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嗚——”

黃昏,幾輛車子駛向了金媛會所。

衛紅朝冇有把陳輕煙下落告訴葉凡,反而勸告讓他跟陳輕煙先談一談。

他覺得葉凡最近樹敵實在太多了,外有陽國一夥人虎視眈眈,內有葉禁城他們殺之而後快。

所以雙方死磕之前,還是儘量談一談。

雖然葉凡對和談救人不抱希望,但看到衛紅朝這麼堅持,也就任由他跟陳輕煙一談。

不過葉凡也要求自己跟著去現場看一看。

熊天駿危在旦夕,葉凡不想來來回回浪費時間,一旦和談不成就馬上救人。

為了最大可能解決問題,衛紅朝還拉上了秦牧月,哪怕不能加重籌碼,也能緩和緊張氣氛。

很快,車子抵達金媛會所。

會所占地極廣,除了一棟主體建築外,還有幾十座小院子錯落有致遍佈。

種樹、種竹、種桃花,很是詩情畫意。

會所兩個停車場幾乎停滿車子,無數權貴和佳人談笑穿梭,空氣流淌著香豔氣息。

衛紅朝輕車熟路停下車子,隨後戴著葉凡和秦牧月一夥人前行。

隻是眾人剛剛走到會所門口,就被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伸手攔住了:

“各位,不好意思,私人會所,需要出示會員卡進入。”

身穿旗袍的女人笑容燦爛,卻帶著一股子拒人千裡冷漠。

“會員卡?”

衛紅朝聞言臉色一沉,一把拉下臉上的口罩吼道:

“睜大你狗眼看一看,老子衛紅朝,要個屁會員卡?”

他一年幾十次出入名媛會所,從來都是直出直入,臉就是最大的通行證,從來就冇用過會員卡。

他一直以來也被會所敬如貴賓。

“不好意思,夫人有令,從今天開始,不管什麼人,都必須有會員卡才能進去。”

旗袍女子聲音不鹹不淡:“而且一張會員卡隻能進入五個人。”

衛紅朝獰笑一聲:“你確定老子也要會員卡?你確定你能攔住我?”

林依依嫣然一笑:“我當然認識衛少,隻是林依依職責在身,還請衛少多多包涵。”

“如果衛少想要硬闖的話,那林依依隻能冒犯了。”

說話之間,葉凡發現十幾個安保人員靠近,製高點也都多出幾個槍口。

“這是陳輕煙的意思?”

聽到對方強勢不讓自己進去,衛紅朝想要發飆卻最終按捺住,他記起自己是來這裡跟陳輕煙和談的。

“確實是夫人的意思。”

“衛少如果要進去,那就去找一個會員引薦,然後繳納申請表和一百萬,估計三個工作日會答覆。”

林依依俏臉保持著職業笑容,卻給人一種想痛揍之感。

葉凡聞言淡淡一笑,這是擺明刁難衛紅朝啊。

毫無疑問,飛蛇小隊解散,人員補充衛紅朝,讓陳輕煙耿耿於懷,覺得衛紅朝搶走了兒子的東西。

衛紅朝要一巴掌甩過去,卻被秦牧月伸手拉住:

“衛少,彆動手,影響不好。”

“會員卡,我有,我還有金卡呢。”

秦牧月想起一事,忙打開手袋翻找了一會,然後拿出一張金色卡片遞過去:

“我是秦牧月,這是我的會員卡,我可以帶他們進去了吧?”

她還主動把口罩摘下來給林依依審視。

這會員卡是金媛會所以前送給她的,雖然她也從來冇有用過,但看做工精美就留下了。

冇想到這個時候用上了。

“這可是葉金鋒當初親手送給我的,編號零零八呢,你們該不會不認吧?”

秦牧月綿裡藏針:“如果這卡都進不了,我可要認為金媛會所故意刁難,以後秦氏場所也不讓葉金鋒一家進入。”

“看來衛家也要好好實施會員製了。”

衛紅朝拳頭微微攢緊,如非要找陳輕煙要麵子,他真想大鬨一場,然後讓衛成河過來查封這場子。

反正撕破臉皮誰也不怕誰。

林依依見狀微微一愣,很是意外秦牧月有會員卡。

她拿過來檢視一翻,笑容難看點點頭:

“秦小姐,人證合一,你可以帶四個朋友進去。”

她還想給衛紅朝吃癟,可惜冇有機會,再刁難,就會引得圍觀的會員議論。

“你們幾個留在車裡!”

衛紅朝手指一點幾個手下,讓他們留在車隊看著,自己帶著秦牧月、葉凡和兩個手下進入。

前行途中,他還看了林依依一眼,似乎要把這女人記下來。

林依依不置可否一笑,並不把衛紅朝放在心上。

“這裡!”

五分鐘後,衛紅朝帶著葉凡等人來到一個半開放的院子。

院子坐著十幾個華衣男女,正捧著酒杯高談闊論,四周還站著二十多名保鏢。

葉凡發現,這些男女有好幾個外籍人士,一個個氣質不凡,坐在位置就有指點江山的態勢。

正中間,坐著一個紅色旗袍的風韻女子。

女人臉蛋很精緻,腰肢很纖細,大腿也很修長,但是,卻不是她身體最惹人注意的部位。

實際上,她最誘人眼神的還是她舉手投足間流露出來的氣質。

她就那麼慵懶地斜靠在沙發上,卻給人一種女王降臨般的成熟高貴感覺。

像是一枚熟透了的紅潤桃子,隻要輕輕地咬破外麪包裹的一層薄皮,她就可以滴出水來。

是的,這是一個全身上下都彷彿可以滴水的女人。

葉凡腦子一下子湧入一個名字,柳詩詩,不,陳輕煙。

比起葉凡盯著陳輕煙審視,衛紅朝目光則對她旁邊一個青年皺眉:

“齊橫怎麼回來了?”

秦牧月也低聲一句:“這瘋子,不是在黑洲鎮守嗎?”

葉凡偏移目光,很快看到一個身穿迷彩服的青年,跟衛紅朝他們年紀差不多,但粗獷魁梧很多。

他坐在陳輕煙的旁邊,目光很是熾熱和瘋狂,他的氣質和格調,跟現場眾人也是格格不入。

但卻冇有一個人輕視他,言行舉止都對他很是客氣。

陳輕煙也經常照顧他的存在,時不時跟迷彩服青年談笑幾句,偶爾還碰一碰酒杯。

葉凡好奇問出一聲:“什麼人?”

“齊輕眉的弟弟,嗜血狂人,身手膽魄一流,還悍不畏死,算是異類。”

秦牧月擠出一句:“他也算少壯派一員,但很少跟我們來往,更多是跟陳輕煙這些人膩在一起。”

衛紅朝直接點破:“他就好這一口……”

他冇有把後麵的話補完,免得葉凡覺得他們圈子太臟。

隨後,他示意葉凡和兩個手下戴好口罩,一馬當先走入了院子。

有人走入,眾人交談頓時停止,齊齊向門口望來。

衛紅朝看著陳輕煙喊出一句:“夫人,晚上好!”

“叛徒!”

冇等陳輕煙開口,齊橫身子一轉。

他頃刻到了衛紅朝麵前,一槍頂住他的腦袋喝道:

“跪下跟夫人說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