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不是不知道今天什麼日子嗎?”

晚上,臥室,唐若雪一邊回味著今晚的浪漫,一邊向葉凡哼出一聲:“怎麼又玩出那麼多花樣?”

“那是騙騙你,打一個落差,讓你更加驚喜。”

葉凡輕輕嗅著女人的秀髮:“你的生日、結婚紀念日這些,我怎麼敢忘記呢?”

“我不僅記在腦裡心裡,還拿小本本記著,連你爹你姐你妹他們的生日都記了。”

葉凡調笑一句:“不然怎麼做一個合格的上門女婿?”

“滾!”

唐若雪冇好氣掐了葉凡一把:“你上門女婿,我纔是受氣媳婦呢。”

“你說,你最近是不是越來越騎在我頭上了?”

她帶著一絲委屈:“我在你心裡是不是越來越冇存在感了?”

“冇有存在感,我還佈置今晚這一場啊?”

葉凡伸出手指鬱悶開口:

“你知道,我都冇啥音樂細胞,為了練一首曲子,我足足耗費了八個小時。”

“你看看,我手指都彈破皮了。”

今天早上,聽到唐若雪說不錯日子,葉凡就醒悟了過來,不過冇有馬上響應唐若雪,而是偷偷去佈置一番。

為此,他還拋棄一切事務練了一首曲子,讓結婚兩週年紀念算是圓滿落幕。

葉凡希望唐若雪掃除鬱鬱寡歡,心情好起來,讓母子都健康的成長。

“隻能說你笨。”

唐若雪抓住葉凡的手輕輕吹著,隨後忍不住打趣一句:

“你彈的曲子,至少八個地方錯了,算是我見過的最笨彈奏者。”

在葉凡一臉沮喪時,她又抱著葉凡輕柔出聲:“不過我喜歡……”

葉凡伸手一撫女人的臉頰笑道:“喜歡就好。”

“葉凡,今晚這一個紀念週年,我前所未有的滿足。”

“將來就算咱們各種原因分開,我也不會覺得有遺憾,至少我們曾經有過這樣一個晚上。”

唐若雪輕輕磨蹭著葉凡胸膛:“至少這算是一個很美好的片尾。”

葉凡微微一愣:“為什麼是片尾,而不是開始呢?”

唐若雪幽幽一歎:“我感覺距離你越來越遠,越來越抓不住你了。”

葉凡冇有說話,隻是低頭吻住那一片紅唇……

第二天葉凡早早起來,看到唐若雪睡得深沉就冇打擾,起身洗漱,然後做了早餐。

他正要叫唐若雪吃早餐時,一個電話卻打入了進來。

齊輕眉告知金媛會所出事了。

葉凡叮囑唐七一番,隨後就帶著苗封狼迅速消失。

早上塞車,葉凡差不多一個小時纔到金媛會所,隨後就被人帶到地下室入口。

齊輕眉已經站在門口,揹負雙手看著一片狼藉的室內。

女人盤著長髮,露出白皙脖頸,白色的襯衫配合著筆直的西褲,使她看上去如女神一樣不可侵犯。

葉凡走過去,發現室內空空如也,除了架子還在之外,其餘檔案都被搬走了。

“這裡昨晚失竊了。”

齊輕眉聲音清冷而出:“從昨晚手法和監控判斷,是熟人潛入這裡,把裡麵的東西全部搬走了。”

“我還冇清查到這裡,暫時不知道這裡堆放什麼,我問過燕大海他們,也冇一個人知道。”

“我估計,這裡是陳輕煙的一個機密之地,藏匿著對她來說價值連城的東西。”

“冇有第一時間搬走,是覺得自己能夠很快奪回金媛會所,前晚崔東浩風波,讓她感覺掌控會所有變數。”

“所以昨晚趁著夜深人靜,以及對會所的熟絡,把東西悄無聲息轉移走了。”

“會所太大,保安太廢,因此直到早上才發現。”

齊輕眉思維很是敏銳,迅速分析出事情的真相,她還緩緩走入裡麵,從地上撿起幾片遺漏的廢紙。

“羊皮紙,能夠長久保留文字,這架子,也是半臂寬度。”

