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果不堪設想?

全場聞言不僅安靜下來,還嗅到了一抹殺意。

老太君眼神一冷:“葉正陽,你什麼意思,這是要逼宮嗎?”

“老太君息怒,正陽不是逼宮,隻是想要跟門主討個麵子。”

葉正陽看似字眼示弱,但身上保持著強硬,聲音清晰響徹全場:

“輕煙當年作出大逆不道的事情,確實可惡可恨也讓人憤怒。”

“但她隻是一時迷失,並非罪無可恕,而且夫人平安無事,今天還母子團聚。”

“後果也不算太惡劣。”

“而且輕煙始終是我的女人,也是東王夫人,多少還是需要一點體麵的。”

“所以我希望門主能夠看在我征戰當年的份上,讓我來徹查此事並對陳輕煙作出處罰。”

葉正陽護著陳輕煙開口:“請門主成全。”

葉凡止不住眯起眼睛。

他今天算是第一次跟葉正陽打交道,但因為葉鎮東的恩怨情仇,葉凡早就對這個人有所瞭解。

葉正陽當年是葉鎮東最得力的乾將,上位之後因為鐵血和果斷,不僅迅速接管了葉鎮東資源,還擴大了戰果和地盤。

連續二十年,葉正陽的發展都第一,不僅錢多、人多、槍多,還資源多,平時往來都是各國前三把手。

特彆是前年扶持了幾個大人物在境外先後登頂,幾近太上皇的葉正陽也就把自己當成葉堂第二人。

他還在一次醉酒後說過,他是葉堂中的葉堂,如果有異心,振臂一呼,分分鐘能夠自立。

齊輕眉用了三個字形容他:年羹蕘!

這也就註定葉正陽氣焰和底氣十足了。

“讓你徹查?”

齊無極冷笑一聲:“你是陳輕煙男人,怎麼徹查?當大家傻嗎?”

“葉堂內憂外患,還是大事化小好點。”

葉正陽輕輕一摟妻子開口:“輕煙真是一時迷失……”

“閉嘴!”

趙明月砰的一聲拍碎了一張桌子喝道:

“一時迷失?並非罪無可恕?”

“如不是她跟辰龍聯手襲擊,我當時怎會承受這麼多敵人圍攻?”

“如不是她用分手刺激了葉鎮東,葉鎮東怎會差一點丟掉性命,還在輪椅上坐了二十多年?”

“如不是她興風作浪,我怎會自我折磨這半輩子?又怎會骨肉分離這二十多年?”

“戰死的葉堂子弟,癱瘓了二十多年的葉鎮東,生不如死的我,還有黑暗童年的葉凡……”

“這麼多人死傷,這麼多人煎熬,你卻一句後果不算惡劣?”

“你要體麵,就能無視當事人的痛苦?”

“而且她還對葉凡下了冬蟄的藥,一而再再而三想要葉凡死,副門主身份能夠容她,我母親身份豈能容她?”

“我告訴你葉正陽,陳輕煙絕不會輕飄飄讓你帶回東王屬地處置。”

“我趙明月今天就是拚著觸犯門規,我也要把她給我留下來。”

趙明月殺氣騰騰,逼視而上,好像隨時要殺人。

葉凡忙伸手拉住她:“媽,彆激動!”

一旦混戰,很多事就再也冇機會說清楚了。

齊輕眉也捅刀子:“陳輕煙還冇交待其餘勢力呢。”

“冇有什麼其餘勢力。”

葉正陽臉上毫無畏懼,抬起頭看著葉天東他們:

“我猜測,那些勢力其實是輕煙安撫辰龍的,是她花錢聘請的散兵遊勇組合。”

“目的就是給辰龍信心可以放手襲殺葉夫人。”

“如果真有其它勢力參與襲擊,她又何必去找辰龍,還把自己綁上戰船。”

葉正陽落地有聲:“所以葉夫人襲擊真相,就是唐三國買凶殺人,輕煙適時摻和了一把,烏衣巷是執行者。”

陳輕菸嘴角牽動不已,看了一眼丈夫冇有說話。

“東王,你這是鐵心要包庇你女人啊。”

衛擒虎也按捺不住站了起來:“你說的這些東西,估計在場冇有一個人相信。”

“不管有冇有人信,事實就是這樣。”

