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唐若雪情緒不好,葉凡又把她緊緊抱在懷裡,輕聲安撫一番讓她入睡。

隨後,葉凡讓醫生把她送入特護病房,親自照看著唐若雪的情況。

三天過去,唐若雪徹底好轉,臉上漸漸紅潤,隻是情緒有些落寞。

葉凡每天變著花樣給她做吃的做喝的,還推著輪椅帶她去花園散步,儘力開解著女人的煩躁情緒。

葉凡陪了唐若雪足足三天,直到第四天收到一個訊息,他才離開醫院處理事情。

“小姐,這是你要的白粥!”

在葉凡離去的中午,唐七把一碗粥放在唐若雪麵前。

坐在病房落地窗麵前的唐若雪歎息一聲:“唐七,辛苦你們了。”

“唐小姐言重了,保護你照顧你是我們的責任。”

“而且比起葉神醫的勞累,我們這點辛苦不算什麼。”

唐七輕聲一歎:“聽說他為了給你找三百毫升a3血,在老齋主麵前又跪又磕頭,受儘了羞辱。”

“我知道,我欠葉凡太多了,這輩子都怕難於還清了。”

唐若雪臉上有著掙紮和痛苦:“我想給他生一個孩子,讓他好好感受天倫之樂,可偏偏老天要跟我作對。”

“小姐,醫生都說了母子平安,葉神醫也說你們一切正常,你怎麼還擔心胎兒的異變?”

唐七顯然知道唐若雪在擔心什麼:“我覺得,你可以相信葉神醫他們……”

“我當然相信他們醫術,可基因突變這種東西,說來就來,是無法用常規手段監測的。”

唐若雪望向窗外苦笑:“懷胎十月,三百多天,葉凡他們就是神仙,也不可能把控每一分每一秒。”

“而且我現在的a3血型,不就證明胎兒的風險嗎?”

億分之一的概率都讓自己撞上,唐若雪對自己的運氣已經無言,也讓她更加堅信胎兒的潛在危險。

萬一生出的胎兒有什麼缺陷,必然會把葉凡後半生拖入深淵,因為葉凡絕對會負責到底。

那樣一來,她就太不是東西了。

隻是要打掉,她又害怕,萬一打掉胎兒時出現意外讓自己無法再生,可就徹底毀掉自己一生。

“血型的變化隻是一個意外,小姐冇必要把它扯上胎兒。”

唐七輕聲勸告一句:“我覺得,你現在要麼放寬心好好養胎,要麼乾脆利落流掉它。”

“你這樣整天心事重重,揪心揪肺,哪怕胎兒真是健康的,也可能被你折騰的朝不保夕。”

“它還會影響你的身心健康。”

“所以小姐你還是果斷一點,要,或不要,儘快作出決定。”

“實在無法下定決心,就跟葉神醫坦白,讓他幫忙給出建議。”

他希望唐若雪能夠從胎兒心結中走出來:“不然你和胎兒都會過得非常辛苦。”

唐若雪虛弱地揮揮手:“你出去吧,我有分寸,我會儘快解決……”

在唐若雪低頭喝著粥的時候,一架灣流飛機正轟鳴著停在寶城機場。

艙門打開,十幾名華衣男女鑽了出來,對著寶城的新鮮空氣大力呼著。

一個個臉上都帶著久違的笑容和興奮。

幾乎同一時刻,十幾輛奔馳開了過來,車門打開,鑽出葉禁城、韓少風和秦牧月等人。

葉禁城一身黑裝,頭髮梳的一絲不苟,他帶著韓少風他們迎向了舷梯上眾人。

“輕眉、金鋒、飛揚、破局……”

葉禁城臉上笑容燦爛,還說不出的熱情:“歡迎回家,歡迎回家。”

毫無疑問,機艙走出來的十幾人,就是齊輕眉和葉金鋒等人。

“禁城!”

“葉少!”

“大哥!”

葉金鋒、葉飛揚和楊破局他們也走快幾步,然後跟葉禁城來了一個重重擁抱。

韓少風他們也走了上去,跟葉金鋒等人相續擁抱,昭示著他們的深厚感情。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過去的不提了,失去的不提了。”

葉禁城很是大氣地籠絡著人心:

“隻要人還在,一切都還會回來的,隻要有我一口吃的,就少不了你們的。”

“我說過,不會拋棄任何一個兄弟,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或者以後,都會跟你們共同進退。”

他拍著眾人的肩膀:“這個世界,是他們的,也是我們的,但追根到底是屬於我們的!”

楊破局一臉感激:“謝謝葉少!”

“這次能夠出來,多虧葉少全力周旋,否則以葉鎮東對葉堂的恨意,冇有三五年我們根本出不來。”

葉飛揚掠過一抹笑容,為葉禁城籠絡著人心:“這份大恩大德,飛揚永遠銘記。”

“謝謝葉少!”

楊破局等人眼中更加感激涕零,顯然都認定是葉禁城救出了他們。

“彆說這些客氣話,都是大家一起努力。”

葉禁城大笑一聲:“好了,先不說了,我在春風亭給你們定了接風宴,今天不醉不歸。”

葉飛揚馬上帶著眾人鑽入車裡。

葉禁城等眾人相續離去,隨後望向落在最後麵的女人。

齊輕眉散去了豔麗裝扮,紮起了辮子,戴起了黑框,身上也是很廉價的衣服,素麵朝天,卻多了一股蓮花綻放的沉寂。

葉禁城情緒複雜看著她,她則恬淡如水站立著。

“輕眉!”

良久,葉禁城上前一步,伸出右手:“歡迎回家。”

齊輕眉的眸子掠過一抹失望,她本以為葉禁城會衝上來狠狠抱住自己,然後跟自己說對不起說退婚的無奈。

可是冇有想到,葉禁城隻是伸出一手,連朋友的待遇都不給,保持著涇渭分明的距離。

理智上,齊輕眉知道葉禁城所為是正確的。

自己怎麼說也是齊家棄女,也是十六署易主的天大罪人,一個炙手可熱的葉堂少主,的確應該跟她保持著距離。

不然很容易成為彆人指責葉禁城的汙點,也容易讓退婚的老太君生氣。

隻是情感上,齊輕眉很zyxta.com難受。

她被齊家拋棄,她被葉家退婚,她做替罪羊,終究是為了葉禁城。

麵對受儘委屈的她,葉禁城卻連一個擁抱風險都不肯給,相比葉凡對唐若雪的義無反顧,相差十萬八千裡。

想到這裡,齊輕眉上前一步,冇有跟葉禁城握手。

她隻是恬淡一笑:“禁城,我回來了,你還會娶我嗎?”

葉禁城的笑容微微一滯,這是他無法回答的問題,也是他不想麵對的問題。

良久,他笑了笑:“輕眉,很多事情,我慢慢跟你解釋,上車再說。”

“我知道你的答案了。”

齊輕眉悲涼一笑:“葉少,咱們路不同,就不同車了,再見。”

說完之後,她就帶著淚花跟葉禁城擦肩而過,鑽入一輛悄無聲息開來的悍馬。

悍馬轟鳴著離去,葉禁城清晰見到,葉凡一閃而逝的麵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