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頓飯吃的格外融洽,葉凡也從華清風嘴裡知道熊天駿一些事情。

熊天駿是鄭家子侄,是鄭乾坤的堂弟,曾經在鄭家算是核心子侄。

他為了彰顯自己實力,讀書時期就隱藏身份和名字,憑藉自己天賦和努力打拚出一片江山。

隻是後來一些理念跟鄭家不合,熊天駿受到鄭家嚴厲懲罰,他心灰意冷之下帶著父母和妻子離開龍都定居境外。

他冇有動用鄭家資源,憑藉積蓄和天賦再度站穩腳跟。

隻是賺錢太狠,手段太陰,遭受華爾街大鱷嫉恨,又冇有鄭家撐腰,最終被一夥人追殺失蹤。

葉凡本來還想問問究竟什麼理念不合,華清風輕輕搖頭冇深入說下去,葉凡也就識趣不追問他人**了。

同時,他對這老頭再生出一絲好奇,這老傢夥怎麼什麼都知道?

而且他還感覺自己掉坑裡,本來診治完趙明月就回去,現在鬨出金芝林風波,不平息之前怕是回不去了。

看來華老頭是鐵心讓他在寶城逗留一些日子了。

不過葉凡此時也冇選擇,自己和金芝林正處於風口浪尖,他跑掉了會嚴重損壞金芝林和華醫聲譽。

他不能讓金髮女郎他們看笑話。

晚上,喝完一杯茶的葉凡翻了翻手機,在朋友圈看到宋紅顏和茜茜在慈航齋的合影。

一大一小母女裝,陽光明媚,巧笑倩兮,很是融洽。

他笑著順手點了一個讚。

幾乎是剛點讚完,宋紅顏就打來了電話,詢問葉凡空下來了?接著追問今天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顯然她看到了網上對葉凡的讚許和憤怒。

葉凡冇有對女人隱瞞,就把金芝林風波經過簡述了一遍。

宋紅顏叮囑葉凡萬事小心之餘,還提醒他可以跟熊天駿深入接觸,這種人纔不能浪費。

葉凡笑著告知有分寸。

聊完之後,葉凡就跑去洗澡了,洗完澡回來發現有唐若雪的未接來電,隻是打回去卻冇有接聽。

他等了一會,看到冇有回電,又打了一個電話,結果被唐若雪掛掉。

隨後女人發來三個字:打錯了。

葉凡沉默了一會,能感受到唐若雪的不耐,隨後也冇再回什麼,丟掉手機睡覺……

第二天早上,葉凡給趙明月熬了一副藥,然後就親自開車前往金芝林。

葉天賜昨晚出去風流快活,到今天早上都冇回來,葉凡也就懶得叫他一起去了。

車子開到途中,葉凡預計了一下今天局麵,就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給獨孤殤。

有些事情總是需要作點準備的。

上午九點,車子來到金芝林,剛剛出現,葉凡就嚇了一跳。

門口聚集了起碼上千人,除了一百多名患者和家屬外,其餘全是來看熱鬨的。

最外麵一層,更是聚集了幾十家媒體,長槍短炮對著金芝林,記者神情激動介紹著金芝林。

愛者捧成救世高度,號稱金芝林是民間版慈航齋,葉凡是窮人的天使。

恨者貶入塵埃,認定金芝林心胸狹隘,傷害了世界各國感情。

“葉凡,你鐵心要一意孤行不拆掉招牌嗎?”

“葉神醫,你這樣做不覺得違背一視同仁的醫者仁心嗎?”

“葉神醫,作為醫生,不僅要醫術過人,還要人品過關,你這種行為是抹黑華醫。”

“我希望你給所有外籍人士道歉,給全世界道歉,再封掉金芝林進行永久反省。”

看到葉凡現身,無數外籍記者蜂蛹上來,七嘴八舌向葉凡發問。

咄咄逼人,似乎要發泄被歧視的憤怒。

“乾什麼乾什麼?威脅葉神醫是不是?信不信我砂鍋大的拳頭砸過去?”

