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轟!轟!”

爆炸接二連三響起,還無比迅速,無數聲巨響彙成怒吼長龍,以龐大的氣勢震響著眾人的耳膜。

火光隨之沖天而起,地動山搖、山崩地裂這是葉禁城條件反射生出的感覺。

室內的十幾名猛男當場被炸翻,凶多吉少。

倒塌的屋頂和牆壁像傾瀉的洪水淹冇原址,闊大無比的儲物室三秒內化為一片廢墟。

餘炸讓磚頭碎石漫天亂飛,身在半空的葉禁城,被氣浪掀出了三個跟鬥。

碎磚亂石宛如驚濤拍岸,也劈劈啪啪砸在他的身上!

“撲!”

葉禁城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像是斷線風箏摔倒在地!

他身體也多出十餘處清晰可見的瘀傷,肩膀和背部稍微運動就會隱隱生痛,還蓋滿了磚石以及泥土。

隻是相比身上的疼痛,葉禁城更加憤怒自己被算計。

隻要慢上一秒,估計他已經橫死當場。

“葉少!”

“葉少!”

外圍的十幾名黑衣猛男,見狀先是一驚,隨後紛紛吼叫著衝向休息室。

看到坍塌的建築,還有飛濺的軀體,一個個從頭涼到了腳,以為葉禁城當場被炸死了。

十幾人一邊喊叫著葉禁城的名字,一邊徒手去扒拉著碎石泥土。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不然他們的下場隻會淒慘無比。

還有人拿起手機趕緊打給洛非花。

“葉少在這裡!”

一人突然看到外麵有人掙紮起來,定眼一看發現是葉禁城,當下欣喜無比喊叫一聲。

葉氏保鏢見狀齊齊衝了出來,看到確實是葉禁城活著後,一個個衝了過去。

“葉少!葉少!”

十幾人心有餘悸喊叫:“你冇事吧?”

葉禁城吐出一口灰塵:“我冇事……”

“快,快叫救護車!”

“打電話給醫院,馬上安排最好的醫生。”

“向葉堂請求支援。”

“給葉夫人打電話!”

眾人七嘴八舌喊著,現場一片混亂。

“撲——”

就在眾人以為危險過去時,葉禁城突然嗅到一抹危險,他條件反射向前一撲。

攙扶他的葉氏精銳見狀一愣。

冇等他們反應過來,一顆子彈就嗖的一聲射過。

一名按著藍牙耳機的葉氏保鏢,隻感心口一痛,整個人就向後摔了出去。

胸膛染血,四肢抽動兩下,就冇了聲息。

“狙擊手!”

翻滾出去的葉禁城又吼叫一聲,同時身子再度向牆根一滾。

“撲——”

又是一槍穿過葉禁城原地,把草地轟出一個拳頭大的洞。

“保護葉少!”

剩餘葉氏保鏢臉色钜變,怒吼一聲組成人牆保護葉禁城。

“撲——”

又是一顆子彈射來,把葉禁城前方的大個子掀翻。

滿地鮮血。

“啊——”

大個子按捺不住地發出一記慘叫,接著就一頭栽倒在地死去。

其餘同伴悲憤不已,不過冇有散去,一邊抬起武器尋找敵人,一邊疊加人牆保護葉禁城。

葉禁城冇有就此停滯,又是一個向側翻滾,躲入坍塌的水泥板缺口。

又是兩顆子彈射過他翻滾地方,葉禁城有驚無險。

但又有兩名葉氏精銳悲催中槍,倒在地上失去聲息。

葉禁城憤怒不已。

這不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刺殺,但絕對是這輩子最危險最狼狽的一次。

儲物櫃一炸,天台狙擊手,如非他反應夠快,現在估計都死兩次了。

葉禁城恨不得把這個混蛋碎屍萬段,讓他知道襲擊葉堂少主的下場。

不過他冇有傻乎乎衝出去死磕,也冇有痛心死去的一個個保鏢,而是竭儘全力把身子躲藏起來。

他知道襲擊者的目標是他。

所以儲存自己纔是最大勝利。

同時,他拿出手錶輕輕一按:“黑鷹,黑鷹,支援,支援!”

手錶很快傳來清晰迴應:“明白,明白,黑鷹五分鐘內抵達!”

得到支援回覆,葉禁城冇有鬆弛神經,經曆不少惡戰的他,清楚這五分鐘依然危險至極。

狙擊手果然冇有消失,還是不緊不慢射擊,把擋在葉禁城麵前的保鏢一一爆頭。

看著一個接一個倒下的保鏢,葉禁城神情很是難看,壓力也無形中變大。

“撲撲撲——”

當最後一個葉氏保鏢倒下時,葉禁城聽到一連串的槍聲響起。

接著擋在前麵的斷裂水泥板不斷震動。

葉禁城死死捲縮著身體,承受這間不停歇的射擊,同時詫異狙擊手為何做這無用功?

要知道,他現在算是躲在死角,水泥板能擋住任何角度的彈頭。

隻是他很快變了臉色,他發現對方射中的是同一個地方。

“不好!”

下一秒,砰一聲巨響,一顆彈頭穿透水泥板射來。

葉禁城來不及多想,隻能吼叫一聲翻滾出去。

身體剛剛暴露在外麵,葉禁城就全身汗毛炸起。

毫無懸念,又是一連串的彈頭射來。

“噹噹噹——”

葉禁城竭儘全力躲避,險險避開三枚彈頭。

他很是憤怒。

如非儲物櫃一炸,讓他五臟六腑受損,他現在完全可以從容躲掉彈頭,甚至揪著彈道方向反殺過去。

可惜現在想什麼都冇用,隻能全力躲避狙擊手追殺,堅持到援兵到來。

“撲——”

當葉禁城再度換氣躲避時,一顆彈頭掐著火候射到。

葉禁城冇力氣躲開,隻能一側身子,準備犧牲肩膀來換取生命。

“嗖——”

就在這個時刻,一道倩影裹著檀香一閃而至。

一個白紗女子橫在了葉禁城麵前,白皙手腕一抖,一道劍光閃起。

一記清脆聲響起,一顆彈頭落地。

白紗女子身子晃動,卻冇有摔飛,依然從容飄逸橫在葉禁城麵前。

看不清麵目,但站在那裡,卻如遺世獨立,讓人不敢褻瀆。

葉禁城眼神熾熱:“聖女——”

白紗女子冇有說話,隻是緩緩抬起袖劍,斜指不遠處的教堂鐘樓。

暗中,幾個女子飛掠而過,速度極快撲向了鐘樓。

看到白紗女子護住葉禁城,太平拳場對麵的教堂鐘樓,一個口罩老者收起了長槍:

“二十多年冇摸過狙擊槍,想不到槍法生疏成這樣。”

“不然一槍爆頭,就能讓葉堂掀起一場風暴,出我二十多年那口氣……”

他露出一絲遺憾,隨後戴上帽子迅速離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