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堂的餘波還在繼續,但唐三國雇凶殺人一案卻快速落下帷幕。

辰龍的證詞以及唐三國的認罪,讓案子露出了部分真相,唐三國也被葉堂單獨關押起來。

看在他主動自首和坦誠認罪,身體虛弱的份上,葉凡讓衛紅朝好好照顧唐三國。

雖然他很是惱恨唐三國當年所為,但看到他衰老憔悴的可憐樣子,他又發不起火。

被唐平凡打斷脊梁骨,被林秋玲磨掉血氣的唐三國,已經不值得葉凡浪費時間去仇恨了。

而且他相信葉堂會有一個公平裁決。

至於雷千絕的審問以及五大家有冇有牽扯,葉凡就冇有再跟秦無忌他們介入了。

他現在不是葉堂少主,甚至都冇有宣誓加入葉堂,手伸的太長,容易給老太太揪到把柄發難。

葉凡不想父親為難。

接下來的幾天,葉凡找到合適機會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訴唐若雪。

儘管葉凡擔心會影響她肚子裡的孩子,但知道唐若雪性子的他,如果不把事情告訴她,怕是整天要憂心忡忡。

唐若雪知道情況後雖然很是傷心,父親下半輩子估計要在牢裡度過,但也欣慰他的敢作敢當。

她還告訴葉凡她會勇敢麵對此事,也會安心養胎,讓葉凡去處理自己的事情。

葉凡讓人把吳嬸從老家接過來照顧唐若雪,他則推掉一切應酬直飛龍都去找唐平凡。

已經過去快一個星期了,葉凡無法靜下心來等待蔡伶之訊息,他決定直接去找唐平凡問宋紅顏下落。

臨近下午四點,葉凡出現在龍都機場。

看著久違的地標和龍都字眼,葉凡感覺到一股親切和熟悉,雖然寶城也算是他半個家,但還是更喜歡龍都多一點。

不過他也冇有過多欣賞周圍環境,看看天空陰沉要下雨,就準備叫出租車去唐門大本營。

“嗚——”

隻是冇等出租車過來,一輛黑色林肯車開了過來,車門打開,鑽出一臉笑容的鄭乾坤。

“葉少主,下午好,下午好,回來龍都了?”

“這麼快就回來了?不好好跟門主他們聚聚?”

“你啊,就是閒不下來。”

“你要去哪裡?我送送你。”

鄭乾坤很是熱情地打招呼,隨後也不管葉凡是不是答應,就把他塞入林肯車裡離去。

葉凡不想跟鄭乾坤同車,可外麵雨水已經落了下來,他隻能靠在座椅冷冷看著鄭乾坤:

“鄭先生,又想玩什麼花樣?”

“我告訴你,我還冇找你討彩頭,不代表我會忘了你做過的事情。”

他至今還冇有忘記,鄭乾坤在壽宴上擺自己上台,不僅差點嚇死他,還讓他遭受群起而攻之。

“葉少,我知道你說壽宴的事,那確實是我不對。”

鄭乾坤一臉真摯:“我不該利用你的身份擺你一道。”

“我道歉,我懲罰。”

鄭乾坤乾脆利落地給了自己四個耳光,打得一張老臉嗖嗖嗖紅腫起來,比老太君下的手還要狠。

“不過我真不是刻意捅你刀子的,我隻是想要給你一份驚喜之餘,也給葉家一份驚嚇發泄怨氣。”

“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問問鄭俊卿和鄭思月,進入壽宴前就叮囑過他們……”

“不管我有冇有事,一定要保全你的安危。”

他努力解釋著:“我是真心把你當成朋友當成兄弟的,你對我的救命恩情,我一直冇有忘記呢。”

“行了,彆扯這些了,你覺得我會相信?”

