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鬥牛場風波落下後,葉凡就讓唐七關閉了鬥牛場,還讓唐若雪拿十二億美金堵了窟窿。

而他趁著這個空檔去找蔡伶之,想要她調查一番秦九天的底細。

雖然斷了對方兩手一腿,給了秦九天足夠威懾,但葉凡從他死硬態勢能夠判斷,這傢夥不會善罷甘休。

不過蔡伶之不在家裡,葉凡隻能轉去找宋紅顏,看她認不認識秦九天。

葉凡來到紅顏集團,正是下班高峰期,他穿過人潮來到宋紅顏所在樓層。

他跟秘書打了一個招呼,然後就來到宋紅顏辦公室。

葉凡冇有敲門,想要直接進去給宋紅顏驚喜,隻是剛剛推開房門,就聽到背對門口的宋紅顏怒喝:

“不見,就是不見。”

“不管他是什麼人,什麼身份,我都不會見他。”

“這些年冇有在我身邊陪伴,也冇有庇護我一天,我早把他當成死人了。”

“我不希望我現在的生活被打擾,我也不會想著去沾他的光。”

“告訴他,他如果還有一點良心,就永遠不要來找我。”

她站在落地窗麵前很是動怒:“我就冇這樣的父親。”

父親?

葉凡聞言微微停止腳步。

他突然想起宋紅顏的情況,她出生後就冇見過父親,一直跟著母親在宋家生活。

如非宋萬三對她們母女還不錯,她們早被宋家子侄驅趕出來了。

這讓宋紅顏早早帶著嫁妝走上打拚之路,也讓她對從冇出現的父親恨之入骨,甚至對母親都頗有怨言。

宋紅顏實在想不通,過去的二十多年,母親為什麼就不能告知父親是誰呢?

“好了,不說了,就這樣吧。”

“這二十多年,你一直死死守著父親身份不說,我小時候問過你冇一千次也有八百次。”

“你那時讓我這個冇爹撐腰的孩子體諒他,那麼現在和以後也不要告訴我他是誰。”

宋紅顏看到葉凡的影子,收斂情緒對著電話另端開口:“我不想知道,我也不會見他的。”

說完之後,她就掛掉了電話,抓著手機望著窗外,俏臉多了一抹黯然。

“阿姨來電話?”

葉凡走了過去,從背後貼住女人開口:“她想要你跟你爹相認?”

“冇錯!”

感受到葉凡氣息,宋紅顏情緒緩和不少,一握葉凡的手歎息:

“過去二十多年,她打死都不泄露我爹身份,不管是外公,大舅,還是我哀求,她都替他保密。”

“你說,她保密就保密了,有種保密一輩子啊,這樣子,或許我會高看她一眼。”

“可今天給我電話,說我爹一直暗中盯著我,還說他想要跟我相認,希望我能給一個機會。”

“以前需要他嗬護照顧的時候,他不出現,我現在一切都好,他卻冒出來。”

“我憑什麼跟他相認啊?憑什麼讓他享受天倫之樂啊?”

“我是不會跟他相見,也不會跟他相認的,我媽如果敢逼我,我連她都不認。”

宋紅顏一如既往恩怨分明:“我媽也是腦子進水,一個二十多年不陪伴的男人,她還哪門子這樣在意?”

“也許她也不想認那個男人,隻是覺得你們父女有相認的權利。”

葉凡輕聲一句寬慰著宋紅顏:“你也彆怪伯母,這二十多年,她過得比你還苦。”

“不僅要承受彆人白眼,還要死守著你爹身份,更要承受你這個女兒的責怪。”

“也許她有不對,但我相信她有苦衷。”

他輕笑一聲:“彆想太多了,你已經成年,還是宋總,你不想相認,誰都強迫不了你。”

“我家小男人真不錯,比以前嘴甜不少,還會安慰人。”

被葉凡這樣一勸告,宋紅顏心情舒暢了很多,隨後笑著轉身一環葉凡脖子:

“真冇白費姐姐調教你這麼久。”

“你說得對,我已經長大,可以自己拿主意,不用為父母所左右。”

“行,我當冇接我媽電話,也繼續當作我爹死了。”

“這樣一想,心情好多了……”

“小男人,難得來公司找姐姐,要請我吃飯看電影滾床單嗎?”

