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全場賓客一片死寂,難於置信看著這一幕。

牛破竹的勝利完全出乎眾人預料。

冇有人能夠想到,體積小一圈的牛破竹能夠挑死牛魔王,還是處於下風後絕地反擊。

隻是再怎麼不相信也好,血淋淋的事實擺在麵前。

牛魔王已經死去,牛破竹好端端站著,意氣風發。

秦九天一夥麵沉如水,好像全都吃了死貓一樣,目光死死盯著死去的牛魔王。

“贏了,我們贏了。”

唐若雪止不住喊叫一聲,俏臉高興拉著葉凡手臂。

唐七他們也很是高興,一局翻盤啊。

“晚點慶祝,現在先收賬!”

葉凡對唐若雪笑了笑,隨後從唐七手裡拿了一把槍,藏在袖子中緩緩走向了秦九天。

望著朝自己走來的葉凡,秦九天嘴角牽動了兩下,隨後不置可否冷笑:

“你們好意思收賬?”

“你們在牛破竹身上弄了毒素,藉著碰撞傳到牛魔王身上。”

“贏得這麼齷蹉這麼無恥,你們還好意思過來收賬?”

秦九天蔑視看著葉凡:“倒是我們,可以讓你全額賠償一切損失。”

唐若雪喝出一聲:“彆血口噴人,誰下毒了?”

“我的人已經去檢視過牛魔王情況,絕對可以判定它是中毒倒下,而不是輸給你們的牛破竹。”

秦九天振臂一呼:“各位兄弟,各位姐妹,鬥牛場下毒取勝,你們說,這賭注該不該認?”

雖然冇有證據,但事關自己切身利益,全場眾人齊齊呼喊:“不能!不能!”

“我們本來必贏這一局,卻被鬥牛場玩了齷蹉手段。”

秦九天再度慫恿著眾人:“你們說,我們要不要讓鬥牛場連本帶利賠償?”

在場賓客又齊齊喊叫:“賠償,賠償!”

證據和道理對於賭客來說都是浮雲,他們在乎的是輸贏,哪怕不要臉的輸贏。

群情洶湧,場麵幾近失控,所幸唐七調來了足夠人手壓製,不然隻怕早混亂起來。

秦九天捏出一支雪茄一點葉凡喝道:

“你們趕緊拿出十億美金和一雙手,這件事我就不再追究,不然讓你們傾家蕩產小命不保。”

有這麼多賓客聲援自己,秦九天自然給予葉凡致命打擊。

唐若雪止不住怒道:“秦九天,你太不是東西了,無憑無據說我們下毒?”

“牛魔王就是中毒死的。”

秦九天冷笑一聲:“你們贏得不光彩,還不準我們反抗了?”

“趕緊給錢斷手,不然我們追究到底。”

耳環青年他們也都牛哄哄看著葉凡和唐若雪:“快一點,不然九哥怒了,我們收拾你。”

“撲!”

葉凡一槍閃現,打在秦九天的腿上,鮮血迸射。

後者身軀一震,重心不穩,撲通一聲跪在葉凡的麵前。

葉凡把槍口戳在秦九天的額頭,笑容很是恬淡:“剛纔的話,我冇聽清楚,麻煩你再說一遍。”

秦九天身軀瞬間僵硬。

直接動槍!

葉凡的強橫瞬間蕭殺全場的喧雜,還有洶湧的群情。

誰都冇有想到,事情都還冇有說清楚,葉凡就對秦九天射出一槍。

不言道理,不講解釋,大庭廣眾肆無忌憚開槍,實在強橫。

特彆是葉凡頂在秦九天腦袋的槍口,有著天然的殺伐氣息,讓人止不住心生懼意。

“放了九哥!”

“你們要乾什麼?”

“知道九哥什麼人嗎?信不信端了鬥牛場和你們?”

耳環青年他們憤怒不已,殺氣騰騰想要靠前,卻被葉凡眼神威懾住了。

“小子,你乾嗎?”

秦九天先是震驚,隨後恢複冷漠,他忍著疼痛,望著葉凡依然從容:

“自己下毒,還開槍,不怕被人砸了場子嗎?”

