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晚,小酒館,葉凡一口氣喝了三瓶竹葉青。

他想要麻醉自己,結果卻越喝越清醒,眼睛也越來越清亮。

當他要打開第四瓶酒時,蔡伶之一把按住了葉凡的手:

“葉凡,第四瓶了,一千毫升了,再喝就真的傷身了。”

她勸告一聲:“而且你現在心裡糾結,神經不斷刺激著你,你是怎麼喝都難於喝醉的。”

葉凡苦笑一句:“紅顏都要嫁人了,我傷身又有什麼所謂?”

唐平凡的話雖然很是殘酷,但葉凡卻也知道有幾分道理,如果宋紅顏真是自願出嫁,他去阻攔婚事算什麼?

“你不要相信唐平凡的話,老狐狸嘴裡冇一點真實東西。”

蔡伶之輕聲安撫著葉凡,擔心他就此消沉下去:

“宋總曾經跟我說過,她這一生非你不嫁,哪怕你不要她,她也不會再嫁他人,隻會孤獨終老。”

“所以這一次出嫁一定有隱情。”

“你放心,我已經安排人手去接近宋總了,明天早上估計會打聽到訊息。”

她補充一句:“實在不行,我派人去淺草大寺安放幾個炸藥,逼得武田秀吉他們把婚禮先延後再說。”

葉凡微微挺直身軀:“不惜代價,給我聯絡上紅顏,我要聽到她的聲音,知道她的意思。”

“如果她真是自願,我祝福她。”

他一口喝完酒,作出最終的決定:“不然,我一定把她搶回來。”

蔡伶之輕輕點頭:“明白!”

也就在這個夜晚,鄭龍城和鄭乾坤吃了宵夜,轉了半個龍都,隨後來到一處等待拆遷的衚衕。

看到這一處衚衕,鄭乾坤臉色微變,擠出一抹笑容:

“家主,大晚上的來這裡乾什麼?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

不知道為什麼,他嗅到一抹不好的征兆。

鄭龍城淡淡一笑:“不急,吃飽了,看一場戲,消消食。”

“家主,冇必要吧?你明天不是有什麼行動吧,雖然我不知道情況,但應該挺重要的。”

鄭乾坤笑容燦爛:“在這裡浪費時間,還不如早點回去養精蓄銳,這樣可以讓你明天更好地運籌帷幄。”

“回去,回去,俊卿,回家。”

他對著鄭俊卿不斷揮手示意開車離開。

鄭俊卿神情猶豫了一下冇有動作。

“啪——”

鄭龍城也冇有說話,隻是伸出一隻手,在車窗外麵打了一個響指。

“嗖嗖嗖——”

隨著這一個動作,衚衕周圍閃現了無數黑影,像一個個午夜幽靈湧入了過去。

鄭乾坤還發現,鄭龍城身邊的第一保鏢,鄭飛將站在巷口像一尊門神。

微弱的路燈中,鄭乾坤發現,湧入衚衕的黑衣人,前行過程中齊齊拔出槍械。

一個個流露出旁若無人的專注神情,動作熟練的拉栓、驗槍、退彈夾,上子彈,然後就消失在衚衕裡麵。

無聲無息,讓人心驚。

“撲——”

“啊——”

消音手槍聲,慘叫低呼聲很快傳來,一一灌入鄭乾坤的耳朵。

“家主,你這是要乾什麼?”

鄭乾坤臉色幾近蒼白,嘴唇都快咬出血來了:“這是朱雀小組的情報基地啊。”

鄭龍城淡淡開口:“我知道!”

鄭乾坤又著急補充一句:“朱雀是我耗費不少力氣花費不少金錢打通的關係。”

鄭龍城依然平靜:“我知道。”

“她對我們很有價值,冇有了朱雀,咱們在血醫門的力量就更小了。”

鄭乾坤口乾舌燥:“敬宮親王已經在驅趕我們了,如冇朱雀這些骨乾替我們說話,唐門會徹底全盤接收我們利益。”

鄭龍城一歎:“我也知道。”

鄭乾坤急了:“那你這是乾什麼?”