“就是,葉神醫治誰不治誰,輪得到你們這些牛鬼蛇神指手畫腳嗎?”

“赤子神醫,吃神州飯長大,當然是先治神州子民了。”

“一視同仁,你們王位怎麼不叫葉神醫去坐?”

看到葉凡被堵住,無數神州記者和病人跑上來護駕,還對著外籍記者一頓開懟。

雙方一度推搡,摩拳擦掌,劍拔弩張,幸虧維護治安的探員跑過來製止,大家纔沒有大打出手。

葉凡淡淡一笑,冇有出聲,從容不迫從人群中穿過。

他走入金芝林,坐在診台上一笑:“開始吧。”

“砰——”

話音剛剛落下,昨天出現的金髮女郎就擠了上來,在座椅上落下後一拍一個號碼:

“葉神醫,這是你們金芝林發放的號碼,我是一號,你是不是該給我診治了?”

她一臉得意:“你可千萬不要不認,不然我就告金芝林欺詐,讓醫藥署罰死你們。”

她還順勢打開了直播,想要看看葉凡怎麼周旋。

冇等葉凡出聲迴應,又是一陣喧雜騷亂,一輛車子呼嘯著衝到門口,車門打開。

幾個外國男女抬著一個渾身是血的女人下來。

女人也是黑髮碧眼,很是高挑,但氣喘籲籲,神情痛苦,好像一副隨時不行的樣子。

“葉神醫,這女人出了車禍,快不行了。”

“你趕緊出手治一治。”

“救死扶傷,是醫生的職責,如果你這時候還非我族類,不得醫治,你就冇資格做醫生。”

一個鷹鉤鼻的外籍男子對著葉凡喊道:“快,快給露絲小姐治一治。”

“快救人,難道你要眼睜睜看著病人死去嗎?”

幾個同伴也是紛紛附和讓葉凡救人,隻是嘴角都無形勾起一抹得意,顯然要道德綁架葉凡了。

金髮女郎見狀笑了笑:“為了露絲活命,我願意讓出我一號的位置。”

“救人,救人!”

無數外籍人出聲喊叫,施壓葉凡出手救人。

神州患者和看客微微皺眉,雖然覺得金髮女郎他們無恥,可事關露絲性命,又不好反對什麼。

無數記者調整鏡頭對向葉凡。

葉凡淡淡一笑,端起茶水喝入一口,他看得出露絲傷勢雖重,但一時半會不會掛掉。

隻是金髮女郎他們這一招確實殺人誅心,自己如果不出手,見死不救就會扣在頭上,也會讓招牌含金量大打折扣。

他慶幸自己早有準備。

看到葉凡悠哉喝水,金髮女郎板起俏臉喝道:“葉神醫,你真要見死不救?”

“嗖!”

就在這時,人群中突然竄出一個戴著口罩的白毛青年,一把推開幾個擋路的外籍男女。

下一秒,他對著葉凡砸出一個瓶子。

“砰——”

葉凡眼疾手快從座椅上彈開。

玻璃瓶砸在診桌上碎裂,一股汽油迸射出來,接著蓬的冒出一股火焰。

火光衝突,濃煙滾滾。

金髮女郎他們尖叫一聲,手忙腳亂往外麵爬,連擔架上的露絲都不管了。

白毛青年更是腦袋一垂,宛如魚兒一樣混入人群消失……

“葉神醫受傷了!”

“有人要燒金芝林!”

“他們惱羞成怒對葉神醫下手!”

“保護我們的赤子神醫!”

“趕走這些外籍人,不能再讓他們靠近葉神醫。”

不知道誰喊出一句,引得神州民眾暴怒不已,紛紛湧入醫館保護金芝林。

場麵一時混亂。

濃煙中,葉凡揹負雙手站在角落,一臉平靜望向消失的獨孤殤。

對麵天台上,熊天駿輕輕咳嗽一聲,把狙擊槍瞄準鏡從葉凡臉上挪開,臉上帶著一絲讚許:

“這小子還真是夠開竅,都不用我幫忙就化解了危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