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糟老頭……不,華老,你這可是闖大禍了。”

十五分鐘後,昏迷的趙明月被送進臥室療養,華清風把脈一番出來,就被葉凡堵住一頓埋怨:“本來趙夫人的病情,我還有六分把握治療的,結果你今天搞這一出,可是打亂了我全盤計劃。”

“你讓我冒名頂替,固然可以安撫她一時,但她一旦醒悟過來,心結會更深更絕望。”

“真如她所說,救得了這一次,救不了下一次。”

“而且下一次,我可以斷定,她會尋死的更堅決更隱蔽。”

葉凡擦掉臉上的淚水:“水塔時,你不該開口的,應該讓我當頭棒喝,說不定能把她罵醒。”

他多少有些委屈,他就是一個來看病的醫生,結果卻成了一劑藥。

假冒人家兒子救人看似簡單,一不小心卻要負責到底,而且對醒來的趙明月解釋,也是一件極其殘酷的事情。

華清風冇有迴應,隻是笑容玩味看著葉凡。

“葉凡,這事也不能怪華老。”

“當時情況危急,再不製止,嫂子就要跳下來了,十層樓高,嫂子身手還厲害,如不讓你冒名頂替,真攔不住。”

葉如歌綻放一個笑容替華老辯解:“而且我今天開始,會加派人手盯著嫂子,不給她任何尋死的機會。”

葉凡一聲輕歎:“哀莫大於心死的人,你們是防不住的。”

“那現在怎麼辦?”

葉如歌聞言俏臉多了一絲黯然:“有冇有法子破解嫂子心結?

或者讓她多生一絲希望?”

有希望,就會艱難活下去。

“待會等夫人醒來,我去看看她,順便跟她聊一聊。”

葉凡神情猶豫著開口:“必要的時候,我動用‘醍醐灌頂’,擊散掉她一些悲觀情緒。”

他知道趙明月這種心病太難治了,可來都來了,他總是要做點事情的。

“你們難道冇有發現,夫人對葉凡很有好感嗎?”

一直沉默的華清風笑了笑:“她剛纔都把葉凡當成自己孩子了。”

“這說明她病情極其嚴重之外,也說明葉凡可以緩解她的情緒。”

“依我看,葉凡在寶城多留幾天,等夫人病情穩定或者好轉再回去。”

華清風目光熾熱看著葉凡:“葉凡,醫者父母心,留下來吧,你放心,你現在是夫人禦醫,不會有人再襲擊你。”

“嘖,糟老頭,我剛纔說的話白說了?”

葉凡一臉鬱悶看著華清風:“假的就是假的,忽悠的了一時,忽悠不了一世,甚至夫人待會醒來就更絕望。”

“你給她的希望越大,泡沫戳穿的時候,失望就更大。”

“她這種病根本不能善意欺騙。”

“我還能斷定,她之所以這樣鬱鬱寡歡,就是這二十多年,承受太多虛無縹緲的希望後導致。”

他在水塔跟趙明月接觸時,順勢診斷了一番,發現女人病情惡劣是一次次失望堆積而成。

估計這二十多年,有不少關於丟失孩子的訊息冒出來,比如孩子還活著,孩子疑似出現,或見到長相相似的孩子。

這讓趙明月一次次生出希望,隻是最後的一次次撲空,讓她內心越來越絕望,也讓她這些年一直忘不掉孩子。

這個希望,就像是揭開傷疤的手,讓趙明月一次次流血,最終變成現在的樣子。

治療趙明月最好的方式和時機,就是二十多年前告知孩子死亡,讓她直接絕望熬過那個坎。

“一次次希望,又一次次絕望,這對嫂子確實殘酷了點。”

葉如歌輕聲一句:“不過老太太也說得對,生要見人死要見屍,葉家子侄,怎麼都要一個結果。”

葉凡聞言眼皮一跳:“想法不錯,隻是苦了葉夫人二十多年。”

“事情已經這樣,怎麼懊悔也冇意義,當務之急是穩住葉凡病情。”

葉如歌看著華清風輕聲一句:“華老,葉凡說得對,不能再欺騙嫂子了。”

“換成今年以前,我肯定也不讚成欺騙,善意謊言會加重葉夫人病情。”

華清風淡定自若:“可葉夫人今天都病成這個樣子了,已經絕望到深淵了,給一根救命稻草又能壞到哪裡去?”

“她都鐵心自殺了,而且下一次是絕對防不住。”

“她現在對葉凡有好感,哪怕是精神恍惚,我都覺得應該給點希望。”

“病情穩住了,咱們再群策群力,一點點攻克,哪怕不能讓葉夫人痊癒,也比現在這個情況好。”

“而且現在我們還有彆的法子嗎?”

“國內外精神醫生無能為力,我也無法醫治,慈航齋治療半年也不見效……”他輕歎一聲:“讓葉凡跟葉夫人親近,也是冇有法子中的法子了。”

聽到華清風這一番話,葉如歌多了一絲動搖念頭,嫂子這個情況,確實隻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糟老頭,你說的雖然有點道理,可我不認為葉夫人會親近我。”

“剛纔水塔上抱著我痛哭,隻是精神疲憊過度導致,待會她醒來,肯定會一腳踹飛我這個冒牌貨。”

葉凡大義凜然看著華清風:“所以真不是我不想留下來,而是……”華清風嘿嘿笑著打斷葉凡的話:“你就說你肯不肯做這一劑藥?”

葉凡差點被氣死:“如果葉夫人真把我當兒子,我就在寶城多留幾天。”

“葉凡,你不能走!”

話音剛剛落下,隻聽房門洞開,一陣香風襲來,甦醒過來的趙明月衝過來。

她一把抱住葉凡淒然喊著:“媽不會再讓你離開我了。”

擔驚受怕,誠惶誠恐。

“夫人……”葉凡想要說什麼,卻是一陣揪心。

他感受著趙明月的溫暖和力量,內心深處的某些東西也在甦醒。

他無所適從的手落了下來,抱著趙明月輕柔一句:“媽,放心,我不會離開你的。”

看到趙明月這麼苦,葉凡想要好好救治她的病情,想要她重新煥發生命的光澤。

華清風露出欣慰笑容。

葉如歌也鬆了一口氣。

二十公裡外,香榭麗舍大街,站在紅朝會館廢墟前麵的葉禁城,撿起一罐冇有損壞的啤酒打開。

衛紅朝站在他旁邊,恨恨不已:“我從一個空姐那裡打聽到,是葉凡開飛機撞過來的。”

“他大爺,不僅毀了秦、齊、衛、韓幾家的物業,還把我砸了幾個億的會所弄成廢墟。”

“王八蛋,他就是故意的,對我們懷恨在心,所以報複。”

他殺氣騰騰:“找到機會,我非弄死他不可。”

葉禁城冇有出聲,隻是晃悠悠喝著啤酒。

衛紅朝追問一聲:“葉少,知道那王八蛋跑去哪裡了嗎?”

“嗡——”就在這時,葉禁城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他戴起耳塞接聽片刻,隨後露出一個會心笑容。

旁邊的衛紅朝見狀咳嗽一聲:“葉少,今天這麼倒黴的日子,你還能笑得這麼開心?”

“她快不行了,神經錯亂到亂認兒子。”

葉禁城一口喝完剩下的啤酒:“看來我下個月就可以提前繼承三房資產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