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乾什麼不能喝?”

冇等秦無忌出聲,秦牧月柳眉一豎:“你是不是想多喝一點?”

“這湯有問題!”

葉凡鼻子輕輕抽動了一下:“應該說,這魚有古怪。”

“葉國士,你這是什麼意思?”

李寒幽聞言俏臉一沉,眸子多了一份凶悍:

“這天山雪鱔可是極品東西,千兩黃金都難買到一條。”

“而且秦老也不是第一次喝了,每一次喝完都神清氣爽,能有什麼古怪?”

“你是不是擔心秦老喝了這湯,身體有了改善,不需要你醫治擋了你財路?”

她語氣很是不善,剛纔葉凡不給秦牧月麵子,她已經有些生氣,現在說天山雪鱔有問題,她就再也壓製不住怒意。

“葉國士,這天山雪鱔,我確實不是第一次喝了。”

秦無忌神情猶豫了一下,放下湯勺望向葉凡一笑:

“它就是這種賣相這種氣味,一點出入都冇有。”

“而且剛纔醫師先試喝了一小碗,也不見他有什麼事,不知道你所說的古怪是什麼問題?”

說話之間,試毒醫師還走了上來,轉了幾圈表示自己冇事。

葉凡思慮一會,拿來銀針,檢查一番湯汁後,又對試毒醫師膏肓穴檢測一下。

冇有毒素。

葉凡盯著雪白湯汁皺眉:“我一時說不出來,但感覺就是不對勁。”

“這氣味好像在哪裡聞過。”

“還是在一個不好的地方聞過,但我一時想不起來。”

葉凡很是坦然迎接著秦無忌目光:“如果秦老相信我的話,還是不要喝這鍋湯好。”

他現在辨認不出天山雪鱔問題,因為它冇有異樣也冇有血屍花毒,但直覺告知不能喝。

“葉凡,你知道自己在乾什麼嗎?”

李寒幽臉色徹底冷了下來:“你阻攔秦老喝這湯,不僅是拖延他的病情,還是對慈航齋質疑。”

“在你心裡,是不是覺得慈航齋要害秦老?”

“你知不知道慈航齋對秦老的尊敬?知不知道秦老對慈航齋的巨大幫助?”

她語氣帶著一股憤怒:“你這個行為,嚴重挑撥了我們和秦老之間的關係。”

秦無忌忙擺擺手:“李小姐,彆動怒,葉凡不是這個意思,他也是好心……”

“秦老,我在慈航齋雖然不是核心人物,但我對你尊敬不亞於門主和聖女。”

李寒幽落地有聲:“今天被葉國士這樣質疑,我無法接受,這擺明是說我要毒殺你。”

“這碗湯,我先喝為敬。”

李寒幽看了葉凡一眼,隨後端起魚湯咕嚕嚕一口喝完。

“如果不夠的話,我把你這碗也喝了。”

她還把葉凡麵前的魚湯也端起喝光,臉上帶著一股被人質疑的慍怒。

“我也不信湯有問題。”

秦牧月也端起湯喝了一個乾淨。

葉凡想要阻攔卻來不及,隻能搖搖頭保持沉默,畢竟他暫時說不出哪裡不對勁。

喝完湯後,李寒幽和秦牧月都看著秦無忌,想要看看他究竟是選擇葉凡還是慈航齋。

“我不質疑慈航齋,但我也願意相信葉國士。”

秦無忌端起瓷碗把魚湯倒了回去,隨後對一個高大保鏢微微偏頭:“拿去化驗,看看有冇有問題。”

高大保鏢忙端起魚湯迅速離開。

“爺爺你……”

看到秦無忌這個樣子,秦牧月差點一口血吐出:

“你怎麼就相信葉凡呢?他就是胡扯,挑撥你跟慈航齋關係。”

她真恨不得掐死葉凡,總是在秦家掀起風浪。

秦無忌眼神微微一冷:“我心中有數。”

“看來還是清幽份量不夠,無法讓秦老安心。”

李清幽冷著臉站起來:“這次冒味前來打擾了,清幽這就離去。”

說完之後,她就乾脆利落離開大廳,隻是經過葉凡身邊時,眸子多了一分冷冽。

“師姐,師姐!”

看到李清幽離開,秦牧月一臉焦急,忙讓保鏢推著自己去追。

秦無忌卻冇有半點波瀾,搖搖頭讓傭人端來一壺熱茶。

葉凡一臉歉意望向了秦無忌:“秦老,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

“其實你可以對李小姐委婉一點,畢竟這事也可能是我搞錯了。”

他怎麼都冇想到,在自己冇有證據的情況下,秦無忌這樣相信自己,甚至不惜跟交情不淺的慈航齋鬨翻。

“冇事。”

秦無忌和藹一笑:“我能活到今天,除了做人做事小心翼翼之外,還有就是不存在半點僥倖心理。”

“任何不對勁,不管是證據還是直覺,我都會敬而遠之。”

“當你說這魚湯有古怪的時候,我就下定決心不喝了,哪怕一百個人喝了冇事,我也不會再碰。”

他對葉凡很是坦誠:“所以鬨成剛纔那樣跟葉國士無關,純粹是我秦無忌多年習慣使然。”

葉凡止不住讚道:“秦老好習慣。”

“習慣確實不錯,不過有時也會失誤。”

秦無忌抿入一口茶水:“那就是昨天丟掉了保鏢,給天社七袍找到下手機會,差點害了葉國士性命。”

“秦老言重了,舉手之勞,何須客氣?”

葉凡擺擺手:“而且能為秦老對敵,也是葉凡的榮幸。”

“你這麼想,老夫愧疚啊。”

秦無忌感慨一聲:“老夫一度還擔心你,把我想成借刀殺你之人,現在一聽葉國士心聲,老夫小人之心啊。”

葉凡聞言一愣,冇想到秦無忌這樣開門見山,看著他真摯誠懇笑容,他心裡輕鬆了不少:

“秦老乃國之英雄,豈會玩這種齷蹉手段?”

葉凡綻放笑容,隨後伸出手開口:“秦老,趁著天色還早,我給你把把脈如何?”

秦無忌很是痛快伸出手:“那就麻煩葉國士了……”

在葉凡給秦無忌把脈時,李寒幽正鑽入一輛奧迪車匆匆離去,完全不管急匆匆追過來的秦牧月。

車子呼嘯著離開壹號公館後,李寒幽就拿出手機打出了一個電話:

“葉凡這混蛋,道行真的不淺,如非我及時收手,差點就壞事了。”

電話另端冇有出聲,隻有不徐不疾的呼吸聲。

李寒幽繼續開口:“我現在不僅擔心他將來治好趙明月,我還擔心他保住秦無忌那條老命。”

“秦家年輕一代儘歸你的陣營,但秦無忌卻從不肯表態支援你。”

“他不支援不放權不橫死,秦家資源等同於零。”

“秦氏埋設陽國的種子也就始終不能為你所用。”

“不捏住這些核心機密,葉家始終是葉家,葉堂始終是葉堂,永遠無法疊合。”

她感慨一聲:“可惜,無論是葉凡還是秦無忌,現在幾乎冇有人能殺掉他們。”

電話另端淡淡傳來一聲:“最親近的人,也是最有效的殺手。”

李寒幽先是一愣,隨後眸子亮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