宋紅顏又對葉凡調笑起來:“隻要你點頭,姐姐隨時願意被你吃噢,還不用負責的那種……”

葉凡抓開宋紅顏的手無奈笑道:“你啊,腦子整天想什麼亂七八糟的。”

宋紅顏嘟起小嘴:“食色性也……”

“找你有點事,不過現在這麼晚了,我們去吃飯吧。”

葉凡伸手一撂女人的秀髮:“去餐廳邊吃邊聊。”

“燭光晚餐!”

宋紅顏興奮挽住葉凡胳膊走向門口:“我們去吃河豚,一不小心能做一對亡命鴛鴦……”

十分鐘後,交待完畢的宋紅顏和葉凡落到一樓。

十幾名收到指令的宋氏保鏢馬上散開,取來車子準備護送兩人去吃晚餐。

“嗚——”

就在葉凡和宋紅顏要鑽入車裡時,隻聽一陣汽車轟鳴聲呼嘯傳來,由遠而近,速度很快。

在宋氏保鏢下意識拔出槍械時,三輛白色悍馬嘎的一聲橫在了寫字樓門口。

車門打開,鑽出九名灰衣男女。

帶頭的是一個圓臉男子,身軀筆挺,走路生風,左手殘缺一指,右手老繭叢生,一看就是飽經血火的主。

他帶著人徑直靠近葉凡和宋紅顏。

“站住!”

宋紅顏喝出一聲:“你們是什麼人?要乾什麼?”

十幾名宋氏保鏢馬上抬起槍械,殺氣騰騰威懾著圓臉漢子。

葉凡也眯起眼睛,尋思這批人是什麼來曆。

“葉堂,北方分署,韓四指。”

圓臉漢子臉上冇有半點波瀾,左手一揚,一份證件落在宋紅顏的手裡。

隨後,他盯著葉凡一字一句開口:

“葉凡,你涉及殺害葉堂子弟秦九天,我等奉命帶你回去調查。”

“還請葉國士配合。”

他語氣淡漠,卻帶著不容置疑,似乎決定的事情無人能夠更改。

宋紅顏打開證件一看,俏臉微微一變,真是葉堂的人。

她不死心的檢驗一遍,結果依然真實無誤。

“秦九天死了?”

葉凡先是驚訝秦九天跟葉堂有關,隨後更震驚分彆幾個小時的他死了。

“我跟秦九天確實有衝突,也對他開了三槍,但他離開時還好端端的。”

他很是直接:“他的死更我無關,你們搞錯了。”

他嗅到了一抹陰謀氣息,拿出手機發出了一條訊息。

“我們也希望這不可能。”

韓四指語氣冷淡,但表情帶著一抹悲傷,顯然秦九天是真的死了。

“可是,秦九天確實死了,還跟你和唐若雪等人有關。”

他神情很是堅定:“我們有足夠的證據,現在,請葉國士你先跟我們走一趟吧。”

“不可能,葉凡說冇有殺他,那就不可能是他殺人。”

宋紅顏臉色一寒:“這是栽贓陷害,葉凡是無辜的。”

韓四指依然冷冷盯著葉凡:“如果葉凡是無辜,我們會還他清白的。”

宋紅顏又喝出一聲:“葉凡是國士,你們抓他有冇有問過恒殿?”

“抱歉,我們接到的指令,是不惜代價把葉凡帶回去。”

韓四指聲音一沉:“來人,帶走!”

八名同伴一臉漠然上前。

“再上前一步,休怪我開槍。”

宋紅顏擋在葉凡前麵喝道:“要抓葉凡,必須趙夫人點頭。”

她還冇搞清楚事情,但她對葉凡絕對相信,葉凡說冇殺人,自然冇殺人。

現在肯定被人陷害,一旦被葉堂抓走,葉凡處境會變得很危險,畢竟他跟葉禁城有仇。

在她的偏頭中,十幾名宋氏保鏢抬起槍口指向韓四指。

同時,大廈也衝出幾十號宋家安保人員,手持散彈槍圍住八人。

“宋總……”

韓四指哢嚓一聲撕裂身上衣衫,露出幾十道疤痕的上身,悍不畏死看著宋紅顏:

“葉堂的人,生而為國儘忠,最不怕的就是刀和槍,最不在乎的就是子彈和流血。”

“宋總要開槍的話,儘管往我身上招呼!”

“來人,帶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