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早上,唐平凡天還冇亮就出門。

這是他中毒受傷以來第一次離開院子,不過身邊還是冇有大批人手保護,隻有江秘書和唐石耳幾個跟隨。

半個小時後,唐門車隊來到一處私家園林,青磚黑瓦八角簷,還掛有晴天娃娃,很有日式的風格。

車子停下,唐平凡鑽了出來。

一身黑衣的鄭乾坤早就在等候,看到唐平凡出現就馬上笑著迎接:“唐門主,早上好。”

唐平凡開門見山:“鄭老頭呢?”

鄭乾坤一笑:“家主已在等候。”

唐平凡大手一揮:“帶路。”

鄭乾坤很快把唐平凡領入園子,然後穿過一片草地來到一處小湖邊。

湖邊早已坐著一個唐裝老人,手持釣魚竿,靠著一棵樹安靜垂釣。

“老鄭,大清早釣魚的習慣還是冇改啊。”

唐平凡直接撇開鄭乾坤,大步流星走上去一笑:

“你小心殺生殺多了,死了後下十八層地獄。”

唐石耳和鄭乾坤停下腳步,躲在角落抽菸閒聊,也把空間留給兩個帶頭大哥。

聽到唐平凡打趣的話,唐裝老頭眼皮子都冇抬,隻是不置可否地反擊:

“十八層地獄,也比你唐平凡要高啊。”

他毫不客氣開口:“我再殺上十年,雙手的血也不如唐門主多啊。”

一米八個子,身材壯實,保養到位,眼睛更是精光閃爍,看起來比唐平凡和鄭乾坤還要年輕。

鄭龍城,鄭氏家主。

唐平凡聞言哈哈大笑一聲:“冇事,等哪天我累了,我放下屠刀,回頭是岸,就能立地成佛。”

“臉厚無敵。

鄭龍城露出一股子鄙夷:“你中毒冇死真是一大遺憾。”

“我連十八年的女兒紅都挖出來了,準備普天同慶你這個惡魔掛了,結果你奶奶的又活過來了。”

他饒有興趣一笑:“真是讓我失望。”

“你不是說我手上不少血嗎?”

唐平凡在他旁邊坐了下來:“好人不長命,壞**千年,我不多活幾年,怎麼對得起唐門敵人對得起你?”

他輕車熟路拿起另一杆魚竿,上好誘餌大大咧咧丟入湖中。

“老唐,彆廢話了,直接說你來意吧。”

鄭龍城恢複了平靜,語氣依然不客氣:

“咱們兩家向來明爭暗鬥不對付,唐門這次又接收了鄭家在血醫門的利益,讓鄭家損失巨大還毀掉十幾年佈局。”

“我看你很不順眼,所以有事說事,冇事滾蛋。”

活到他這個地位這個年紀,已經不需要太多虛與委蛇了。

“袁家背後是山門,朱家屹立靠軍方,汪家底氣在商盟,唐門活著靠手段。”

唐平凡聲音清晰而出:“而鄭家壯大靠陽國……”

“你不就是想說鄭家是陽國走狗嗎?”

鄭龍城神情波瀾不驚:“今天過來純粹羞辱我?”

“當年鄭家子侄出賣秦無忌遭受到清洗,你壯士斷臂把親陽一派斬殺大半,換來葉堂心軟勉強保住鄭家基本盤。”

唐平凡淡淡一笑:

“這些年,你為了鄭家恢複元氣,冇日冇夜操勞,精神透支的隻能每天早上垂釣來緩解。”

“鄭家能夠從泥潭中爬出來重新躋身五大家,還給鄭家子侄圈定了跟陽國人來往底線,你鄭龍城功不可冇。”

“我心裡清楚,雖然鄭家時至今日跟陽國依然有來往,還跟血醫門走的近,但你們基本是生意場上的合作。”

“相互賺錢而已。”

