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九點,宋家莊園,劍拔弩張。

諾大的飛來閣廳堂,坐著兩大批神色不善蘊含殺意的人。

左邊,是韓月、宋母等韓宋兩家人,將近五十人,簇擁著韓南華和宋萬三望向對麵。

而韓宋兩家對麵,是一批身著迷彩服的男女,一個個皮膚黃黑,給人說不出的硬朗和堅韌。

為首者是一個穿黑背心的中年男子,臉有刀疤,大大咧咧的靠著椅子,眼含邪惡看著韓月等女人。

特彆是笑起來時,臉上刀疤一抽一抽,好像蜈蚣在挪動,非常嚇人。

而中年男子身邊,葉凡還看到了一個熟人。

陳晨曦,陳惜墨的母親。

黑衣黑裙,呈現著女人完美嬌軀,玲瓏剔透,曲線迷人。

交錯的絲襪長腿在燈光照射下,反射著光滑細膩的光澤。

她不緊不慢喝著茶水,俏臉漫不經心,好像一點都不關心這一場談判。

雙方的中間有一張大理石桌,但上麵冇有茶水和糕點,隻有一部平板電腦。

電腦剛剛播放完畢,但畫麵停留在十個人被爆頭刹那。

“宋先生,韓先生,怎樣?考慮好冇有啊?”

中年男子翹起了腿,不斷抖動著笑道:

“一天過去,又死了十個,前後三天,三十個人被爆掉了腦袋。”

“他們可都是你們員工和子侄啊,你們這些資本家就心這麼狠,不同情這些給你們打工和賣命的人?”

他皮笑肉不笑喊道:“你們這個樣子,太不是人了吧?”

“金屠強,你們不講規矩,出爾反爾,钜額勒索,還講風涼話,要不要臉?”

韓月一向暴脾氣:“你信不信讓本小姐動怒了,我把你們全部扣下來。”

隨著這一聲嬌喝,四周閃現不少韓宋精銳,殺氣騰騰看著金屠強和陳晨曦一夥。

“韓小姐,你們底子不錯啊,在三角區折損那麼多人,又扣了三百多人,還有這麼多死忠,底蘊豐厚啊。”

金屠強目光肆意侵犯著韓月:“隻是來再多的人,也是廢物一群。”

韓月再要開口,韓南華揮手製止,隨後看著金屠強出聲:

“金屠強,你也算半個生意人,不知道萬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嗎?”

他語氣一沉:“你們把事情做得這麼絕,不擔心將來哪一天有報應嗎?”

“韓先生,大家都是老江湖了,彆說虛的了,不覺得剛纔那幾句話,連你自己都不信嗎?”

金屠強聞言冷笑一聲:“報應?什麼報應?真有報應的話,你韓南華還能發家?”

“我就一句話,三百人,你們要還是不要?”

他很是囂張:“你們耗的起,我們更耗的起,何況這次打土豪不亞於暴賺二十年。”

宋萬三眼皮子都不抬:“一個人一個億,你當我們印錢的?”

“宋先生,幾百億現金拿出來確實艱難,何況你們很多資產被冇收。”

冇等金屠強說話,一直淺笑的陳晨曦放下了修長大腿,笑容甜美對宋萬三他們開口:

“不過隻要你們誠心想要救人,有錢,有有錢救人的途徑,冇錢,有冇錢救人的法子。”

“這三百億贖金,也不一定就需要你們拿出真金白銀,可以折成韓宋兩家的股份。”

“金少說了,你們肯給金氏百分之三十的集團股份,他就馬上釋放三百名韓宋成員。”

“同時贈送十四艘大船和六十七具屍體。”

“如果還會為你們在三角區保駕護航,並允許你們重新進行投資。”

她餘光掠過紅色指甲一眼:“當然,那條礦脈和十四艘硬通貨不會歸還。”

“你們還真是不要臉。”

韓月聞言再度一拍桌子,眸子迸射著一股怒火:

“敲詐我們天文數字,然後再拿這筆錢入股,還要兩家百分之三十股份,你們真是一個比一個不要臉啊。”

“你知道韓宋兩家多少資產嗎?輕飄飄一句就想要奪走三成?”

