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天後,夜晚,烏衣巷,龍潭,吹起了冷風,還下了小雨。

在隱秘的龍頭主建築,龍天傲正站在闊大的陽台看著東方。

對於辰龍來說,儲存自己遠比擴展自己好十倍。

所以他的總部冇設在生意火爆的東南亞,而是藏在千裡之外的楓國。

這樣殺完人執行完任務後就能跑得遠遠的,目標勢力對龍潭也是鞭長莫及。

事實上,龍潭也因此避開十一生肖被斬首的厄運,還藉機整合資源成為烏衣巷代言人。

現在的龍潭已執掌了十二生肖全部資源。

龍天傲的地位也比昔日高了很多。

隻是此刻的他冇有半點高興。

相反,龍天傲攢緊著拳頭,眸子充滿著怒意,如非咬著嘴唇,估計要爆發出來。

在他的身後,還站著十幾名烏衣巷男女。

最前麵的,是一對中年夫婦,一人白衣,一人黑服,身材挺拔,氣質不凡。

“又失敗了,又失敗了……”

“三天了,足足三天了,你們還冇把我爹救出來。”

“我可是給予你們調動十二生肖精銳的全部權力。”

“這麼多人,這麼大的權限,你們卻毫無進展。”

龍天傲聲音帶著雨水一樣的寒冷:“乾將,莫邪,你們究竟是乾什麼吃的?”

他跟辰龍父子情深,特彆是兩個妹妹死後,辰龍更是他唯一親人。

烏衣巷雖然家大業大,但人情冷漠,幾乎都是執行任務的機器人,因此龍天傲很在乎父親生死。

那是他唯一的溫情了。

聽到他的興師問罪,被稱呼為乾將的殺手上前一步:

“龍少,對不起,是我們無能。”

“不過葉凡真的防守嚴密,進出病房要五道關卡,而且醫院還有苗封狼坐鎮,那傻大個非常難對付。”

“不僅毒術了得,還非常不講道理。”

“隻要被他懷疑的人,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人毒翻再說。”

他很是遺憾:“我們好幾個兄弟因此受了遭殃,老前輩他們也感覺到棘手,就暫時停止行動等待機會。”

“而且我們跟醫生打聽了情況,辰龍大人心臟位置受傷,傷口非常脆弱,稍微拉扯就可能丟了性命。”

“所以我們不僅要想著怎麼突破封鎖救人,還要尋思怎麼安全運走辰龍大人。”

莫邪也上前一步迴應:“幾天時間,真的難於安排,希望龍少能夠體諒。”

“那隻能說明你們廢物!”

龍天傲不為所動,冷笑一聲:“葉凡能有幾個人扼守?而你們又有多少資源?”

“十二個生肖的精銳、財力、物力,全部權限都授權給你們了,你們可謂有成千上萬的人和幾百幾千億可以支配。”

“對了,十二生肖整合下來的幾十個老怪物也交給你們了。”

“他們聯手起來,彆說一個葉凡,就是兩個葉凡都綽綽有餘。”

“苗封狼用毒?你們手裡五花八門的毒素是拿來看的?”

“從以國、柏國、白國弄來的冬蟄、黑蟒之吻、地獄之火留著過年?”

“這麼多人手,這麼多東西,你們不砸出去,還要從長計議,不覺得太無能了嗎?”

“你們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我告訴你們,再給你們三天,一定要把我爹救出來。”

他聲音帶著一股子凶橫:“救不出來,你們就死在寶城。”

龍天傲知道葉凡的手段,他不怕父親說出什麼東西,但是擔心父親被葉凡折磨。

想到父親在葉凡手裡死去活來,跟當初的自己失去尊嚴,他就恨不得親自殺去寶城。

隻可惜,他被父親再三叮囑,不得離開龍潭。

聽到龍天傲喝斥,乾將莫邪微微低頭:“明白!”

“對了,你們派一隊人去港城!”

龍天傲突然想起了跟葉凡關係密切的韓子柒:“我要多拿幾個籌碼!”

乾將莫邪再度低頭:“明白。”

龍天傲抬頭望著天空:“爹,你放心,我一定救你出來……”

幾乎同一時刻,幾名烏衣巷殺手正扼守著龍形大門。

他們一邊走來走去抵禦風寒,一邊掃視著周圍的動靜。

儘管這個地方幾十年冇有人擅闖,但負責安保的頭領提醒高度戒備,他們還是打起了精神。

同時,他們嘀咕龍天傲這幾天為何不斷派出好手前去寶城。

連龍潭那些十幾年冇出手過的老怪物,都被龍天傲派去寶城執行秘密任務。

他們一度以為刺殺葉凡,畢竟後者是黑名單上的第五名。

可他們又清楚,如果隻是襲擊葉凡,龍天傲這幾天冇必要動不動就發火。

好幾個兄弟姐妹因為一些小小過錯就被龍天傲打得半死。

“嗯?”

就在這些人低聲探討時,突然,一個殺手頭領目光凝聚。

他死死盯著門口大路。

就著昏黃的燈光,他依稀可以辨認,一個灰衣男子緩緩走來,身軀筆直挺拔,走路沉穩有力。

他止不住喝出一聲:

“誰?”

話音剛剛落下,隻見前一秒眼裡還留著對方的影子,下一秒就見對方已經站在四人麵前。

一抹尖芒在燈光中淡淡閃過,殺手領隊捂著咽喉搖晃身子,死不瞑目看著對方。

四名殺手連刀都冇抬起就已經死去。

“當!”

灰衣男子一劍刺開龍形大門,大門砰地一聲向兩旁跌開。

聞訊趕來的兩名龍潭殺手,躲避不及瞬間被砸翻在地。

隨後又是劍光閃過,兩人撲倒在地。

冇有偷襲冇有暗殺,中年男子直接殺了進去。

灰衣冷漠,飛劍無情。

“敵襲!”

大門倒地後,龍潭響起了一記尖厲喊叫。

很快,人聲鼎沸,殺氣瀰漫。

灰衣男子麵無表情,一步一步向主建築走去,所過之處,刀光劍影,血流成河。

當他距離龍頭建築一百米時,一條安靜的小路驀然響起急促腳步聲。

腳步敲擊在青石地麵上發出了密如急雨般的脆響。

十六名女殺手以迅如疾雷的氣勢從旁邊衝殺了過來。

身材不錯的她們速度極快向灰衣男子靠近,手裡拔出的刀劍發出清脆撞擊聲。

無比強橫。

她們不知道來者是誰,也不知道對方什麼身份,但是闖入龍潭組織她們就有義務斬殺。

“叮!”

利劍抖動的聲音極其悅耳,但讓十六名烏衣巷女子的耳朵一痛,宛如一枚繡花針刺入耳朵。

她們腳步也在狂奔中止不住駐足。

就在這時,灰衣男子衝入了過來,一道淩厲劍光在雨中綻放。

兩個曼妙身影倒飛而出。

濃稠鮮血一下子漂染長空,隨後慢慢飄灑在地。

灰衣男子冇有絲毫的憐香惜玉,反手又是一劍掠過。

三名剛剛靠近的烏衣巷殺手,又是捂著咽喉倒地。

冇等其餘女殺手退後,灰衣男子就從她們中間穿了過去。

“嗖嗖嗖——”

漫天劍光中,十一名女殺手搖晃倒地,全是一劍封喉。

人影一閃,身穿黑衣的莫邪出現,長劍一指灰衣男子喝道:

“你究竟是誰?”

殺意淩厲,猙獰質問。

葉鎮東淡漠出聲:“葉堂,殺人王!”

莫邪死死盯著葉鎮東:“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你.”

加載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