“你不僅突然點爆我的身份,還喊著讓我成為葉堂少主,你這是要借葉禁城的刀取我性命。”

葉凡毫不留情反擊:“你連連置我於絕境,還把我當兄弟當朋友,鬼信。”

“你是葉門主兒子,還有恒殿千金庇護,你又醫武雙絕,十個葉禁城也不是你對手。”

鄭乾坤一拍葉凡的手:“而且在我心裡,我一直覺得你比葉禁城適合上位。”

“葉禁城為人太猖狂,野心又大,一旦上位不僅會讓葉堂變得嗜血,還會給五大家帶來各種麻煩。”

“而你醫者仁心,為人謙和,成為少主不僅能讓葉堂穩中上升,還能跟五大家和諧相處共同壯大。”

“壽宴那天晚上,我跟汪三峰和袁輝煌他們聊了幾個小時,都認定你纔是真正的葉堂少主人選。”

“葉老弟,你如果有需要儘管吱聲,要錢要人要槍都行,我們保證支援你。”

鄭乾坤落地有聲。

“鄭先生,我告訴你……”

“第一,我不相信你們會想讓我上位,我比葉禁城越出色,你們越會忌憚我做葉堂少主。”

葉凡戳穿了那一層紙:“現在信誓旦旦,不過還是想要把我當槍使,希望我去爭奪位置消耗葉家實力。”

“畢竟我是老太太的眼中釘,如果我要跟葉禁城搶奪,老太太必然會下場對付我。”

“我爹媽也會隨之作出反應庇護我,如此一來,葉堂很容易四分五裂,達到你想要的目的。”

“第二,就算你們真心想要我上位,我也不會坐那個位置,我就是一個小醫生,扛不起那種重擔。”

他表明自己態度:“所以不管你是真心還是假意都不要再慫恿我上位了。”

鄭乾坤麵不改色:“唉,葉老弟,我知道一時無法讓你相信,但我保證會讓你看到我們誠意的。”

“真有誠意的話,那就讓我見到唐平凡。”

葉凡盯著鄭乾坤淡淡出聲:“我找他有點正事,你讓我見到他了,我欠你一個人情。”

他知道鄭乾坤這些人利益為主,所以不說虛與委蛇的話,直接進行利益交換。

“葉少,你這是什麼話,咱們是兄弟,什麼人情不人情的。”

鄭乾坤故意板起臉:“不就是見唐平凡嗎?我親自帶你去龍山療養院。”

葉凡一愣:“龍山療養院?這是什麼地方?”

“這是唐門旗下的一間私人醫院,隻為唐門高層和骨乾服務。”

鄭乾坤接過話題:“唐平凡今天轉去那裡療養了。”

“唐平凡中毒的訊息壓不住了,這一個多星期也就放開手腳治療了,還通過關係向血醫門新任門主求救。”

“唐平凡這個老匹夫,真是一輩子疑心病,放著葉少這麼好的神醫不用,偏偏去相信什麼外賊。”

他有意無意挑拔著葉凡對唐平凡的不滿:“我就不相信,世上有比葉少更好更可靠的醫生。”

“新任門主?”

葉凡捕捉到鄭乾坤言語忠的怨恨,嘴角勾起一抹戲謔:

“鄭家以前不是跟血醫門交情不錯的嗎,鄭先生現在罵起了外賊,看來上位這個門主跟鄭家不太友好啊。”

他好奇追問一聲:“隻是血醫門啥時候又換門主了?”

“葉少心思果然過人,這都被你發現了?”

鄭乾坤大笑一聲掩飾驚訝,顯然有些意外葉凡窺探到他心裡,隨後話鋒一轉:

“上次醫武大比,血醫門輸的一塌糊塗,三大天才一死一叛一昏迷,門主就被大怒的陽國弄下台了。”

“你知道,血醫門是陽國舉國體製的畸形產物,門主再怎麼權勢滔天也是要受到最頂尖官方節製的。”

“現任門主是血醫門一脈,也是王室一員,一個死了丈夫十幾年的親王。”

鄭乾坤一笑:

“她叫敬宮雅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