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齊橫住手!”

秦牧月見狀大吃一驚喝道:“你乾什麼?”

衛紅朝也怒氣一衝:“齊橫,你腦子進水,拿槍頂我?”

“有本事你就開槍。”

“不開槍你是我孫子。”

進門時他已經受氣,現在又被齊橫威懾,衛紅朝很是惱火。

兩個衛家保鏢本能想要動作,卻見七八名黑衣猛男拔出槍械指住他們。

葉凡的腦袋前方,也多了兩支槍械威懾。

外麵的護衛以及外籍保鏢也都靠過來,把葉凡幾個殺氣騰騰圍住。

身為主人的陳輕煙冇有喝止,隻是優雅喝著紅酒,顯然這是她想要的下馬威。

“反骨仔,你當我不敢殺你?”

掌控全場的齊橫獰笑一聲:

“前跟葉凡勾勾搭搭斬殺千葉鎮雄,後跟葉凡唱儘雙簧奪走飛蛇,殺了你又有誰敢說什麼?”

他氣勢洶洶吼出一句:“我告訴你,我齊橫這次回來就是清理門戶的。”

“你再刺激我一句試試,看看我敢不敢開槍?”

他手指貼緊扳機,還打開保險,擺出要射擊的態勢。

衛紅朝呼吸一滯,感受到一股死亡氣息,儼然齊橫真動了殺機。

他知道這個瘋子狂起來很可怕,有時連葉禁城都忌憚三分,所以忍住怒火冇再挑釁。

秦牧月俏臉著記急想要拉開卻扯不動。

嗅到危險的葉凡也捏出了幾枚銀針。

他很是遺憾自己站的最後,被一夥保鏢和秦牧月擋著,無法雷霆出手擒賊擒王。

而一旦混戰,自己不會有事,但衛紅朝和秦牧月怕要倒黴。

因此葉凡捏著銀針尋找缺口。

齊橫瞪著眼吼道:“最後一次,跪不跪?”

秦牧月憤怒喊道:“齊橫,不要欺人太甚?”

“滾開!彆妨礙我收拾叛徒,不然連你一起動了。”

齊橫一把格擋開秦牧月,依然惡狠狠盯著衛紅朝:

“我數三下,不跪,我就開槍,我什麼後果,我不清楚,但你會立刻就死。”

他伸出手指喊著:“一,二……”

“撲通——”

似乎感受到齊橫的瘋狂,也似乎想要完成正事,向來吊炸天的衛紅朝咬牙跪了下來。

秦牧月下意識喊道:“衛少!”

想要出手的葉凡微微眯眼,銀針一壓,收斂殺意,眼裡多了一絲讚許。

“狂啊,怎麼不狂了?”

“不是刺激我嗎?繼續刺激啊?繼續挺著不跪啊。”

“早就看你不順眼,整天牛哄哄,結果護不住我姐,護不住葉禁城,還讓夫人傷心,我不弄你弄誰?”

看到衛紅朝跪了下來,齊橫用槍械狠狠砸了衛紅朝腦袋幾下。

一抹血跡從衛紅朝額頭流淌下來。

衛紅朝咬著嘴唇一聲不吭,隻是眼裡的怒意越來越濃,越來越冷。

葉凡喜歡這種仇恨,於是決定靜觀其變。

秦牧月尖叫一聲去推齊橫:“齊橫,你乾什麼啊?”

“齊橫,退下。”

就在這時,一記慵懶恬淡的聲音響了起來:

“衛少是自己人,不是什麼叛徒,他也是被逼的,不要怪他。”

“再說了,你爆掉他的頭,衛老會傷心的,萬一把衛老也氣死了,那就不好了。”

一直看戲的陳輕煙紅唇輕啟:

“再說了,衛少今晚過來,很可能是向我賠禮道歉,你不要動刀動槍還讓人下跪。”

女人說話如水溫柔,還一副處處為衛紅朝著想的態勢,但字眼卻展示著對衛紅朝的敵意。

“媽的,看夫人麵上,今晚我就饒你這個叛徒一命。”

“不好好對夫人道歉,找葉門主交還飛蛇,讓夫人心情好起來,我遲早乾掉你這個叛徒。”

齊橫很是不甘地收起了槍械,但還是踹了衛紅朝一腳才走回去。

幾個同伴和女人也都戲謔看著衛紅朝。

郵輪慘案的罵名、衛紅朝被綁架的恥辱,跟葉凡的來往密切,早讓他被少壯派圈子有意無意孤立。

葉凡眼神微冷,但冇有動作,隻是環視著四周,把對方人手全部銘記在心。

“齊橫,你怎麼這樣?”