“你有本事就斃掉我來掩飾你的下毒。”

他冷眼看著葉凡開口:“隻是我告訴你,正義是殺不絕的。”

唐若雪忙出聲一句:“葉凡,不要衝動。”

“第一,牛魔王它們戰鬥力這麼強橫,除了你給它們打了激素外,你還給他們服用了七毒散。”

葉凡握著槍械的手穩如泰山,聲音淡漠而出,卻讓全場眾人都聽得見:

“這七毒散是用蠍子、毒蛇、蜈蚣等毒物配製而成的,注入血液能夠刺激人或動物最大的潛力和戰鬥力。”

“這也是為什麼同樣打了激素條件下,你八頭牛卻凶猛一籌的緣故。”

“這也是你們為什麼激戰一場就退出的要因。”

“因為這些鬥牛注入七毒散後,可以持續十二個小時,隨後就必須吃解藥,不然就會毒發身亡或脫力而死。”

“而吃完解藥後至少需要七天才能恢複。”

“第二,我判斷出牛魔王它們服用七毒散後,我就讓牛破竹泡了薄荷澡吃了薄荷飯。”

“這些薄荷不是剋製七毒散,也不是毒死牛魔王的毒藥,它的最大價值是激發七毒散。”

“牛破竹跟牛魔王碰撞三分鐘,薄荷滲透到牛魔王身體,就讓它體內的七毒散提前發作。”

“七毒散向來是把雙刃劍,能夠讓人讓動物戰鬥力變強,但一旦被激發失控,那就會立刻斃命。”

“所以牛魔王確實是中毒死的,但這毒跟鬥牛場毫無關係,而是你們自食其果。”

“如果不相信的話,現在可以讓第三方介入。”

“我已經讓人把你們另外七頭牛控製住了,把它們和牛魔王一起化驗或解剖,再檢查牛破竹身上有冇有毒素……”

葉凡淡淡一笑:“真相很容易出來。”

秦九天一夥臉色钜變,很是震驚看著葉凡。

他們似乎冇想到他能找到牛魔王它們取勝的竅門,更冇有想到葉凡直接一手薄荷激發毒素贏取勝利。

唐若雪和唐七他們也都恍然大悟,算是明白葉凡弄一池子薄荷的要因了。

秦九天沉默一會,隨後冇有否認,盯著葉凡冷笑:“小瞧你了……”

“我最喜歡彆人小瞧我,這樣我翻盤的成本小很多。”

葉凡盯著秦九天淡淡出聲:“你也不用拿群眾壓力來對付我,我連你秦大少爺都敢贏,還會怕一夥賭徒?”

說話之間,四周現身不少唐家保鏢,把全場牢牢控製了起來。

在場賓客臉色钜變。

秦九天淡淡一笑:“你想怎樣?”

“一,拿出十個億,留下兩隻手。”

葉凡淡淡出聲:“二,吐出贏走的錢,你再告訴我,背後的人,我讓你滾蛋。”

唐若雪追問:“是不是唐海龍?”

“他來這裡贏錢不是主要目的,真正意圖是我一雙手。”

葉凡盯著秦九天冷笑一聲:“說吧,是誰唆使你來要我一雙手的?”

“明麵無法對我動手,就迂迴來一出對賭?”

他淡淡開口:“心機夠深啊。”

“我背後哪有什麼人。”

秦九天先是眼神一驚,很意外葉凡看得這麼透,隨後很無辜也很無賴地偏頭冷笑。

他自覺著也算一號人物,區區危險算得了什麼?

而且自己已經捱了一槍,這個時候軟了骨頭,這份疼痛就白忍了,也會讓在場眾人唾棄。

他強勢看著葉凡:“彆扯什麼背後人了,你有本事就爆掉我腦袋,我秦九天絕不皺眉。”

“你隻欠我兩隻手,我要你命乾什麼?”

葉凡對秦九天的強硬不置可否地一笑:“你不說,那我就成全你。”

隨後他槍口一偏,對秦九天的左手一槍。

撲!

一聲悶響,秦九天的胳膊多出一個血洞。

在他死死忍住疼痛的時候,葉凡又一挪槍口,麵無表情又是一槍。

這一槍打在右臂關節,秦九天再也無法忍耐,慘叫一聲,鮮血淋漓。

耳環青年等同伴吼叫著衝上去,卻被葉凡一腳踹飛。

秦九天臉色煞白咬著嘴唇:“葉凡,你會後悔的。”

“我從來不會後悔,哪怕是錯,我也一錯到底。”

葉凡滿臉戲謔盯著受驚的秦九天,笑容格外好看:

“留下十億,滾吧。”

“腿上多出來的一槍,就算你剛纔誣陷鬥牛場的懲罰。”

葉凡向唐七他們偏頭:

“把他們丟出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