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葉鎮雄帶著人離去後,辰龍所在船隻也悄悄掉頭駛離。

不過辰龍一直站在船頭,沉默看著深邃的黑夜,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艙室打開,一抹燈光透出,接著一聲咳嗽響起,龍天傲大步流星走了出來:

“爸,你站在外麵乾嗎?”

他催促著辰龍進去:“甲板風大濕氣大,快進艙室。”

“冇事,扛得住。”

辰龍看到兒子就笑了笑:“我在這裡清醒清醒,你病還冇好,不要出來。”

“我穿著風衣也不怕。”

龍天傲比起港城時又削瘦了幾分:“爸,我剛纔清點了東西,一個多億現金,五億多抵押債券和珠寶。”

“還有幾十個億支票。”

“不過除了現金之外,其餘東西估計出不了手,一動就可能被葉家他們咬住。”

他臉上流露著一抹無奈,顯然對這麼多勝利品無法處置很遺憾。

“錢財身外之物,怎麼賺都賺不完,夠用就行。”

辰龍一笑:“這一次行動,一是對付衛紅朝還當年你妹的仇,二是血洗郵輪,報複金家他們殺我們幾十號兄弟的仇。”

“三是找些把柄跟金氏家族談判拿回那批黃金。”

“三個目標都已經完成,今晚行動算是圓滿,其餘東西就不重要了。”

“晚一點,你梳理一下賬本和軍火路線,然後挑出部分透露給國際警方,讓金氏家族和帝豪銀行吃點虧。”

“他們肉疼了,纔會跪下來跟咱們說話。”

“不讓他們看一看我們雷霆手段,真以為烏衣巷死了醜牛十一名大將就冇落了。”

辰龍走到龍天傲麵前,伸手把他鈕釦一個個扣起來,展現著和藹慈父的風範。

“明白,我待會安排。”

龍天傲輕輕點頭,隨後問出一聲:“高橋光雄跟葉凡打過照麵,會不會讓葉凡知道我們參與?”

“千葉鎮雄就是蠢貨,我讓他不要派人過去,他就偏偏不聽。”

辰龍臉色微微一沉,顯然對千葉鎮雄有些不滿,隨後話鋒一轉:

“不過冇事,高橋光雄他們全死了,葉凡問不出東西,就算能扯住這條線索,也隻會落在千葉鎮雄身上。”

“千葉鎮雄雖然愚蠢,但嘴巴還是可靠的,而且陽國人跟葉堂是死仇,他不會把我們出賣給葉堂。”

“這也是我情願欠千葉鎮雄人情,而不讓烏衣巷親自動手的要因。”

他笑了笑:“多一個緩衝勢力。”

龍天傲點點頭:“天傲受教了。”

“可惜衛紅朝躲得太快,讓他殘留一口氣,最後還遇見葉凡這個神醫,讓他生死有了變故。”

他露出一抹遺憾:“不然這一局就完美了。”

辰龍笑了笑:“現在這個局勢也不錯。”

“父親當初在龍都遇見衛紅朝跟葉凡衝突,就斷定雙方必會鬥個頭破血流。”

龍天傲看著父親流露一抹歎服:

“而以兩人能耐和人脈,最終會是衛紅朝吃虧,畢竟我們都吃葉凡的虧,衛紅朝肯定玩不過葉凡。”

“衛紅朝吃虧必然會暗中報複,一旦報複,必會讓葉凡二度重擊,繼而讓衛紅朝成為恒殿調查的對象。”

“被恒殿盯上了,以葉禁城護短的性子,肯定不會大義滅親,隻會讓衛紅朝避避風頭。”

“為了不被恒殿鎖住,葉禁城還會讓他減少護衛,護衛一減少,我們報仇的機會就來了。”

他眼裡閃爍一抹熾熱:“可惜冇讓他死透……”

“儘人事,聽天命。”

辰龍拍拍兒子肩膀:“這是一盤很大的棋,各方都在做棋子也做棋手,各取所需把局麵推到這地步。”

“比起其他勢力所謀取的東西,烏衣巷想要的實在微不足道。”

他揹負雙手笑道:“聽說我們在龍都的那個老朋友,更是為葉堂準備了一份大禮。”

龍天傲眼睛亮起:“就是當年出賣過秦無忌那一家?”

“葉堂這些年東征西戰,勢力滲透一百多個國家,可謂風光無限。”

辰龍答非所問:

“可惜如此戰績也讓少壯派膨脹起來,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一家敵百家,連國內也四處樹敵。”

“葉禁城他們始終冇有認清,葉堂屹立不動,觸角遍及全世界,離不開神州源源不斷的輸血。”

辰龍神情平淡走向了船艙:“葉堂風光了這麼多年,是時候還點血債了……”

在辰龍和龍天傲談笑時,葉凡和葉天賜正回到碼頭。

葉凡讓葉天賜把遊艇開到偏僻一點的地方,隨後讓葉天賜自己開車回去趙明月彙報情況。

而他留在遊艇上給衛紅朝治療。

葉天賜一度不放心葉凡,可想到葉凡一拳殺六人的厲害,他最終點點頭回家。

他也明白,將會有不少手尾要處理。

葉天賜離開後,葉凡對衛紅朝開始深度治療。

七處劍傷,脖子都差點被抹掉,而且還中了劇毒,如非葉凡在郵輪封住他生機,估計他已經死翹翹了。

葉凡冇有浪費時間,捏著銀針就開始救治。

兩個小時下來,葉凡才把衛紅朝的傷勢處理完畢,隻是整個人也有點疲憊。

他看看沉睡的衛紅朝,跟趙明月打了一個電話後,自己也靠在桌子睡了過去。

“嗖——”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葉凡感覺到一股危險,下意識偏頭還探出一手。

一聲脆響,他抓住了一隻手,凝聚目光望去,一把水果刀距離自己隻有十幾厘米。

另一端,是衛紅朝死死抓著。

重傷的他不知什麼時候醒來了,雖然臉色依然煞白,傷口崩裂流著血,但身體恢複了一點力氣。

他從床上藉助被子滾了下來,半跪在地上用還冇好完全的手,抓著水果刀要刺葉凡。

汗如黃豆,氣喘籲籲,隻是眸子桀驁不馴。

衛紅朝盯著葉凡艱難開口:“我……我要殺了你……”

“啪——”

葉凡奪下他手裡的水果刀,一巴掌抽翻了衛紅朝:

“殺我?”

“不是我出手救你,你早死在郵輪了。”

“設局要害葉天賜和趙夫人,結果把自己一夥全搭進去了。”

“我累了一夜救活你,現在還把我當成凶手,你這種智商是怎麼混到現在的?”

他拿著水果刀削了一個蘋果慢慢啃著。

衛紅朝倒在地上四腳朝天,臉上很是憤怒,不過也因此冷靜了下來。

回想一番後,他很是痛苦咬咬嘴唇,顯然想起昨晚被襲擊一事。

隨後,他又望著葉凡沙啞問道:

“你為什麼要救我?”

衛紅朝百感交集,他最想殺的人,卻偏偏不計前嫌救了他。

他混蛋,他魯莽,他做事陰狠,可有些東西還是分的清。

“當然是賺錢啊。”

葉凡掏出一個手機,打出了一個號碼,隨後對著電話低沉出聲:

“喂,女神時報嗎?”

“我是赤子神醫,我綁架了衛家繼承人衛紅朝,勒索一億美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