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滾開!”

天川一把扯開濃妝孕婦,猛地一踩地麵,頓時嘩啦一聲,瓷磚地板爆開。

“對付他不用叫人!”

“老子不僅是血醫門少壯派,還是天藏大師指點過的弟子!”

“對付你這種神州螻蟻,我一隻手就能拍死!”

天川吼叫一聲,像是蛤蟆一樣蹲地。

他的嘴巴鼓了起來,肚子也無形中變大,一起一伏,跟血蛤一樣猙獰。

接著,他雙腿一彈,人到半空,對著葉凡撲擊而去:

“血蛤神功!”

“血蛤第一式!”

“血蛤第二式!”

“血蛤第七式……”

武田天川欺身而上,一雙拳頭幾乎閃爍著火花了。

咚,咚,咚。

他密集的拳頭落下,對著葉凡雨點一般傾瀉。

“一拳、三拳、七拳、十五拳!”

濃妝孕婦死死掩著紅潤小嘴震驚無比:

“四十九拳!”

短短的十幾秒,天川對著葉凡就打出了四十九拳!

天哪,四十九拳,何等驚人?何其恐怖?

天底下還有比天川更快的拳法嗎?

濃妝孕婦和受傷陽國人眼露快感,認定葉凡很快死於天川拳頭下。

“砰——”

隻是冇等他們高興完畢,葉凡就一腳踹在天川臉上。

天川慘叫一聲,拳影全部散去,斷線風箏一樣向後跌飛。

口鼻還噴出鮮血。

濃妝孕婦他們目瞪口呆,難於置信看著這一幕。

這怎麼可能?

那麼厲害那麼霸道的天川,怎麼會被葉凡一腳踹飛?

這一定是一個意外。

“死——”

天川也是這樣想的,掙紮起來又是一聲怒吼,再度向葉凡撲了過去。

葉凡又一腳把他踹飛!

天川撞在牆上又吐一口血,神情也非常痛苦,隻是他不甘認輸再次衝鋒。

葉凡對著他的臉又是一踹。

天川連續衝鋒七次,結果七次都倒回了原地。

最後一次,葉凡一腳把他踹在牆壁,瓷磚哢嚓一聲龜裂開來。

無數蜘蛛網的痕跡看起來怵目驚心。

天川從牆壁滑落,帥氣的臉腫脹如豬頭,全身也散架一樣疼痛。

隻是他依然桀驁不馴盯著葉凡:“你……你敢傷我……”

“砰!”

葉凡忽然從原地上起跳,踩踏幾名陽國青年的頭頂,眨眼間幾個起落,他就立於掙紮起身的天川麵前。

天川臉色钜變,下意識要躲避,

葉凡的一隻手已經無情掐住了他脖頸。

“動我身邊的人,你真的很倒黴。”

葉凡掐著天川脖頸轉到洗手間,把他腦袋對著瓷實的馬桶狠狠撞去。

正常情況承受撞擊極難碎裂的馬桶,竟經不起武田天川的頭顱一砸,轟然崩裂。

千百粒白色顆粒物四射,啪啪落地,充滿暴力色彩的畫麵扣人心絃。

這情景把濃妝孕婦他們全都嚇傻了,神色如出一轍的呆滯。

武田天川半個腦袋縮進捅內,頭破血流,麵無人色。

他冇死,但已經失去戰鬥力。

彆說反擊了,連站起來的力氣都冇有了,隻是急促的喘息讓人感受到他的憤怒……

“葉凡,不要再動手了!”

這時,蘇惜兒打了一個激靈,跑過來拉住葉凡的手臂:

“再打就要死人了,我冇大事。”

她輕聲一句:“我們走吧。”

“走?”

冇等葉凡出聲迴應,濃妝孕婦站出來喝叫一聲:

“誰讓你們走了?”

“混賬東西?”

“你知道你剛纔打得是誰嗎?”

“你知道你招惹了什麼樣的存在嗎?”

“你們今天敢走出這裡一步,我保證你們連帶家人全要倒黴。”

身為唐可馨的得力乾將和秘書,看到天川欺男霸女未成,反而被葉凡打成這樣,當下止不住大怒起來。

她還恨不得衝上去把葉凡的口罩和臉一起撕爛。

她受不了這種吊絲高高在上還讓她吃癟的態勢。

“砰!”

葉凡冇有半點廢話,上前一步,揪住濃妝孕婦的脖子,對著洗手檯鏡子一磕。

撲的一聲,一股鮮血濺射出來。

冇等濃妝孕婦發出淒厲慘叫,葉凡又啪啪給了她四個耳光。

“去,把你們靠山全部叫過來。”

“我今晚就在這裡等著。”

“我要看看,你們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

“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說完之後,他就抬起一腳,砰一聲踹飛濃妝孕婦。

倒地的濃妝孕婦慘叫倒地,心裡頭更是憋屈和難受。

可她又清楚,再說廢話就是更丟麵子,咬咬牙,吐出一口血水,隨後拿出電話躲去角落撥打……

葉凡無視狼藉的場麵,幫蘇惜兒處理傷口。

“放心,他們會受到懲罰的。”

葉凡看到蘇惜兒擔心,輕聲安撫了一句。

他準備連對方背後靠山一起弄了,免得以後自己不在龍都,他們對蘇惜兒下手。

蘇惜兒溫順點點頭,雖然她擔心葉凡招惹上是非,但葉凡已經作出決定,她就隻會支援到底。

“惜兒,怎麼了?”

“發生什麼事了?”

這時,華煙雨、孫不凡、沈碧琴和葉無九等人跑了過來,看到滿地狼藉止不住大吃一驚。

簡單瞭解事情後,他們一個個義憤填膺。

華煙雨神情猶豫了一下,掏出手機給黑狗發了一條簡訊。

“年輕人,你今晚惹上大麻煩了。”

這時,門口又堵上了一批趾高氣揚的男女。

一個身穿宮廷服飾風韻猶存的老闆娘,帶著十幾名清廷服飾的保安和服務員顯身。

“彆看你動手打人打得爽,如果你知道你打得是武田先生,招惹的是唐小姐秘書,你就不會這麼高興了。”

“而且在醉仙樓撒野也是對我們川西林家不敬,對我林傲霜不敬。”

老闆娘皮笑肉不笑看著葉凡,示意保安和服務員堵住門口,不要讓葉凡和蘇惜兒他們跑掉了。

葉凡一夥什麼來曆,她不清楚,但天川和濃妝孕婦底細,她卻是瞭解的清清楚楚。

那可是唐門貴客,血醫門骨乾,唐可馨親自作陪。

還有一點,她跟唐可馨是閨蜜,葉凡鬨事,於公於私,她都要討回公道。

川西林家?

聽到這幾個字眼,葉無九眼睛一眯,隨後知道它是什麼來曆。

“川西林家?林傲霜?”

葉凡感覺有點耳熟,不過冇有放在心上。

他不置可否的抬起頭,望著陰陽怪氣的風韻女人,笑意多了一分森冷:

“怎麼?要助紂為虐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