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團大團的烏雲密佈在夜空,愈發肆無忌憚,好似正在醞釀一場滂沱暴雨,有著吞天噬地的氣勢。

“攬月,抓緊我!”

陳朞明顯已經預料到了英招的舉動,來不及顧及攬月腕間的傷口,更加用力的捏住她柔嫩綿軟的手心。

果不出陳朞所料,不過須臾之間,天上雷聲大作,閃電飛光。

陳朞劍指當空,內勁雄渾:“方纔諒你靈威澄淨,故而怕一場誤會,錯弑無辜。現見你不辨善惡,肆意橫行,那麼無論你是神獸還是妖獸,我等都應斷怪除妖,誅暴討逆,替天行道!”

“當年女真數萬族人儘斷頭,河道積屍水不流,鮮血染儘山中葉,皆有案可稽!是拜何人所賜?!你竟侃侃而談‘替天行道’,無恥之尤!”

英招似被激起了怒火,自高空一個俯衝而至,扇動著雙翅驅使著雲團向中央聚攏,雷電碰撞隱泛金光,轟雷掣電,響徹雲霄。

陳朞渾如鐵鑄,魁偉異常,雖已交手數招,卻全無避讓怯戰之意。

他胸中成略,神情再次緊繃,身後袖袍翻飛,蓄勢將精元之力直衝脈門,彙聚於掌心之中。

滇河劍善通人心,劍芒灼眼,寒氣四溢,劍氣激盪捲旋,嘶嘯迎敵。

英招猛然甩頭,旋即沉雷滾滾,猛烈如山崩,劈麵襲去。

空氣中壓力忽增,陳朞心下一凜,應變奇快,迅速斜身閃避,有驚無險。

陳朞臨風而立,對著半空傲然一笑:“大膽海口,

不過爾爾,大言無當!”

淩空一聲長嘯,英招惱羞變怒,怒目而視:“人心如鴆毒,殃咎必至!吾等雖生而為獸,卻知感恩忘身,知恩報德。縱使力抗天命亦在所不惜!”

霧暗雲深,英招凝爪成刃,如離弦之箭一般躍起,當頭劈下,爪刃砭骨裂膚,招招欲奪性命。

陳朞緊握滇河,橫劍抵擋,全力迎擊。

英招略感焦躁,它猛然甩翅,邃見大風揚起,英招踏雲駕霧,召喚雲團平鋪萬裡,席捲大地,大有摧枯拉朽之勢。

天地間充斥著令人心悸的殺氣,滇河劍身隱隱顫動,琅琅作響,光芒凝聚,皎如星月。

陳朞身後生風,縱臂刺去。

劍光交錯,劍芒流竄,在雲團間鑿開一道道碎裂的縫隙,殘雲輾轉隕落,消弭於夜氣中。

吼——!!!

悶雷低沉

狂風捲著暴雨好似一條條鞭子,毒辣地抽在二人身上,誅殺之勢更盛。

攬月耳邊隻能聽到勁風呼嘯,撼天震地。

陳朞知道自己不能有片刻懈怠和喘息,尤其要守護好她,不受分毫傷害。

一手執劍,一手牽著心愛之人,陳朞胸前微微有些起伏,已現疲憊之態。

他脖頸青筋漲開,咬緊牙關,騰出一瞬,厲聲喝道:“滇河——!”

隻見陳朞胸前頓時光芒大綻,寒氣凝結。

星辰蕩越間,又有一柄擁有著秀頎修長輪廓之物隱隱顯現出來,逐漸清晰起來。

“這是?”

攬月抵抗著耀眼銀光,勉強睜開眼

睛朝陳朞再次祭出的那物看去,影影綽綽間還以為是另一柄滇河劍。

“去!”

陳朞皺緊眉頭,一聲低喝,便見那秀頎修長之物拖曳著銀尾星屑直直插入攬月腳下的泥土,竟是一劍鞘!

攬月恍然驚悟:“這是滇河劍的劍鞘?!”

隻因平日裡劍者禦劍從來隻祭寶劍,現於人前,實則皆有劍鞘盛裝安置。

越是所向披靡的利刃,對能夠容納它們的劍鞘要求更勝,需無堅可摧,珞珞如石。

故有言雲:劍鋒於利,器堅如石。

再說那滇河劍鞘,方一直插入土便平展而開,扯開一道一人寬的銀色劍盾,巍然而立,將攬月的身體堅堅實實遮擋在後,不畏風雨鞭箠。

然而,滇河劍鞘展開的劍盾僅夠一人容身,陳朞一人捨身在外,右手執劍疾揮,抵禦英招,左手緊緊抓著攬月,不使她被颶風捲落祭壇。

碧玉石色外袍的一側已經被腥紅的血水浸透,陳朞一動不動,依然保持著不離不棄的姿態。

內疚和心疼像凶禽惡獸般啃噬著攬月的心,胸口好像有巨石壓著,幾乎快要破裂。

對麵英招張目嗔視,瞳仁憤怒地抽|縮著,顯現出叱吒風雲的盛怒,狂暴無比。

飛沙走礫,漫無際涯,狂暴不馴,殘卷著雲團尖嚎掃蕩而來,任意蹂躪著所到之處,那威壓使人窒息。

黃塵濛濛,混沌一片,陳朞調整內息,試圖透出一口氣來,卻冇想剛巧一陣狂風猙獰旋起,陳朞

立足未穩,向後仰去,整個胸膛無遮無擋曝露於英招麵前。

英招相機而動,揮動雙翅朝陳朞擲出一塊裹著烏雲濁煙的巨石,從風而來。

“陳朞!!!”

殷攬月心知不妙,涼意頓起,手足失措不知該如何應對。

她右臂用力,慌裡慌張地試圖將陳朞拖到滇河劍鞘形成的劍盾裡,卻忘了自身柔筋脆骨,力所不及。

而眼見那巨石破空逼近,殷攬月心焦如焚,隻恨自己在仙法劍術上百無一用,一無可取。

難道自己除了傾耳戴目、仰望他人保護之外,隻能畏縮不前,倚仗攀結拖累他人而生嗎?

攬月一邊埋怨著自己粥粥無能,一邊死死攥住雙掌,也包括左手中死死捏緊的那根桂枝簪子。

自責之心如沸水般在心頭翻騰,淚水和著滿麵的沙土不經意間悄然滑落,深深地內疚在攬月心裡歇斯底裡的無聲呐喊。

激戰嘈亂之中,冇有人發現她手心裡那根桂枝簪子嗡鳴聲愈來愈盛。

像是感應到了主人的哀傷,簪身劇烈抖動搖擺,幾欲脫手躍出。

一瞬間“砰砰”兩聲,桂枝簪頭驀地如山崩雪湧一般,冒出兩團月白色的桂花瓣朝四麵八方伸展蜿蜒,婷婷迎風。

桂花瓣如素雪灑落,看起來揮灑無常,卻又紛然有序,像有意識一般迎向嘯雲亂石,柔以製剛。

桂花瓣看上去輕薄嬌柔,但卻瓣利如刃,穿雲鑿石不在話下。

凡是桂花瓣飄及之處皆凝上了片片白霜

寒峭刺骨。

而那塊直直砸向陳朞的巨石,也在眨眼間化為素煙白霧,融為了鋪地白霜,閃閃發亮。

“攬月?是你救下我的?!”

陳朞神震魂驚之餘,難以置信。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孃親害我守祭壇,孃親害我守祭壇最新章節,孃親害我守祭壇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