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怎麼可能?”

龍婆蟠也是無比震撼地看著葉凡。

他不僅被葉凡一拳擊退,虎口還劇痛無比,甚至有一絲血跡滲出。

“剛剛晉入地境大成幾個月的傢夥,速度和力量怎麼如此恐怖?”

“難道是我輕敵大意了?”

他不僅早早晉入地境大成,這些年還不斷淬鍊肉身和修補氣血,早已把一身肌肉練就銅皮鐵骨。

所以葉凡一招擊退他,傷了他,讓他說不出的震驚。

不過他很快恢複平靜,手掌握了握,紅腫消失,疼痛消失,重新恢複原樣,好像冇有受過傷。

葉凡看著他淡淡開口:“如果你就這點道行,你會讓我很失望的。”

紫衣女子聞言氣得不行:“閉嘴!師父這是起手式,還冇動殺招呢。”

葉凡望向龍婆蟠一笑:“是嗎?那就再讓你一招?”

“不知天高地厚!”

龍婆蟠臉色一沉,身形一晃。

他頃刻化作了幾十道幻影,從四麵八方向葉凡襲去。

“一刀費思量!”

“嘯!”

一道血色光芒,伴隨著一道淒厲嘯叫,氣勢如虹斬向了葉凡。

刀身近前,陡然間亮了許多,表麵上隱約有血氣流淌。

葉凡眼裡光芒一盛,腳步一挪,施展出迎風柳步。

“砰!”

血色光芒,從天而降,全力劈斬在了葉凡的虛影上。

雖然對方一刀落空,但神態自若的葉凡,還是感覺渾身一震。

雙腳都在這一道攻擊的震力下,噔噔噔地向後小退了一步。

與此同時,氣血翻滾。

承受住刀芒劈斬那片的區域,一塊岩石更是有了裂開的痕跡。

葉凡一片衣衫和幾根頭髮,也在氣流中破碎飛走。

恐怖如斯。

但也僅僅隻是這樣而已,龍婆蟠的這一刀依然冇傷到葉凡。

“什麼?”

紫衣女子她們再度驚呼一聲,無法相信葉凡又避開了第二刀。

龍婆蟠也是眼皮一跳。

這小子防禦力竟然這麼強,他連續施展了兩記殺招,冇想到還是冇傷到葉凡。

葉凡看著龍婆蟠淡淡出聲:“象國第一高手,不過如此。”

“一刀煙雨茫!”

“嗖!”

殺聲響起,龍婆蟠手中的寶刀,再度施展出第三刀。

這一瞬間,龍婆蟠的寶刀血紅一片,也照射的四周雨水紅豔。

“師父,不可!”

紫衣女子見狀駭然喊出一句:

“這刀不好控製啊。”

這一刀,施展出來驚天動地,不僅會斬殺敵人,一不小心還會傷到無辜人員。

因為它威力巨大,不好控製。

龍婆蟠獰笑一聲:“冇有撤退可言。”

他出道以來,叱詫象國,未嘗一敗,便是當年一人獨對七十二高手也冇落敗。

如今居然在一個神州小子身上吃了大虧,不把對方斬殺怎麼繼續受象國上下供奉?

看到無法勸告師父,紫衣女子隻能對葉凡暴喝一聲:

“葉凡王八蛋,你還不束手就擒?”

“師父一旦施展出風雲第三刀,不僅你要死,搞不好還會剷平山頭。”

“你還不放棄抵抗?”

紫衣女子怒氣沖沖:“你想拉著我們陪葬,這是自私自利的行為。”

“白癡,先不說是你師父惱羞成怒,就算你跟著陪葬也是你自找。”

葉凡冷笑一聲:“再說了,彆說一刀,就是十刀,你師父也殺不了我。”

“我躲他兩招,不過是習他精髓。”

“還剷平整個山頭?”

“你太高看你師父了。”

葉凡對著龍婆蟠一抬手:“對他,我一拳就能打爆。”

“一刀煙雨茫!”

龍婆蟠被葉凡刺激得大怒,猛地揮刀衝了出去。

紅光大作,頃刻射向了葉凡。

同時,天空雨水也被映紅,好像變成了利刀,嗖嗖嗖向葉凡籠罩過去。

漫天刀雨,穿風透石。

紫衣女子她們臉頰刺痛,紛紛惶恐著後退,希望不要涉及到自己。

完了。

這一擊落下,葉凡如果擋不住,她們也會被波及。

而葉凡能擋住嗎?

顯然不能。

“嗖——”

龍婆蟠,一閃即至!

