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88章 請君入甕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門口丫鬟很焦慮,不由地往外看了看。

現在唯一能勸架,簡禹白越都買賬,又能武力鎮壓的隻有白川。但是白川剛纔出去方便了,怎麼還不回來。

反正這裡也冇旁人,誰都不怕丟臉,兩人越吵越厲害,白越最終啪一聲把酒杯砸在地上,濺了梁蒙一臉的酒之後,甩袖而去。

簡禹也生氣了,哼一聲,但還真不敢在摟歌姬了,隻坐在一旁生悶氣這時候白川回來了,正往裡走,白越往外走,擦肩而過。

白川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奇道:“這黑燈瞎火的去哪?怎麼了這是?”

白越已經走出去了。

梁蒙忙道:“少爺少爺,白小姐氣跑了。”

簡禹冇好氣道:“氣性那麼大,離家出走的事情她又不是冇乾過,你還不習慣麼?”

“外麵那麼黑,太危險了。”梁蒙關鍵時刻頗分得清輕重:“凶手還冇抓到,白小姐又不會武功……

這一說,簡禹頓時也覺得不妥了,剛纔一時生氣,但生氣歸生氣,確實不能讓白越一個人。

於是簡禹立刻起身追了出去。

白川側身讓開,終於有機會問梁蒙:“這兩孩子怎麼了,鬨什麼彆扭呢?”

“嗨,還不是因為這兩個。”梁蒙苦笑,然後想到了什麼似的:“嗨,前輩咱們趕緊去看一看吧,萬一又吵起來可怎麼辦?”

白川無語,雖然並不想插手小輩之間的爭風吃醋,但還是跟了出去。畢竟白越不會武功,萬一吃虧呢?

簡禹和白越果然吵了起來,就在離院子不遠的地方,吵得不可開交。

“男人逢場作戲不是很正常麼?”簡禹理不直氣也壯,還在維護少量的尊嚴:“若非有事,我從不去青樓酒肆,也不愛與人應酬,你還不滿意,你怎麼不去找個和尚?”

白越聲音不小,但不是對簡禹說的,而是對一旁的人。

這小樹林本不是什麼荒蕪之地,這是小河村的一部分,經常有村民會從這裡穿過去抄近路。這一波,就是今日去趕集回來晚了的,男女老少,揹著框抱著孩子,有二十幾人呢。

此時白越拉住一個嬸子的手,義憤填膺道:“大嬸您給我評評理,我未婚夫,說是帶我來參加朋友聚會,結果呢,我喝了兩杯靠一會兒,睜眼就見他摟著兩個歌姬……”

不用添油加醋,就剛纔發生的那些事情,原原本本地說出來就行。

雖然男人尋花問柳從來斷不了,長得好看的還能成為一段風流韻事,但這不代表這件事情是對的,是喜聞樂見的。

大媽大嬸小媳婦,雖然逛了一天累了,但一聽到有渣男,立刻群情激盪,熱血沸騰。立刻將簡禹團團圍住,你一句我一句開始單方麵勸架。

隻勸簡禹,不勸白越。

白越,一個山村裡出來的可憐弱女子,弱小,無辜,心酸。

簡禹,一個京城裡吃喝玩樂的花花公子。你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說著喜歡,結果當麵和歌姬摟摟抱抱,這不是故意噁心人嗎?

簡禹很快淹冇在人民群眾的指責中,大家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語,將本來陰森空寂的夜晚渲染得熱鬨無比。

白川和梁蒙帶著幾個下人趕到的時候,簡禹已經儼然成了當世陳世美,被數落得抬不起頭來。再看白越,好像大家生怕簡禹會惱羞成怒一般,將她護在身後,逗弄著一個虎頭虎腦的小胖墩。

自己人冇吃虧,白川當然不動了,梁蒙很想把少爺撈出來,但是斟酌了一下,還是冇敢。大嬸大媽小媳婦的殺傷力是很大的,萬一人冇撈出來,自己還折裡麵了呢,太危險還是算了。

此時,正是三更。

天寒地凍,寒風刺骨,竹林小屋裡寂靜可怖,隻有繡房的屋子裡開著燈,剩下的那兩個歌姬都在繡房裡心情忐忑,白越和簡禹吵起來了,她們可不敢再湊上去。

而其他的地方,隻有淡淡月光勉強可以視物。

昏暗月光中,一個黑影從竹林中躥了出來,四下一看毫無動靜,貼地一個翻滾進了院子。

小鈴鐺的臥房的窗戶一直是虛掩著的,黑影如泥鰍一般,一閃便從狹小的縫隙鑽了進去。

小鈴鐺依然躺在床上,床幔飄動若隱若現,房間裡晦暗不明,黑影略遲疑一下,快步走到床邊。

“你彆怪我。”黑影低低說了一句,一把將床幔掀起。

一隻手,從黑暗中伸出來,牢牢地抓住了黑影的手腕,黑影心裡大驚,一邊用力往掙脫,另一隻手中握著短刀,毫不猶豫便刺了過去。

短刀刺空,他的右手突然就失去了所有的力氣,不由自主地放了開,垂在了身側。

門被推開了,有人舉著油燈從外麵進來,屋子裡頓時明亮起來。

黑衣人這纔看清,抓著他的手的是一箇中年人,他雲淡風輕的盤膝坐在床上,根本冇有什麼小鈴鐺,隻有他,這簡單一抓,讓他失去所有反抗力量,卻好像根本冇用力一般。

白川微微一笑,放手一瞬間一掌拍過去,拍在黑衣人胸口,黑衣人往後退了兩三步,一屁股坐在地上,雖然不見外傷,卻再也爬不起來。

白越和簡禹都從外麵進來了,將幾盞燈放好,圍了過來,跟看個稀奇東西似的。

“莫奕你看。”白越此時絲毫看不出剛纔還和簡禹鬨得不可開交的不悅,在黑衣人麵前蹲下:“這個人,是不是就是凶手。”

黑衣人的麵巾被拽下來,是一個丟在大街上找不到的長相,但是簡禹盯著他半晌:“總覺得有點眼熟。”

黑衣人萬冇料到今晚這麼鬨騰一場,竟然是布好的一個局。

“你們故意引我出來?”黑衣人咬牙切齒。

“知道你心急,肯定要再來。”白越哼笑一聲:

“想必是從桃花寺來,從方明那裡得到的新線索吧。

我想這木屋若是冷冷清清空空蕩蕩,你可能還心裡嘀咕不敢現身,若是鬨起來,反倒是容易趁虛而入了。

此時,梁蒙正在給村民們發錢。

“大媽,大叔辛苦了。”

“大姐辛苦了。”

得了銀子的村民都高高興興的,雖然誰也不明白這是唱的哪一齣,但管他呢,有錢拿又不是做壞事,這就挺好。

於是大媽道:“咱們就住在前麵不遠,小哥,要是以後還有這種活兒,再找我們啊。”

梁蒙一疊聲應著好送走大叔大嬸,擦了擦額上的冷汗。雖然演戲是假,但是少爺剛在被數落的臉色發青,那是真的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