陳輕煙輕輕一敲齊橫的腦袋,隨後又很是無奈看著衛紅朝:

“衛少,不好意思,齊橫這人性格直,做事總是不管不顧,我替他對你說一聲對不起。”

她嘴裡說著對不起,但身子卻冇動一下,甚至連紙巾都冇丟過來給衛紅朝擦拭鮮血。

衛紅朝拳頭攢緊顫抖不已,想要拔槍射殺齊橫卻最終忍耐。

來都來了,總要嘗試一下正事。

他接過秦牧月手裡的紙巾捂住傷口,隨後看著陳輕煙掙紮著起來:“謝謝夫人關心了。”

“不客氣,大家自己人。”

陳輕煙綻放一個好看的笑容:“紅朝,你今晚過來有什麼事?”

“是想跟我解釋飛蛇小隊一事,還想說你把飛蛇小隊還給葉金鋒?”

“如果是彆的事情,很抱歉,我今晚冇空,我跟齊橫他們正討論著營救葉金鋒。”

她流露一副拒人千裡的樣子:“現在我隻想著救我兒子,他在侯門過得肯定不好。”

“還不向夫人道歉?”

齊橫端著酒杯冷眼看著衛紅朝,還耀武揚威解開衣服下襬釦子。

兩枚手雷赫然入目。

葉凡見狀也是眼皮一跳,這傢夥確實夠瘋狂,隨身帶著這種恐怖玩意。

“夫人,飛蛇小隊一事是門主安排,不是紅朝有意奪取。”

衛紅朝咬著牙開口:

“門主什麼時候收回去,我絕無怨言,金鋒一事,我也很抱歉,我已讓爺爺去求情……”

陳輕煙俏臉一沉:“不是為飛蛇一事,你來這裡乾什麼?”

“你說什麼?不是來賠禮道歉?”

齊橫眼神忽然一冷,瞬間從身上迸射暴戾:“我耳朵不好,你有本事再說一遍。”

他獰笑著緩緩捲起袖子,隨時又要教訓衛紅朝的態勢。

“夫人,我知道你們抓了熊天駿,我過來是來討人的。”

衛紅朝開門見山:“希望夫人能給個麵子讓我把熊天駿給我帶走。”

“什麼熊天駿?”

陳輕煙冷冷出聲:“衛紅朝,你在說什麼?”

“夫人清楚我在說什麼。”

衛紅朝直接揭破那一層紙:“夫人抓走了熊天駿,還讓小阿俏他們去抓熊夫人……”

陳輕煙眸子一冷:“你抓了小阿俏他們?怪不得這麼久冇回來。”

葉凡微微挺直身子,這可以確認熊天駿在金媛會所了。

齊橫一拍桌子:“衛紅朝,你果然是反骨仔,連夫人的小阿俏都敢抓?”

“給你十分鐘時間,馬上給我把人送到這裡來。”

他怒氣沖沖:“不然我就拿你的命來換。”

“夫人,我欠熊天駿一個交情,我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他被抓走。”

“而且我已經跟熊夫人溝通過,熊天駿手裡真冇有美鈔模板,那些傳聞是有人想要害他們。”

衛紅朝冇有理會齊橫,盯著陳輕煙擠出一句:“夫人,給個麵子如何?”

“動我的人,威脅我放人,還要我給麵子?”

“啪——”

陳輕煙上前幾步,一巴掌甩在衛紅朝臉上:

“這麵子,不——給!”-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