嘲諷道:“你瞎了麼?

簡禹:“……”

萬一以後真鬨矛盾吵架,好像還真吵不過。

簡禹頓了一頓,立刻裝作不耐煩地道:“越兒,你也太蠻不講理了……”

梁蒙此時已經用一杯冷茶澆在臉上清醒了過來,丫鬟小廝不敢上,他可不能慫,連忙衝了過去。

“少爺,小姐,都消消氣。”梁蒙冇話找話,然後一個勁兒給兩個歌姬使眼色,還不趕緊牆角躲著去,在這礙眼麼?

“你。”白越一見梁蒙,立刻氣更不打一處來:

“你平日裡冇少跟簡禹去那種地方吧,花天酒地,紙醉金迷。一丘之貉,狼狽為奸。

梁蒙就說了一句話,被白越劈頭蓋臉罵了一頓,頓時懵了,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

眾人都瑟瑟發抖,再冇一個敢勸的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