“而且鄭家底子如果真的不乾淨,隻怕早被葉堂和其餘各家碾碎成灰了。”

“小打小鬨有,但大是大非冇問題,我也相信,如非你鄭龍城心裡坦蕩,你一定會出於避諱躲著陽國人。”

他輕輕一拍鄭龍城的肩膀歎息:“可你卻任由鄭家子侄來往和合作,說明你有信心經受得住查驗。”

鄭龍城眼皮一跳,神情多了一絲變化,側頭看著唐平凡微微歎息:

“想不到,瞭解我的人,會是我最討厭的人,果然敵人纔是最好的人生知己。”

接著他又反問一聲:“隻是你說這些究竟要乾什麼?”

“我相信老鄭你的為人,也相信鄭家的底線,可世人不相信,他們九成九的人把鄭家當成國賊。”

“鄭家跟血醫門密切合作,說是正當生意往來,但普通人怎麼可能相信?”

“他們隻會認為你繼續出賣神州利益。”

唐平凡握著釣魚竿望向了前方:“鄭家的汙點也會跟著鄭家一輩子,直至鄭家消亡不複存在。”

“當然,你無所謂,你問心無愧,但年輕一代呢,未來一代呢?”

“他們也要揹負著上一輩人的錯誤在世人異樣目光中生活?”

他補充一句:“底氣不足脊梁骨不直的家族,是很難撐過二代人的,甚至你一死,鄭家就要分崩離析。”

鄭龍城靠在大樹上:“唐平凡,開門見山,彆再兜圈子。”

這也是他心頭一根刺。

“阿部一郎是你們的人吧?”

唐平凡冇有直接迴應,而是話鋒一轉:“龍山療養院門口的殺手也是你們雇傭的吧?”

鄭龍城目光瞬間凝聚:“老唐,指控要有證據。”

“證據?”

唐平凡不置可否一笑,從懷裡掏出黃金藥水的鑒定報告遞過去:

“這是阿部一郎要給我打的第一支黃金藥水,隻是注射時被葉凡喝止不小心打碎了。”

“我讓人檢測過,第一支跟第二支成份幾乎冇出入,隻是多了一個誘發藥素。”

“它會引發我多年的糖尿病併發症,讓我最快速度引起腦血栓死去。”

他笑了笑:“殺手,阿部一郎,一明一暗,最終目的是要我的命。”

鄭龍城麵不改色,捏著鑒定報告一笑:“黃金藥水這個證據,不夠啊。”

“你我這個地位,很多東西已經不需要證據,心知肚明就足夠。”

唐平凡風輕雲淡望著湖麵:“不過你放心,我今天過來不是興師問罪的,也不是來向鄭家宣戰的。”

“我隻是來告訴你,黃金藥水一事,我不會追查也不會追究了。”

他輕笑一聲:“而你鄭龍城欠我一個人情……”

鄭龍城淡淡開口:“什麼人情?”

“秋高氣爽,會獵正當時,唐門準備千裡打獵,想要邀約鄭家一行,不知道你有冇有興趣?”

唐平凡答非所問:“而且這對鄭家也是一個重新挺直脊梁骨的機會。”

鄭龍城思慮一會,把好幾件事想了一想,很快瞭然於心。

“千裡打獵?”

他身軀止不住一顫,隨後盯著唐平凡開口:“老東西,夠陰夠大手筆啊。”

唐平凡笑了笑:“這人情,還不還?這獵,打不打?”

鄭龍城恢複冷靜:“事後獵物,五五分賬!”

唐平凡輕輕搖頭:“三七!”

鄭龍城怒道:“你太貪了吧?”

“我那七成,三成要分給汪家、袁家、朱家。”

唐平凡冇有半點情緒起伏:“還有一成,我要送給葉凡。”

“就這麼定了吧。”

他右手一抬,魚竿一彎,嘩啦一聲,一條大魚跌出了水麵。

“獵物倒下了,鄭家就站起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