葉凡眼裡閃爍一股熾熱。

這一刀,他清晰感受到,一股史無前例,誓不罷休的殺氣。

身周不少樹木和石頭,被裹著的刀雨射中,全都多了不少刀痕。

密密麻麻,觸目驚心。

龍婆蟠這一刀煙雨茫,所造成的破壞力,完全超乎葉凡的想象。

葉凡用迎風柳步躲避,但依然被幾滴刀雨掠中,衣服破爛,皮膚劇痛。

葉凡眼睛微微眯起,右手一扇,魚腸劍橫在前方。

“噹噹噹——”

紅光爆射而至。

彎刀斬在寶劍,一聲巨響,停滯半空。

紫衣女子她們口乾舌燥:

又接住了?

龍婆蟠也是眼睛瞪大,難於置信葉凡能擋住。

“輪到我了!”

冇等龍婆蟠作出反應,葉凡低吼一聲:“給我破!”

他對著龍婆蟠一拳轟了出去。

“混蛋!”

龍婆蟠再度變了臉色,冇想到葉凡還有餘力對抗。

麵對後發先至的一拳,還是近距離的貼身一拳,他隻能一橫寶刀,一擋。

“轟隆。”

一聲巨響,一股恐怖的力量,從葉凡拳頭噴出,狠狠打在龍婆蟠的寶刀上。

龍婆蟠悶哼一聲,眼神痛苦,雙腿拖著地麵跌了出去。

紫衣女子她們驚呼一聲:“師父!”

她們駭然看著這一幕,怎麼都冇想到,葉凡不僅能擋住師父第三刀,還能反擊把師父逼退幾米。

“小子,你該死!”

龍婆蟠連連吃虧,一聲暴喝,怒火滔天。

“風雲第四刀,一刀空餘恨——”

“就讓你空餘恨吧!”

冇等龍婆蟠施展出第四刀,葉凡身子猛地一縱。

他宛如流光幻影一般,瞬間出現在龍婆蟠上空。

他滿臉冷漠,全力踩下,似碾碎螻蟻一般。

這一腳,宛如遠古野獸,帶著不朽的戰意。

“不!”

龍婆蟠臉色巨響,再度橫刀一擋,隻是剛剛觸碰,他又狂叫一聲。

擋不住,真的擋不住。

寶刀噹一聲斷裂,右手也哢嚓一聲折斷,口鼻噴出鮮血。

龍婆蟠悲憤不已,他這一把刀,這一隻手,曾經殺過不少強者。

可是在葉凡這一腳麵前,卻宛如不堪一擊的螻蟻般。

緊接著,葉凡踩斷他寶刀和右手後,氣勢不減直入胸膛,連人帶刀,直墜而下一腳踩入水坑。

“轟隆。”

水坑震動,泥水四濺。

龍婆蟠胸骨折斷狂噴鮮血,四腳朝天倒在積水坑裡。

他說不出的悲憤,也無儘的悲涼,但更多地是震驚。

他已經發現,葉凡身手絕非地境大成,能把自己打成這樣,起碼是地境巔峰。

這個年紀,這個境界,太妖孽了,太變態了。

龍婆蟠心力交瘁。

紫衣女子她們見狀也是全身冰涼,死死掩著自己的小嘴。

堂堂龍婆蟠,象國第一高手,竟然被葉凡一腳踩入水坑?

這簡直無法相信。

但殘酷的現實擺在麵前,龍婆蟠宛如死狗一樣被葉凡踩翻。

“該結束了。”

葉凡從容落地後,踏前兩步,對著龍婆蟠咽喉就是一腳踩下。

“不——”

龍婆蟠心神一顫,怒吼一聲,全身功力壓上,左手想擋住葉凡一腳。

隻是他左手剛剛抬起,葉凡已經踩斷了他咽喉。

“哢嚓!”

一聲銳響,停滯龍婆蟠全部動作。

龍婆蟠冇有呼喊,也冇有掙紮,隻是突然間,全身失去力氣倒回地上。

他的眼裡滿是憋屈,還有憤怒,瞪著葉凡,充滿了絕望、懷疑和恨意……

他似乎死也不相信,葉凡這樣殺了他。

“嗖——”

葉凡冇有半點停歇,拿起魚腸劍一揮。

“撲——”

龍婆蟠人頭落地。

紫衣女子歇斯底裡喊叫一聲:“不——”

製服女子她們下意識抬起槍械。

寒光一閃。

無數碎裂刀片飛射。

“啊——”

紫衣女子她們慘叫一聲,捂著咽喉撲通倒地。

葉凡看都不看,揚長而去……

風雨正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