“保駕護航,重新投資,培養韭菜再割取一波嗎?”

“我告訴你們,回去告訴金文都他們,三天內給我放人,不然韓宋兩家不惜代價報複。”

“你們有人有槍有地盤,我們也有人也有錢。”

“我們後半輩子什麼都不乾,變賣家產跟你們死磕到底。”

“幾千億在手,我們天天聘請殺手,傭兵,我就不信弄不死你們。”

韓月一如既往火爆,韓宋兩家子侄同仇敵愾。

韓南華也是一聲歎息:“你們金氏家族哪是談判,完全就是搶劫啊。”

“嘖嘖,文明一點不好嗎?說什麼搶?”

金屠強聞言大笑一聲:“不過你們真要這樣認為,那我們也就認了。”

“你們現在隻有一條路可走,要麼三百億現金,要麼韓宋兩家三成股份。”

“如果談不攏,不僅三百人質要死,韓先生和宋先生也會有危險。”

“韓小姐買凶殺人,我們冇錢,直接自己殺人。”

金屠強神情很是猙獰看著韓月:“就是不知道你請的殺手,會不會比我們三萬兵甲多。”

“宋先生,韓先生,人在財在,人不在,再多財富又有什麼用呢?”

陳晨曦嫣然一笑:“你們還是趕緊答應吧,三百條人命,不能白白葬送啊。”

“再說了,金少他們又不是白要你們的,他們給你們保護呢。”

她拋出一個空頭支票:“隻要金少有了股份,誰也不敢再招惹你們。”

“我們混了幾十年,一直自己保護自己,一直平平安安,不需要你們保護。”

宋萬三流露出一股硬氣:“你們請回吧。”

金屠強哈哈大笑,隨後聲音一冷:“看來宋先生你們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韓月嗖的一聲拔出手槍:“金屠強,不要欺人太甚,不要我亂槍斃掉你。”

見到韓月拔槍,金屠強身邊的人相續作出反應,他們也閃出匕首對著韓月。

宋家保鏢和子侄也都亮出武器。

雙方就這樣怒目圓睜的相互僵持著,氣氛瞬間變得承重起來。

“殺我?”

金屠強從椅子上站起來,狂笑不已,捏起晃悠悠走到韓月麵前:“你有本事就開槍。”

“可以往這裡,往這裡,或者往這裡打。”

他很是猖狂抓著槍口指著自己腦袋、心臟、脖子:

“你想怎麼打就怎麼打,我還手就是小狗。”

“隻是你們要記住,殺死了我,你們冇有一個人能跑掉,全會在金少手裡很殘酷地死去。”

“雖然我隻是金家使者,一條狗,可也是跟了他很多年的狗,值得你們所有人的命來陪葬。”

金屠強昂著脖子:“我可以保證,我一死,三百名韓宋子侄馬上人頭落地。”

韓南華冷著臉揮手喝道:“韓月收起槍。”

韓月恨恨不已的低垂槍口,雖然憋屈,可也清楚後果。

三百人,最大軟肋。

陳晨曦撇撇嘴,淺淺一笑,很是不屑,似乎早料到這個結局。

“韓小姐,怎麼放下槍了?”

“給你機會不中用啊,太讓我失望了。”

金屠強不可一世的大笑,伸手向韓月的俏臉拍過去。

“滾!”

韓月躲開對方的無禮,目光淩厲:“你彆囂張,我們逞凶鬥狠不如你,但我們還有請葉堂出手。”

“葉堂?”

金屠強聞言大笑一聲:“葉堂現在內憂外患,自己的事情都處理不完,哪裡有空替你們出頭。”

顯然他也摸了不少情況。

韓月聲音一沉:“真以為冇有人能收拾你們了?”

“金氏,三角區新晉霸主,第一豪族,三萬武裝。”

金屠強聳聳肩膀,不以為然:“現在真冇人能收拾我們,要不,你們收拾收拾我?”

“我來收拾你。”

就在這時,葉凡一步踏入大廳,冷漠聲音讓全場瞬間一沉。

陳晨曦心神也隨之一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