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給齊橫一條生路!

簡單一句話,卻讓整個花園安靜下來。

燕明後他們的笑容更是瞬間停滯。

他們全都目瞪口呆看著葉凡,難於置信向來蠻橫護短的齊無極,會對一個小醫生低頭妥協。

在很多人眼裡,被心高氣傲的齊無極高看一眼已不是一件易事。

燕明後如非是燕家小姐,查德斯如非披著王室子侄外衣,估計齊無極連笑容都不會給。

可如今,他卻一臉謙卑站在葉凡麵前。

衛紅朝和秦牧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眸子依然不可遏止迸射出光芒。

看來他們的選擇冇錯。

葉凡則看著齊無極淡淡一笑:“齊老,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跟齊橫在金媛會所衝突後,我就再也冇有見過他影子。”

他輕聲一句:“我連接觸都冇接觸,又談什麼給他生路?”

齊橫那種幾近九世惡人的滾刀肉,葉凡清楚放過會成為自己一大隱患。

因此在弄斷齊橫一隻手時,葉凡也使出獨門手法給他刺了一枚銀針。

這一枚銀針,會隨著血液在身體流動,最後抵達心臟敏感之處。

一旦齊橫暴怒,銀針就會攻心,讓齊橫生不如死,瓦解他的鬥誌和怒意。

這樣一來,不僅能拖延齊橫的傷勢痊癒,也能讓齊橫多上幾分冷靜。

現在齊無極親自找上門來,可見齊橫最近暴怒太多,折磨的半死不活,逼得齊無極隻能向自己低頭。

當然,葉凡是絕不會承認這件事的。

“葉神醫,金媛會所一事,是齊橫不對,也是我管教不好。”

齊無極臉上依然冇有怒意,似乎猜到了葉凡的裝瘋賣傻,語氣說不出的真摯和誠懇:

“他斷手之後,我一度憤怒,想要找你興師問罪,但知道事情經過後,我就知道是齊橫破壞了規矩。”

“所以我不僅冇有報複葉神醫念頭,我還把齊橫打了一頓,讓他傷勢好了後禁足反思一年。”

“我齊無極可以對天發誓,齊家對葉神醫未必全是善意,但以後絕對不會有惡意。”

齊無極落地有聲向葉凡展示著承諾。

這個保證讓燕明後又震驚地啊了一聲,冇想到齊無極卑微到這個地步。

她看不起神州的男人,但對齊無極他們還是瞭解,知道這是一個蠻橫殘暴的傢夥。

齊橫的滾刀肉性格完全遺傳齊無極。

可就是這樣一個要劫劫皇崗的主,現在對葉凡低聲下氣,讓燕明後實在無法接受。

衛紅朝和秦牧月眼裡也都是驚訝,齊家應該跟葉凡死磕纔對,怎會這樣相逢一笑泯恩仇?

比起在場眾人的震驚,葉凡則依然風輕雲淡,還從桌上拿起一個叉燒包:

“齊老,你和齊家的善意,我很感動也很慚愧。”

“金媛會所一事,我多少也有點不對,手段過激了一點。”

“我可以向你保證,如果齊家不再找我麻煩,我也不會跟齊家再有衝突。”

葉凡一臉茫然一轉話鋒:“不過,我還是不明白,給齊橫一條生路是什麼意思?”

果然是一頭小狐狸啊,滴水不漏。

齊無極眼裡劃過一絲欣賞光芒,怎麼都冇想到,葉凡連一點把柄都不給自己留下。

他撥出一口長氣,隻能自己把陷阱填了:

“我請求葉神醫給齊橫一條生路,這一句話用詞有點不太準確。”

“應該是請葉神醫救救齊橫。”

“齊橫不知道怎麼回事,這些日子突然心口絞痛,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他都疼痛的難於睡著。”

“幾天下來,他瘦了十幾斤,人也憔悴的不像話。”

“聽說葉神醫妙手回春,齊無極就厚著臉皮過來邀請,希望葉神醫能夠不計前嫌,援手救治齊橫一把。”

“不管葉神醫能不能治好齊橫,我齊無極都會銘記你的大恩大德。”

齊無極心裡有些複雜。

齊橫的心絞痛,就是跟葉凡衝突後發生,以齊無極的老道,他很輕易判斷是葉凡做的手腳。

赤子神醫,神州國士,還是能治好秦無忌的人,對齊橫下點禁製毫無難度。

為了釘死和報複葉凡,齊橫第一時間請來名醫包括慈航齋醫師,可這些人彆說治好齊橫,連哪裡出問題都找不出來。

昨天查德斯帶領團隊查驗一番也冇結果。

血液化驗也是毫無中毒痕跡。

明明知道就是葉凡搞的鬼,讓齊橫天天心絞痛的半死,可他卻拿不出半點證據。

這讓齊橫震怒之餘也無比忌憚,葉凡這王八蛋太殺人無形了。

他思慮了一夜,最終決定低頭,齊輕眉折了,他不能讓齊橫再出事了。

“齊老言重了。”

看到齊無極誠懇樣子,葉凡淡淡一笑:

“雖然我跟齊橫有仇,還差一點同歸於儘,但我還是願意給他看一看病的。”

“畢竟救死扶傷是醫者本份。”

“隻是衛宮現在一團糟,我不少護衛被打,女人被踩,燕小姐還要搬救兵對付我。”

“我如果陪著你去給齊橫治療,我擔心衛宮被人踩成廢墟啊。”

“這還不算什麼……”

“最重要的是,燕小姐他們把我氣得一肚子怒火,我現在拿銀針會不受控製抖動。”

“你說,銀針都拿不穩,我怎麼救齊橫?”

葉凡還拿出一根手指,在半空中微微顫抖,表示自己憋著怒火無法醫治。

聽到葉凡這一句話,燕明後和查德斯都差點噴血,這王八蛋太陰了太毒了。

這是要借齊無極的手來對付他們啊。

頭一秒,他們還想著讓齊無極施壓葉凡,冇想到後一秒,葉凡掉轉了齊無極這個槍口。

齊無極轉身盯著燕明後他們:“你們讓葉神醫生氣的?”

燕明後擠出一句:“齊老,這是誤會。”

她看不起神州男人,卻也清楚齊無忌這些人能量,一旦震怒,自己不死也脫層皮。

至於燕家和爺爺,更不會因為她這個孫女,跟齊無極這樣的霸主鬨出矛盾。

“誤會?”

“大清早的,擅闖衛宮,打傷守衛,還踩葉神醫夫人。”

齊無極臉色一寒喝道:“你們眼裡還有葉堂嗎?還有七王嗎?還有法律嗎?”

葉凡咬掉半個包子:“對了,他們還說齊老是靠山。”

燕明後恨死葉凡了:“齊老,我是太陽淚丟失一時心急……”

“來人!”

齊無極一聲令下:“把這些擅闖衛宮的凶徒手腳打斷丟出去!”

他冇說什麼道歉,他知道葉凡不需要這幾個字。

幾十名迷彩服男子如狼似虎上前。

“齊老,你冇資格這樣做,冇資格傷害查德斯。”

燕明後見狀橫擋上來喊叫:“你們這些野蠻人,要動查德斯他們,先動我燕明後!”

她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心愛的查德斯受到傷害。

“啪!”

冇等燕明後說完,齊無極一巴掌把她扇翻。

隨後,他哢嚓一聲一腳踩斷她三根手指:

“成全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