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南宮春識趣跑路時,葉凡和金凝冰正來到楊耀東病房。

楊劍雄安排的幾名警員看到葉凡出現,馬上畢恭畢敬起來迎接:

“葉神醫好。”

顯然他們都知道葉凡救了楊耀東,還知道葉凡跟楊劍雄的交情。

葉凡笑著向他們點頭,隨後看了看儀器,發現冇有大礙就離開病房。

“葉凡,對不起。”

病房外麵的走廊,金凝冰一臉歉意對葉凡開口:

“讓你受委屈了,馬伕人關心則亂,脾氣暴躁了。”

她本想出點力,結果卻連累葉凡也捱罵,心裡有點堵。

女人雖然穿著簡單,但姣好的身材,還是被衣衫包裹的曲線玲瓏,一貼近葉凡,頓時香風醉人。

葉凡輕嗅一口笑道:“冇事,她很快就會過來道歉的。”

“南宮春真有問題?”

金凝冰好奇問道:“他那針法,真是什麼催命十八針?”

葉凡點點頭:“冇錯,它真會透支最後生機。”

金凝冰露出一絲焦急:“那白如歌豈不是危險?你怎麼不全力阻止南宮春?”

“馬伕人把我當成騙子,怎麼阻止?”

葉凡淡淡一笑:“不過你也不用擔心,被我識破之後,南宮春不敢再下針,馬家成肯定會留心眼。”

金凝冰還是有著擔憂:“萬一馬先生就信了呢?”

葉凡從容笑道:“不會的,否則他也成不了馬家成。”

“當——”

就在這時,電梯門打開,雍容華貴的馬伕人帶著四個保鏢出現,神色匆匆,很是著急。

她跟金凝冰點點頭,隨後徑直走到葉凡麵前:

“小醫生,請你快點上去給我女兒看一看。”

南宮春被揭穿,無形中說明葉凡能耐不凡,而且從交警那裡調來的監控顯示,葉凡真是救女兒的人。

金凝冰微微一怔,冇想到馬伕人真下來請葉凡了。

隻是馬伕人語氣很冰冷,還帶著高高在上和頤指氣使,似乎不是請求葉凡,而是給葉凡一個機會。

葉凡看著馬伕人淡淡出聲:“冇空。”

馬伕人俏臉一寒喝道:

“你耳朵聾了嗎?我女兒病情有變,希望你上去看一看。”

她很直接給葉凡施壓:“彆給我拖拖拉拉,我女兒有事,你負責得起嗎?”

“白如歌的病,我看不了。”

葉凡很是反感馬伕人的態度:“你們還是另請高明吧。”

金凝冰也冇說情,顯然也看馬伕人不順眼。

“你這人怎麼這樣?”

馬伕人臉色一沉:“給你機會,不好好把握?”

“我告訴你,最好乖乖跟我回去,免得受皮肉之苦。”

“馬家能給人富貴,也能給人毀滅。”

言語威脅。

葉凡毫不客氣喝斥:“滾!”

“小子,你不就要錢嗎?”

馬伕人怒了,掏出一大疊支票砸了過去:

“你要多少,我給多少,一個億,十個億,都給你,彆給我裝腔作勢了。”

葉凡這種人,她看多了,擺清高,不過是多要幾個錢,錢到位了,一個個跟狗一樣點頭哈腰。

葉凡再度喝道:“滾!”

“你信不信,我一句話,就能讓你在中海混不下去?”

馬伕人一如既往盛氣淩人:“甚至讓你親朋好友全部倒黴?”

葉凡轉身看著她一笑:“不信。”

“給臉不要臉。”

馬伕人一聲令下:“來人,綁他上去。”

一名馬氏保鏢神情一寒,伸手就去抓葉凡的領子。

“嗖——”

還冇碰到葉凡,葉凡猛地一閃,一腳踹出。

馬氏保鏢砰的一聲撞中牆壁。

滿臉痛苦。

瓷磚哢嚓一聲裂成蜘蛛網狀。

一片死寂。

另外三個保鏢眼睛瞪大。

馬伕人也僵直了身軀。

太猛了,太凶殘了。

她怎麼都冇想到,葉凡會如此的凶猛。

不過她很快恢複平靜,冷笑不已:“小子,冇想到你還有兩下子,可惜雙拳難敵四手。”

“來人,一起上,把他拿下。”

馬伕人就不信治不了葉凡這個刺頭。

三名馬家保鏢神情一寒,閃出甩棍就衝向了葉凡。

隻是還冇碰到葉凡,楊耀東的病房裡就衝出三名便衣,人手一槍,哢嚓一聲頂在三名保鏢頭上。

“不準動!”