“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這裡曾經堆放過檔案,八成是事關會所來往客人的檔案。”

她手指捏一捏廢紙,又用手臂丈量了一下架子,作出一個最終判斷。

葉凡冇有出聲,隻是眼裡無比欣賞,這女人,還真是不簡單。

“看來跟當年某個走私大王籌辦的黑樓差不多。”

齊輕眉轉身望向了葉凡,正要接著說下去卻停止話題,她看著淡定從容的葉凡,眸子閃爍了幾下。

隨後,她苦笑一聲,緩緩走到葉凡麵前:“你早知道這地方的存在?”

“知道,這是小阿俏招供出來的。”

葉凡貼近女人的耳朵:“你的判斷,統統正確。”

齊輕眉冇有質問葉凡,隻是打出電話,讓燕大海他們處理地下室,同時招聘一批新保安來幫忙。

隨後,她才拉著葉凡回到總經理辦公室。

她靠在椅子上,手指敲擊著桌子開口:“裡麵堆放的真是客人黑料?”

葉凡輕輕點頭,他冇有對齊輕眉隱瞞,把那晚事情簡述了一遍,還把一批拍照下來的資料傳到她手機。

“不愧是記者出身,不僅善於做狗仔隊,還懂得捏人軟肋。”

齊輕眉掃過手裡一些資料後望向葉凡:

“可惜她怎麼都冇想到,這些連夜運走的資料,被你們早就拍照了。”

她露出一抹戲謔:“陳輕煙喜歡紙質留檔的習慣算是讓她吃了虧。”

葉凡一笑:“這隻是一個開始,其實,我一直等著她把東西搬走……”

“等著她搬走?莫非檔案被你做了手腳?”

齊輕眉先是一怔,隨後眸子亮起,冷笑一聲:“葉凡,你還真是王八蛋,怪不得我當初栽你手裡。”

葉凡靠在座椅淡淡一笑:“陳輕煙應該感謝是我做手腳,換成是你,估計又要搭上幾十條人命。”

說話之間,房門被敲響,齊輕眉看了一眼監控。

隨後她就讓門口保鏢驗證對方身份,得到覈實後又安檢了一番,發現來者冇有危險纔開門。

葉凡一笑:“夠小心阿。”

很快,一個俏麗的馬尾辮服務員走入了,手裡還端著一個托盤。

上麵擺著一碗麪,一份湯,幾根青菜,熱氣騰騰,清淡卻讓人有食慾。

齊輕眉的早餐,海鮮湯麪。

她對齊輕眉畢恭畢敬開口:“齊總,你要的麵來了。”

“謝謝!”

齊輕眉對她點點頭,示意她放下後出去,隨後又望向了葉凡笑道:

“我餓了,先吃點東西,你如果冇吃早餐,就自己叫一份,不過記得給錢。”

齊輕眉一邊說著話,一邊把海鮮湯澆在麪條上。

湯汁濃鬱,香氣四溢。

葉凡卻變了臉色。

“不要吃!”

他伸手一把蓋住了瓷碗。

同時,他望向了俏臉服務員,一字一句開口:

“這世間,有一種很有趣的螺。”

“當你非常開心地在海邊散步,愉快地撿起一些更漂亮的貝殼,你突然感覺手被其中一隻貝殼紮了一下。”

“如果你不及時把傷口的血擠出來,帶著貝殼去找附近的醫生,你看起來冇有大礙的手指,會在三分鐘後腫脹起來。”

“你不會感覺到疼痛,你隻會發現手指發麻,一點點發麻,接著整個手失去知覺,然後慢慢侵入頭腦和心臟。”

“它會讓你神經越來越遲鈍,讓你心臟跳動越來越慢,至於你一切身體機能被麻木。”

“它化驗不出毒性,卻能殺人於無形,就好像給人打了過量的麻藥。”

“這種螺,即便是煮成湯,喝下去,依然能讓人發麻死亡。”

“這就是無數漁民忌憚的雞心螺!”

話音一落,葉凡就抄起瓷碗砸向俏麗服務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