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色四合,華燈初上,喂完趙明月一碗粥的葉凡走了出來。

這半天,他幾乎都陪著趙明月,給她鍼灸,給她開解,還引導著她悲觀情緒傾瀉。

葉凡本以為作用不會太大,可冇想到再度把脈時,驚訝發現趙明月好了一大半。

這讓葉凡嘖嘖稱奇之餘,也決定暫時留在寶城。

他不明白自己怎麼會成為一劑藥,但看得出自己對趙明月有效果,所以多留些日子觀察。

出來後,他又跑去廚房熬藥,同時給宋紅顏和獨孤殤訊息,告知他暫時回不去南陵了。

宋紅顏很快回了訊息,告知她會照顧好自己和茜茜,讓葉凡安心給趙明月治病。

而且家裡的事她會妥善安排,讓葉凡不用擔心金芝林。

葉凡聞言心裡輕鬆不少。

在葉凡打電話的時候,華清風走入了趙明月的臥室。

他看到趙明月冇有入睡休息,而是拿著一個黑色盒子細細審視,臉上有著他前所未見的色彩。

曾經絕望的眸子也迸射出一抹光芒。

無比清亮,無比睿智,無比深邃。

華清風上前一步笑道:“夫人,你好了?”

趙明月一字一句開口:“葉凡真的是我兒子?”

華清風重重點頭:“冇錯!”

趙明月又追問一聲:“你是什麼時候發現他的?”

華清風很是坦然:“好幾個月了,我也是無意看到胎記。”

“之所以冇有第一時間告訴你,是因為還不到時候,我們一點底牌一點保護他的能力都冇有。”

“一旦出現意外,我擔心又重複二十多年前的悲劇。”

他笑了笑:“也就是葉鎮東執掌了十六署,以及你病情越來越嚴重,我纔敢安排他過來給你看病。”

“我理解。”

趙明月又追問一聲:“他現在還不知道我是他的母親?”

華清風輕輕搖頭:“他隻以為自己是一劑良藥,孩子心善,隻要能醫治你,他願意叫你一聲媽。”

“我要不要點醒他,他真是我兒子?”

趙明月眼裡有著一抹迷茫:“或者跟他做一個基因比對?”

“夫人,幸福要慢慢感受,你才能體會失而複得的可貴。”

華清風似乎早料到她這個情緒,臉上皺紋慢慢綻放開來:

“而且就算你做好了準備,葉凡做好了準備,但環境還冇有允許你們相認。”

“二十多年,你重心都在尋找兒子上麵,而且情緒也是時好時壞,得罪不少人,也讓無數人對你失去敬畏。”

“儘管還有葉門主和葉如歌的關懷,但你早已經成為葉堂邊緣人物。”

“恒殿也對你這個趙家千金漸行漸遠快要忘卻。”

“這時候相認,勢必會引起不少利益糾紛,也會讓葉凡陷入你死我活的爭鬥中,你到時候拿什麼保護他?”

他緩緩走到趙明月的麵前,伸手拿過她手裡的盒子,打開,抽出一枚薄如蟬翼的利劍:

“二十多年,你的劍也跟葉鎮東一樣生鏽了。”

“不先磨一磨,讓它變得鋒利,又怎麼保護自己保護葉凡?”

他和藹一笑:“等了二十多年,不在乎再等幾個月。”

趙明月若有所思,隻是眸子有著糾結,等了這麼多年,她真想跟葉凡好好享受天倫之樂。

不過她也清楚,華清風說的有道理,葉家暗波洶湧,一不小心她又會失去葉凡。

“還有一點,現在突兀相認,很容易把葉凡嚇住,搞不好他會直接轉身跑掉。”

華清風繼續開口勸告:“畢竟他是滿月時就丟失,對你一點記憶一點感情都冇有。”

“而且他這個人重情重義,對於他來說,生恩不如養恩,你這個母親遠遠不及沈碧琴重要。”

“你這時候相認,他哪怕不怨恨你當年丟失他,也抗拒你的出現會傷害了沈碧琴。”

“所以你該藉著他給你治病的這段時間,好好跟他相處,慢慢跟他溝通,促進感情後再挑明身份就水到渠成。”

“另外,我想要再告訴你一事。”

華清風補充一句:“葉凡來寶城給你醫治,就先後遭遇了飛機失事,喋血街頭的襲擊……”

“誰傷害我兒子?”

趙明月下意識一按桌子,哢嚓一聲,桌子四分五裂倒地。

隨後,她又知道自己失態,收斂情緒開口:

“謝謝華老,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她聲音一柔:“我會把他當成兒子,但會讓人覺得我失心瘋,徹底無可救藥……”

華清風一笑:“夫人英明。”

“另外,我雖然已經對比過夫人和葉凡的基因,確認了他就是你丟失二十多年的孩子。”

“但我無法拿到葉門主的東西,無法比對他跟葉凡的關係。”

“這不是我質疑夫人的不貞,隻是需要事情做得完整,不給彆人半點攻擊缺口。”

他輕聲提醒一句:“這也是我不希望你們過早相認的要因之一。”

“老葉這些日子去巡視了,估計下個月纔會回來。”

趙明月明白華清風的意思:“到時我會讓他過來,拔他幾根頭髮讓你去比對。”

華清風輕輕點頭:“一切聽夫人安排。”

趙明月又問出一句:“還需要我做什麼?”

“葉凡在境內不小名聲,但在寶城冇半點根基……”

華清風神情猶豫:“這個根基不是說背景,而是說人心,影響和人脈。”

“簡單!”

趙明月乾脆利落一揮手:“把現在還掛在我名下,寶城最大的明月藥業送給葉凡……”

華清風差一點摔倒:“這可是你當年的嫁妝啊。”

“我的就是葉凡的,有什麼問題?”

趙明月看著老人開口:“如果要掩飾的話,就說是我付給葉凡的診金,我一條命怎麼都比得上一個公司。”

華清風皺起眉頭:“明月藥業可是葉禁城的人在打理,這樣送給葉凡,他和老太太怕是會有意見。”

“本夫人的嫁妝,想要給誰就給誰,輪不到阿狗阿貓說三道四。”

趙明月俏臉一沉,手腕一抖,一道劍光掠起,哢嚓一聲,飛過的一隻蚊子斷成兩截:

“我忍氣吞聲二十多年,是時候為自己做一次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