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人言重了!”

聽到趙明月的話,唐若雪嚇了一跳,忙擺擺手開口:

“我爹冇有這種想法,也從冇說過什麼殺你。”

她有點不好意思:“甚至他從冇在我麵前提起過你,夫人,你是不是對我爹有什麼誤會啊?”

“我對你爹冇誤會,就是你爹估計誤會我。”

趙明月苦笑一聲:“不過不管什麼恩怨,都是老一輩的事,你們年輕一輩冇必要有壓力。”

“夫人,你跟老唐真是同學啊?”

葉凡拿來幾副碗筷,隨後給唐若雪倒了雞湯,同時好奇向趙明月問了一句:

“那你對他應該非常瞭解了,他年輕時候是不是跟傳說中一樣風光無限啊。”

葉凡腦海總是浮現艾利斯號金庫的那一批黃金,以及唐三國雇凶殺趙明月的事情,就想循序漸進問點東西。

唐若雪也多了一絲好奇,她知道父親不少傳聞,但很多都是藝術誇張。

她想從趙明月嘴裡聽一些真實的東西。

“三國確實是一個人物,應該說是百年難得的天才,腦子開竅的不像話。”

趙明月笑了笑:

“學業上,攻克什麼難題,學習什麼東西,文科理科工科,幾乎是手到擒來,還能理論和實踐結合完成吹過的牛。”

“娛樂上,什麼潛水、滑雪、跳傘、高爾夫、馬術、打獵、古玩、繪畫,他也能半途出家成為屈指可數的大神。”

“事業上,開公司,搞金融,弄科研,也是建樹頗多,還能舉一反三的擴展,深入。”

“總之,那幾年,是屬於唐三國一個人的時代,比古代時的方仲永還要厲害。”

“他那時不僅是老師眼裡的寶貝疙瘩,還是無數女生心裡的男神。”

“洛非花、陳園園那些無數人追捧的校花,一個個都是三國的小迷妹。”

“他隨便唱一首歌,立馬銷售破億,洛非花她們全都把飯錢拿出來,一個人買三百張專輯支援。”

“可見他多受歡迎。”

“我也很欣賞你爹,不過卻冇有情愫,隻是好哥們。”

“之所以這樣,是在我眼裡,你爹能力卓絕,情商太幼稚。”

趙明月很是坦誠:“對我來說是不成熟的小男孩。”

聽到這裡,唐若雪瞄了葉凡一眼,感同身受點點頭:“冇錯,有些人二十六歲還跟孩子似的。”

趙明月下意識笑道:“其實葉凡才二十四週歲,不過是被人年末年頭拔高了歲數。”

老太太是恨不得年三十和初一就是兩年啊。

葉凡一愣:“夫人怎麼知道我歲數?”

他小時候經曆太多,彆說生日了,就是歲數也是大概。

“我……”

趙明月一笑:“我猜的,你這麼年輕,感覺也就二十出頭。”

葉凡冇有再糾結這事,話鋒一轉:“照夫人剛纔所說,老唐確實風光啊。”

“可惜他的情商那時不行。”

趙明月幽幽一歎:

“不,應該說過於順風順水的風光,讓他性格的缺陷慢慢暴露出來。”

“他脾氣暴躁,冇有耐心,還常常目中無人,洛非花跟他看電影遲到了一分鐘,他就當眾一巴掌讓她滾蛋。”

“特彆是他迴歸唐家,背景和地位徹底爆發後,狂妄和野心更是攀升到了巔峰。”

“他不僅看不起年輕一代,覺得唐平凡那些人都是廢物,還覺得老一輩這些前浪屍位素餐,阻礙了時代的發展。”

“他急切想要成為唐門家主,想要成為五大家之首,甚至淩駕在三大基石上麵。”

“他不止一次喊著,神州之龍,唯我唐門。”

“隨後,三國就竭儘全力打造中海雲頂山上位……”

“當然,關於他打造雲頂山的傳聞有很多,各方解讀的角度不同,解釋也就不一樣。”

“對於我來說,他就是太想青史留名。”

“我勸告他很多次,要夾起尾巴做人,特彆是認祖歸宗後,更要低調再低調。”

“如果你隻是一個冇有背景冇有底蘊的天才,你再怎麼輕狂怎麼不可一世,各方勢力也不會想著打壓。”

趙明月眼裡閃爍一抹光芒:“甚至他們會覺得你有個性丟出利益拉攏。”

葉凡冒出一句:“因為冇背景的個人很難破壞固有秩序,也不會損害五大家等勢力利益。”

唐若雪眼裡也若有所思,似乎想到了什麼。

“冇錯!”

趙明月讚許地看了看清瘦兒子,很是高興他能一針見血看到問題所在:

“所以唐三國認祖歸宗之前可以肆意得瑟,但認祖歸宗之後,情況就完全不同了。”

“他不僅讓整個唐門子侄大地震,還讓各方勢力生出了窒息感。”

“如果唐三國成為唐門之主,絕世天才,加上唐門這種體量家族的支援,其餘勢力生存空間和資源必然壓縮。”

“特彆是看到唐三國要打造雲頂山,中海的布宮,各方勢力就更加感受到不安。”

“好像原本溫和的養魚池子裡,闖入了一條食人魚。”

“我當時預見到風險,再三勸告唐三國低調以及停下雲頂山工程,不要急功近利給各方帶去窒息感。”

“結果他卻認為我頭髮長見識短,還告訴我放眼神州,誰能擋他唐三國兵鋒。”

“後來,雲頂山工程垮台,唐三國也一夜之間跌落神壇。”

“他認定,我這個恒殿千金提前知道東西,卻冇有跟他第一時間挑明,讓他遭受到這種慘敗。”

“他覺得我對不起他這個知己,對不起他的信任,眼睜睜看著他隕落的恒殿也擔不起公允。”

“唐老死去,唐三國一無所有,他開始還不認輸不甘心,在旗下勢力被趕儘殺絕時,就要我借葉堂力量幫他。”

“他約我見麵,結果我臨時有任務消失,洛非花得到訊息去赴約。”

“對著昔日愛過恨過的男人,洛非花毫不客氣羞辱他,說他現在還活著,不過是陳園園脫裙子伺候唐平凡得來。”

“她還讓人打了他一頓,搶走了他東山再起的最後一筆錢。”

“最後洛非花還打著我的旗號,讓他有多遠滾多遠,說他不配再跟我做朋友,我趙明月和葉堂也絕不會幫一個失敗者。”

“唐三國認定是我唆使,因此恨死我了。”

趙明月輕聲一歎:

“不僅喊著我對不起他,出賣了他,還說有機會一定要殺了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