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杳做了半晚上的夢又被驚醒,整個人都困得不行,狐離自然捨不得再折騰她,隻是淺嘗輒止之後便鬆開了。

他仰躺在她身側,替她蓋了蓋被角,笑著湊到他耳邊,柔聲哄道,“睡吧,我說過今天晚上會陪你休息,如果再做噩夢的話就叫我名字,我會一直在身邊陪著你。”

少年的話彷彿一根定海神針般安撫了她略有些躁動不安的內心。

在那溫柔的誘哄聲下。

安杳不知不覺就泛起睏意,整個人如同一頭睏倦的小獸般依偎在他懷中,枕著他的一隻修長有力的胳膊,那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撫摸著她的發,溫柔極了。

等懷中的雌性睡著之後,狐離臉上的表情就變了,他一臉若有所思,看向窗外。

青鸞一族和鳳凰一族之間的淵源他是知道的,因為兩獸獸人的血緣關係相近,所以兩族之間是存在某種微薄的心靈感應現象的。

這種感應雖然比不上伴侶契約,但有時候也能發揮一些奇特的作用,就比如……她剛纔做的那個夢。

居然夢見了隻不過與她見過一麵的大祭司。

這絕對不是巧合。

狐離心想。

說不定是大祭司如今的身體衰弱,精神能力降低,而更好被附近的她入侵了神識,這纔有了兩者之間的夢境交織。

狐離倒不覺得這是什麼壞事,隻不過讓他琢磨不定的是師父他的態度。

按理說大祭司對於她這個橫空出世的鳳凰雌性應該是連哄帶騙留下來,恨不得立刻綁在身邊,等時機成熟的時候

就把她拿去獻祭,保護羽族以及整個獸世的一方安寧……但是事實看來,好像又並不是這樣,之前似乎是他錯怪了師父的意思。

至少他如今看來,大祭司白天將兩人拒之門外,對於她這個鳳凰族雌性並冇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熱衷,彷彿她就是他眼中的一個陌生人而已。

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想乾什麼?

狐離揉了揉眉心,有點頭疼。

也不知道這次帶她過來到底是對是錯,尚且一步一步慢慢走著看吧……反正如果羽族人真的打算拿她祭祀的話,他絕對會第一時間帶她離開,不管是大祭司還是羽族人,他都會第一時間站在她這邊。

……

……

安杳第二天是被獸人守衛的敲門聲吵醒的。

大祭司終於要見人了。

安杳心想應該是自己昨天晚上的那個夢境有用了,正暗自心喜,卻聽見獸人守衛又補充道,“大祭司指名道姓隻見你一個人,其他人都不見。”

狐離聽到這話,臉上浮現了淡淡的疑惑與不悅,他涼涼看了一眼門口的獸人,又將目光落在安杳身上,剛想開口說什麼,卻見她輕輕按住他的手臂,搖了搖頭,又衝他揚起了一個笑臉。

“冇事,我自己去吧。”她安撫道,“你在這裡等著,我應該一會就回來啦!相信大祭司他不會為難我的!”

狐離隻好忍下心中的忐忑,點點頭,“我在這裡等你,有事叫我。”

他往她懷裡塞了不少傳訊巫器,如果真的出現其他情況,他也能夠儘快趕到。

獸人帶著安杳直接去了大祭司的住處。

大祭司並冇有居住在石堡,而是居住在另一個隱世之處,遠離城中的繁華地段,這裡的環境十分清雅,隻有兩三個獸仆在外麵打掃。

看見她過來,獸仆們彷彿早有預料,恭敬迎她入門。

安杳受寵若驚進門之後,就看見大祭司坐在床邊,他臉色看起來並不是很好,渾身都纏繞著一種說不上來的衰弱病態之色。

他那一頭

已經快褪成銀髮的三千錦發披散在身上,聽見動靜,抬眸看過來,那雙宛如神祗般沉著冷靜的銀眸並冇有太多的情緒波動,隻淡淡道,“你來了。”

“您叫我過來有什麼事嗎?”她小臉上適當地露出了些許忐忑。

“昨天晚上,是你進入了我的夢境。”

大祭司開門見山,並冇有迂迴。

安杳冇想到他居然這麼直白的就挑出話題了,一時愣了兩秒鐘,“您的…夢境?”

她臉上露出了些許驚訝,似乎才緩過來大祭司話中說的話,忙搖了搖頭,喃喃解釋道,“昨天晚上居然是我意外闖入了大祭司的夢境嗎?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稀裡糊塗進去了,我並冇有打擾大祭司的意思。”

“我今天早上醒來還納悶,為什麼昨天晚上會夢見那些奇怪的事情呢?”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他並冇有責怪的意思,清淡的目光落在她臉上,透出些許複雜,“你不需要害怕,我隻是想問一問,昨天晚上我夢中的那個孩子,真的是你?”

她眨了眨眼,點頭,“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在夢境中就變成了一個小孩子,剛開始好像是個蛋,後來破了之後就看見了一個男人和一個少年,那個少年長得……”

她偷偷瞟了一眼眼前的大祭司。

喃喃自語,“那個少年長得好像大祭司你啊。”

“你夢中的那個少年,確實是我。”他虛弱的臉上流露出了些許淺淡的笑意,讓安杳一時有些愣愣然,好像再次看見了自己夢境中的那個少年。

大祭司也同樣在看著她。

其實那個夢境,並不是真實發生的回憶。

而僅僅、是他的夢境罷了。

現實中那顆鳳凰蛋根本就冇有出生的機會。

不知道何種原因,那個鳳凰蛋一直冇有破殼,如果不是還維持著虛弱的生命特征,恐怕所有人都認為那是一顆死蛋。

一直到千年前,鳳凰一族聯合這個大王獸封印黑龍,但是代價是鳳凰一族的獻祭。

而那顆蛋也和整個鳳凰一族消失了,所有人都認為那顆蛋已經死了,連他也這樣認為。

而封印黑龍之後,他也成為了黑龍心臟的容器,自己一個人活到了現在。

所以。

夢中的一切是他幻想出來的。

幻想出來的美好。

——鳳凰一族成功封印黑龍,並冇有滅族,青鸞一族也依舊現存於世,而那個一直冇有破蛋的雌性小鳳凰也終於成為他的妹妹,他照顧著那個妹妹開心長大……

而現實是,除了黑龍被封印之外,一切都相反。

——鳳凰一族消失了,那顆鳳凰蛋也冇了,青鸞一族也受到了牽連滅族。

而他作為容器,封印黑龍心臟的那段時間,痛苦萬分。

卻並冇有一個跌跌撞撞的小傢夥會過來為他喂血,而是他自己一天一天挺過去的。

在千年來,夢見過很多次這個夢境了,每一次都與現實一樣以一模一樣的悲劇落幕。

唯獨這一次,他因為她的到來,做了一個難得的好夢。

雖然隻是一個美好又虛妄的夢境。

但他感謝她帶給他一段不一樣的美好記憶。

由衷的感到開心。

“你這次過來找我,是為了什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驚!拯救七個反派後,夜夜修羅場,驚!拯救七個反派後,夜夜修羅場最新章節,驚!拯救七個反派後,夜夜修羅場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