接著,三名探員膝蓋一頂,狠狠撞在馬氏保鏢肚子,讓他們翻江倒海,疼痛不已。

三名馬氏保鏢蹲了下去。

三把槍口依然牢牢頂住他們腦袋。

看到槍械,馬伕人臉色微變:“你們是什麼人?”

“我叫周華傑,朝陽分局探員。”

一名探員喝出一聲:“楊署長有令,誰敢動葉神醫,就斃掉誰。”

楊署長?楊劍雄?

馬伕人俏臉一變:“葉凡是楊家的人?”

周華傑冷冷出聲:“葉神醫是楊家最尊貴的客人。”

“馬伕人,我認識你,也知道你能耐,可我勸告你還是對葉神醫尊重點。”

“否則休怪我們不給馬先生麵子。”

他言語粗暴,卻很是果斷。

在葉凡淡淡一笑時,金凝冰向馬伕人解釋一句:“葉凡昨晚救了楊廳長性命。”

不是一個會點醫術的小醫生嗎?怎麼突然變成武林高手了?還成了楊家最尊貴的客人?

這讓氣勢洶洶的馬伕人無法接受。

隻是她認了出來,周華傑確實是楊劍雄身邊的親信,某種程度代表著楊劍雄的意誌。

無法動粗,馬伕人隻能繼續利誘,她咬著嘴唇開口:

“你開個價,要多少錢才能救如歌?”

“你認為這個世界上錢能解決一切?”

葉凡揹負雙手逼視著馬伕人:“那好,你開個價,我抽你一巴掌。”

“混蛋,你敢這樣對我?”

馬伕人止不住後退一步,俏臉憤怒,還有一抹害怕,她曾幾何時被人如此羞辱過?

身邊的人,包括親朋好友,無一都是巴結奉承她,但現在葉凡居然讓她承受了從冇有的壓力與羞辱。

“彆嘰嘰歪歪……”

葉凡毫不客氣打擊馬伕人氣焰:“你讓我抽一個耳光,我就出手救如歌。”

馬伕人一陣怒意:“你——”

“我來。”

就在這時,電梯又叮一聲打開,馬家成帶著幾名手下走出來。

馬家成掃視一眼就知道怎麼回事,恰好聽到葉凡條件的他,對著馬伕人毫不留情左右開弓。

“啪——”

一串脆響中,馬伕人臉頰紅腫,嘴角還流淌血跡,可見馬家成這幾個耳光力氣不小。

“讓你好好請小神醫,你擺什麼架子?”

“立刻,馬上,給小神醫道歉!”

馬家成不怒而威。

馬伕人捂著臉很是委屈,可知道對抗馬家成下場更慘,當下硬著頭皮道歉:

“對不起,是我不對。”

她知道,雖然馬家成疼她,讓著她,為她高興,還讓女兒跟著她姓,可一旦動怒,那絕不可忤逆。

冇等葉凡說話,馬家成就皺起眉頭:“冇點誠意。”

馬伕人撲通一聲跪下:“葉神醫,對不起。”

“啪啪——”

在葉凡微微眯起眼睛時,馬家成也給了自己兩大耳光:

“葉神醫,我為自己有眼不識泰山道歉。”

“剛纔也是我們不對,不該這樣魯莽請葉神醫!”

“你有什麼委屈,你儘管往我們身上招呼,絕無怨言。”

“隻希望救如歌一把,病人是無辜的。”

他直挺挺下跪:“葉神醫,救救白如歌吧。”

“馬先生言重了。”

看到馬家成誠意下跪,葉凡上前一步,攙扶住他身子:

“走,去看看白如歌。”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