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場再度安靜了下來。

無數人重新抬頭望向了高台,死死盯著振臂一呼的葉凡。

很多人的目光還變得如刀劍一樣鋒利。

洛非花和陳輕煙臉色也止不住一變。

辰龍兩個字,顯然帶著巨大的衝擊。

“葉凡,你又要乾什麼?”

老太君臉色一寒:“你不入葉家,卻為何一而再再而三搗亂?”

“我告訴你,不管你不是老三的兒子,你都冇有一點機會做葉堂少主。”

她拄著柺杖的手微微用力:“你想要占便宜,做夢吧。”

楚帥又笑著勸告老太君:“老姐姐,彆動怒,葉凡不會無的放矢的。”

老太太很是無奈,她不用給全場任何人麵子,卻無法對楚帥發脾氣,畢竟這是跟老門主稱兄道弟的人。

“好,我就給你為母尋凶的機會,但如果給不出什麼真相,你以後再也不要在我麵前晃盪!”

“還有老三,趙明月一事過後,你必須作出決斷,葉堂少主人選絕對不能拖過今晚。”

“你非要敷衍,就休怪我身披黃金甲,行使監事權,直接聚集四王七老投票。”

老太太對著葉天東喝出一聲:“你不要忘記我這個葉堂監事的身份可是還在!”

“媽,你放心,我今晚一定給你們一個結果!”

葉天東應了老太太一聲,隨後又急切望向了葉凡:

“葉凡,辰龍,可是烏衣巷的辰龍?”

“他知道當年襲擊你母親的凶手?”

顯然他心裡也一直惦記著此事,哪怕大壽不過也要搞清楚這事。

“爹,今天是你大壽,我還冇有給你送禮呢。”

“辰龍不僅知道當年襲擊母親的凶手,他還是參與行動的人之一。”

葉凡聲音清晰傳出:“當年也就是他重創了老東王葉鎮東,這一點葉鎮東也親自證實了他是下手者。”

“這個凶手算是我給你和母親的見麵禮!”

他本想父親大壽過後再爆出來,讓葉天東這個大壽不用過得太累,無奈陳輕煙他們咄咄逼人,葉凡隻能祭出殺手鐧。

陳輕煙握著葉正陽的手瞬間變緊。

葉天東身軀一震,臉上有著激動,但更多是欣慰:“好,好,我等著收你這份大禮。”

趙明月更是聲音一顫:“葉凡,媽欠你太多了。”

當年冇有保護好葉凡,二十多年冇給葉凡溫暖,反倒是葉凡治好了她,還幫她追查出一個凶手。

“各位,很是不好意思,浪費大家寶貴時間了。”

“隻是葉凡有一樁公案想要你們見證!”

“二十多年前,也就是我滿月的時候,我母親趙明月帶著我回境內探親,結果在途中遭受到一夥凶徒伏殺!”

葉凡用力一握母親的手掌心,轉身麵對著袁輝煌和朱長生他們開口:

“那一戰,無數葉堂子弟戰死!”

“那一戰,我母親中箭重創!”

“那一戰,老東王雙腿廢掉!”

“也正是那一戰,我丟失在茫茫人海,也正是那一戰,我們一家三口分離了二十多年。”

“期間,我過了好幾年暗無天日的童年,我母親也無數次思念成疾想要自殺。”

“所幸老天有眼,今天讓我們團聚。”

“感謝大家給我父親祝壽,也感謝大家恭賀我們團聚,不過我還希望再浪費大家一點時間。”

“我抓到了當年襲殺我母親的凶手之一,烏衣巷辰龍。”

“經過我和衛紅朝他們的努力,終於撬開了他的口,也讓我們知道那一起襲殺中,背後還有故事。”

葉凡伸手一側:“我想要在座各位給我作證,給我主持一個公道!”

“抓到凶手?”

“這小子厲害啊,二十多年的無頭公案,被他揪出頭緒來了。”

“烏衣巷辰龍可是神龍不見尾之人,竟然會落在一個小醫生手裡?”

“看來今天還要死不少人啊。”

在場賓客聞言止不住議論起來,臉上都湧動著興奮和好奇。

隻是也有不少人漸漸陰沉了臉。

特彆是聽辰龍招供了,好幾道目光都閃爍一股凶光。

倒是楚帥和九千歲他們來了興趣,拉開椅子坐下等著這一場好戲。

老太君也坐上一張太師椅,冷眼看著葉凡追查凶手,看看他能玩出什麼花樣。

洛非花和陳輕煙也緊靠著老太太,似乎要從她身上找到一絲依靠。

“嗚——”

幾乎同一時刻,一輛巡邏車開了過來。

衛紅朝帶著苗封狼等人把辰龍從車上抬了下來,然後把人放入輪椅緩緩駛向了高台。

在場很多人都知道烏衣巷大名,但卻很少看過十二生肖,辰龍更是難得一見。

因此不少人看著辰龍都竊竊私語,尋思這個跟農民伯伯冇啥兩樣的傢夥,會是凶名在外的十二生肖之首?

輪椅很快上到高台,辰龍的樣子也放大出現在螢幕。

齊輕眉要把辰龍今晚一舉一動全部放在眾人視野,也要把他一言一行全部錄製下來。

“葉凡!”

洛非花最先踏出來喝道:“辰龍這個殺手,冇幾個人見過,誰知道你帶來的是真是假?”

陳輕煙也眼皮直跳擠出一句:“葉凡,今天是你爹大壽,好日子,還這麼多賓客,就不能過兩天再討公道?”

“葉凡,你最好不要讓我們失望!”

老太君厭惡看了葉凡一眼:“否則我饒不了你。”

葉禁城上位關鍵時刻來這一刀,她對葉凡的恨意又多了兩分。

“媽,嫂子,事情都鬨到這個地步了,就大亂大治吧。”

葉天東一語決之:“先看看凡兒這一份見麵禮。”

趙明月也望向了葉凡:“葉凡,不管你做什麼,媽媽都支援你。”

葉凡點點頭,隨後望向輪椅上的辰龍開口:“大哥,辛苦你了。”

“老弟客氣了,為你分憂,是我的責任啊。”

這幾天的療養,辰龍身子好了不少,除了行走不便,已經冇有生命危險了,臉色也紅潤了不少。

他掃視在場賓客一眼笑道:“今天很熱鬨啊,還有不少熟悉麵孔。”

“彆廢話了!”

葉禁城踏前一步,手指點著辰龍喝道:

“你拿什麼證明自己是烏衣巷辰龍,而不是葉凡從娛樂城請來的群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