葉正陽又望向葉天東:“希望門主大人大量,能夠給輕煙一次機會,正陽以後一定肝腦塗地,為葉堂鞠躬儘瘁。”

“你現在都有逼宮的膽量,以後隻怕更要擁兵自重。”

趙明宇毫不客氣迴應:“肝腦塗地,鞠躬儘瘁,我想冇有一個人相信。”

“門主,輕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不管她做錯了什麼,我都不會放棄她。”

葉正陽始終望著葉天東:

“如果門主非要責罰她的話,那就請門主連我也責罰,連整個東王一脈也責罰。”

話音一落,五十多名東係成員齊齊單膝下跪:“願跟夫人一起受罰。”

聲勢浩大,震顫著全場。

袁輝煌他們止不住皺眉,這時候才發現,葉正陽這個東王,不知不覺之間已經枝葉繁茂,兵強馬壯。

老太君怒喝一句:“葉正陽,你敢逼宮?你以為葉堂不敢罰你?”

“正陽不敢逼宮,隻是想要門主網開一麵。”

葉正陽又掃過神情猶豫的三王一眼:

“這些年,兄弟們南征北戰,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就算輕煙有什麼大罪,也希望你看我們麵子給一次機會。”

“門主五十大壽,能夠赦免葉飛揚他們,希望也給東王夫人生路。”

“如果輕煙出事了,我也會跟著生不如死,東王一脈也會情緒低落,效率低下。”

“到時牽一髮動全身,很容易造成葉堂的損失。”

他作出一個保證:“再有下次,我親手斃她。”

陳輕煙輕聲一句:“葉門主,葉夫人,放心,輕煙以後一定好好做人,再也不敢放肆了。”

西王、南王、北王相視一眼,也異口同聲喊道:“門主,給東王夫人一次機會吧。”

“下次?”

趙明月毫不給麵子:“襲殺副門主,害死不少兄弟,你還想著下次?”

“葉堂賞罰分明,你們的功,葉堂記著,但你們的過,葉堂也不會抵消。”

她給出一個警告:“東王,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帶著你的人滾到一邊去,不然休怪我不客氣。”

葉正陽聲音忽地一沉:“葉夫人,要動輕煙,就從我們身上先踏過去。”

衛擒虎怒不可斥:“葉正陽,你真以為葉堂不敢動你?”

“動我?”

葉正陽眼神變得凶橫起來,一把拉起陳輕煙冷笑開口:

“春國分堂出臥底,八十線人鋃鐺入獄,夏國懸賞十億,賞金獵人追殺葉堂代理人金桑。”

“秋洲動亂,六百華僑等待營救,冬國反葉,千餘商戶無法撤離,麵臨當地凶徒追殺。”

“遠東油田,爭奪白熱化,百幕秘島,廝殺正烈……”

“難題一個接一個,困境一重接一重,就是我葉正陽親自指揮,也難於從容破局。”

“冇有我葉正陽和東王一脈,有誰能力挽於狂瀾而不倒啊?”

“冇有我葉正陽坐鎮屬地,誰能懾服東係十萬子弟?”

他氣勢十足的吼叫一聲:“是已經年邁不出門的七老,還是已經瘋癲二十多年的葉夫人?”

齊無極他們下意識沉寂起來。

不少葉堂骨乾也都皺起了眉頭,顯然葉正陽描繪出來的局麵,確實給眾人帶來一股威懾。

“正陽啊,你啊,還是太狂妄了。”

這時,一直沉默的葉天東站了起來,揹負雙手緩緩走到葉正陽麵前:

“春國線人入獄,可用金錢贖人,窮困之國,金錢通神。”

“夏國追殺金桑,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金桑如死,誰在二十四小時內殺掉凶手,賞金二十億。”

“秋洲動亂,衛紅朝的飛蛇小隊和複仇號可以一用。”

“冬國反葉,難於撤離就送刀送槍送教員,組織千人自保聯盟,擊退當地凶徒綽綽有餘。”

葉天東從容不迫說出破局之策,隨後站在葉正陽他們麵前開口:

“至於東王屬地……”

“你們真以為我疏忽老臣是覺得他們無能?你們真以為培養少壯派是新鮮血液?”

“你們不知道的是,他們纔是真正的葉堂棟梁!”

葉天東轉身大手一揮:

“來人,電令墨千雄,執我葉堂令,全麵接管東王地盤。”

“神擋殺神,鬼當殺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