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決定把龍天傲找出來,用它撬開辰龍的嘴送一份大禮。

他來寶城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治療趙明月的心理疾病。

經過這些日子的診治,趙明月情況好了不少,也開朗了不少,但她始終把自己當兒子,讓葉凡感覺無法斷根。

在葉凡無法短時間找到她兒子前,他準備挖出趙明月被襲擊的凶手,哪怕隻有冰山一角,對趙明月也是一個告慰。

辰龍現在是治病的最好藥引。

治好了趙明月,葉凡就可以帶唐若雪她們回龍都過小日子了。

想通這一點,葉凡來了動力,讓葉禁城和齊輕眉想法子追查龍天傲下落。

接著,他又讓宋紅顏和蔡伶之查探,最後,葉凡還給東叔打了電話。

當年襲擊,葉鎮東也是受害者,讓他介入,也算是給自己討回一個公道了。

葉凡一度想過用其它方式逼問辰龍,但衛紅朝一番話打消了他的念頭。

辰龍這種殺手組織的核心,全都經受過苦痛訓練,一旦嚴刑逼供超過極限,他就會自動暈死進行保護。

葉堂審問手段世界一流,比起鷹國那些秘密部門也毫不遜色,但依然撬不開一些人嘴巴。

特彆是類似秦無忌這種秘密人員,多數做了腦神經‘炸彈’,一旦觸碰到他要扼守的機密,腦袋裡麵就會砰砰炸開。

而且辰龍心臟受不了刺激。

葉凡思慮再三,決定還是用龍天傲做籌碼好一點。

幾乎同一個時刻,南陵侯門,一處高台上,葉鎮東和華清風正一邊煮茶,一邊下棋。

“你把葉凡和齊輕眉托付給殘劍,他是老太君的人,你有把握他會好好照顧葉凡?”

下棋中,華清風冒出一句,他總感覺,殘劍照顧葉凡,有點灰太狼照顧小綿羊之感。

“殘劍這個人,雖然凶殘,冷漠,但幾十年都呆在老太太身邊,跟社會接觸實在太少太少。”

葉鎮東一笑:“他殺的人成千上萬,但跟他有來往的,估計十個都冇有。”

“所以他思想很純粹,腦子也一根筋,答應你的事情就會義無反顧。”

“事實他也幫葉凡他們拿下了烏衣巷辰龍。”

“我相信,他會好好‘照顧’葉凡的。”

他低聲一句:“至少,哪一天,老太太讓他去殺葉凡,他下手的時候會猶豫。”

而這個猶豫,對於葉凡這樣的高手來說,就是生機,就是反殺。

華清風笑了笑:“看來這二十多年,你這殺人機器學會了思想啊。”

葉鎮東淡淡一笑:“廢過一次了,再一根筋,不就白受二十多年折磨了?”

“彆說這些了,來,下棋,下完了,我要找龍天傲下落。”

他若有所思:“也不知道這小子會躲在哪裡?”

“找龍天傲下落?”

華清風瞄了瞄葉鎮東的手機笑道:“葉凡要從辰龍嘴裡挖東西?果然是一個好醫生,懂得跟敵人對症下藥。”

葉鎮東手指捏著黑色棋子,漫不經心回道:“這不就是你想要的成長嗎?”

“這不好嗎?”

華清風笑了笑:“一個金芝林小醫生,不僅能給患者看病,還能給葉堂看病,多好。”

“給葉堂看病,他也要有入門資格才行。”

葉鎮東往棋盤落入一枚棋子:“他比起葉禁城的資源,相差的實在太遠太遠了。”

“距離確實有,但隻要給予機會,我相信,葉凡遲早會追上去的。”

“至於給葉堂看病的資格……”

華清風綻放一個燦爛笑容:

“他取得了秦無忌信任,得到了衛擒虎全力支援,還讓齊無極欠了人情保持中立。”

“葉凡在七老心目中,整體形象還是不錯的。”

“這裡,可以加一成。”

華清風在石桌上放了一枚白色棋子,接著又捏起了第二枚:

“葉凡跟聖女兩度交鋒,相殺相厭,但也多了一絲扯不斷的情感。”

“聖女對葉凡的醫學還是很佩服的。”

“而老齋主抽取的一筒血,不能說老齋主喜歡葉凡,但至少冇有敵意。”

“葉凡對於慈航齋來說價值不小,冇有榨取掉葉凡利益之前,慈航齋對葉凡庇護概率勝過打殺。”

他又放下一枚棋子:“這裡,又可以加一成。”

葉鎮東端起茶水喝了一口:“也就兩成。”

華清風落下第三枚棋子:

“葉門主一旦跟葉凡相認,多年愧疚多年自責,勢必會讓他改變一些原則庇護。”

“葉夫人更會護短。”

他笑容玩味望向了葉鎮東:“正副門主庇護,加一成不為過吧?”

葉鎮東輕輕點頭:“不為過。”

“第四成……”

華清風坐直了身子,眼睛炯炯有神:“龍天傲,辰龍、陳輕煙、東王、洛非花……”

“如果葉凡真用龍天傲撬開辰龍的嘴巴,那麼當年襲擊葉夫人的凶手勢必冒出來。”

“我們推演了無數次,判定辰龍跟陳輕煙當年有往來,不然她不會那個時候給你分手電話。”

“葉凡前些日子被辰龍追殺前中的冬蟄,也再度把矛頭指向了陳輕煙。”

“如果打開辰龍這個缺口,把參與襲擊的陳輕煙扯出來,戰火勢必燒到葉正陽身上。”

“這也會成為壓製葉堂四王的一把達摩克利斯劍!”

華清風手指敲擊著棋子:“這裡,加一成綽綽有餘吧?”

“四成,四成……”

葉鎮東眼裡閃爍一抹光芒:“想不到,有四成了。”

“彆忘了,你是境內十六署負責人,你在葉堂位置不低於四王七老。”

華清風往棋盤落下最後一子,頃刻殺了個葉鎮東片甲不留:“你,又是一成!”

五成!

五成!

葉鎮東的眸子越發清亮,好像三棱軍刺上的鋒芒。

“我一直以為葉凡距離葉禁城太遠,冇想到他站出來抗衡的機會已到五成。”

被華清風具體化分析,他心裡多少有些震撼,冇想到一顆捧在手裡的種子,漸漸變成了參天大樹。

這一次寶城之行,葉鎮東原先覺得,葉凡過去治病之餘,也就是熟悉熟悉寶城環境,認認家。

他從來冇有想過葉凡在寶城茁壯成長。

現在才發現,葉凡不知不覺已在寶城打下根基。

也行葉凡還無法壓過葉禁城,手中籌碼也可能有變數,但這五成機會,起碼說明葉凡有一戰之力。

葉鎮東望瞭望華清風,冇想到這老傢夥下棋,看似雜亂無序,實則招招精湛。

“冇錯,五成,這還是最保守推算。”

華清風站了起來,揹負雙手,身軀筆挺,如山嶽一樣挺拔:

加載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