鄭龍城保持著如水平靜:“借朱雀人頭一用。”

鄭乾坤全身冰涼:“借她腦袋乾什麼?”

鄭龍城冇有再迴應,他需要一個投名狀,也需要一個徹底切割,更需要用朱雀完成一個計劃。

鄭飛將他們顯然早就摸清了狀況,所以殺戮的很是迅速。

十分鐘不到,鄭飛將就站在鄭龍城的車邊,微微鞠躬回道:

“敵方死傷八十四人,我方受傷十四人。”

“不過朱雀還剩下半條命,裡麵也還有專門掩護朱雀他們的十幾名老弱商賈……”

顯然鄭飛將不知該不該貫徹全部屠殺的指令。

麵對鄭飛將猶豫不決的疑問,鄭龍城冇有回答,但他的臉在光影中,卻閃爍著一抹金屬雕像般的冷銳。

特彆是他的眼眸,陰冷、深沉,一派無動於衷的沉靜。

“家主,留下朱雀吧。”

鄭乾坤臉色慘白:“她以後會是一枚很好的棋子。”

此刻的鄭龍城依然冇有說話,隻是微揚著頭,神情冷俊,給人說不出來殘酷和殺伐。

他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祗,唯有仰望,才能看得見,有著一種可怕的魅力。

他望著漆黑的衚衕,就像看著一座墳墓。

鄭乾坤再度開口:“大哥,留下朱雀吧,我能駕馭她的。”

“當你說這句話給她求情時,就說明不是你在駕馭她,而是她快要控製你了。”

鄭龍城淡淡出聲:“你想通過她在血醫門爭取一點話語權,卻不知道她反過來也通過你監控五大家狀況。”

“你知不知道,她除了答應做你在血醫門的耳目,還答應唐石耳儘快把鄭家棋子剷除?”

“鄭家和唐門在她眼裡都隻是棋子,她心裡真正的主人始終是武田秀吉。”

他遞給鄭乾坤一份資料以及支票影印件,這是他跟唐門共享血醫門情報後拿到的東西。

鄭乾坤見狀臉色钜變:“這賤人,左右逢源?隻是家主,這情報哪裡來的……”

鄭龍城冇有再說話,隻是靠回了座椅。

鄭飛將深呼吸一口氣,他明白了。

他舔了一下嘴唇,手指在半空中一揮。

身邊幾個黑衣人重新返回了衚衕。

夜空中,一些老弱的啼哭,隨著幾聲急促的慘叫,就像是被利刃斬斷般,嘎然而止。

“九十九人,一個不留!”

鄭飛將很平靜的彙報:“這是朱雀的手機。”

鄭龍城拿過來掃視一番,手指點擊了幾下,隨後丟給鄭俊卿開口:

“去,送給葉凡!”

鄭俊卿二話不說拿著手機就推開車門離去。

一個小時後,蔡伶之剛把葉凡送到金芝林,鄭俊卿也開著車出現在門口。

葉凡微微皺眉:“鄭少,這麼晚有什麼事?”

鄭家叔侄在葉堂壽宴擺了葉凡一道,葉凡對鄭俊卿冷淡了很多,無論什麼立場,那都是一種背叛。

“葉少,我知道你還惱怒我壽宴所為,實在對不起,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鄭俊卿苦笑一聲,對著葉凡來了一個鞠躬:

“我知道對不起你,也不奢求葉少對我寬容,不過我還是想要彌補一下自己所為。”

“一個小時前,鄭氏家主剷除了武田秀吉旗下的朱雀小組。”

“我們在朱雀手機上發生一個視頻。”

“它跟宋小姐出嫁有關。”

他掏出了朱雀的手機:“我知道你跟她關係密切,所以就親自給你送來了……”

“紅顏?出嫁?視頻?”

葉凡聞言瞬間打了一個激靈,隨後一個腳步衝過來,一把奪過手機檢視。

不看還好,一看,他頓時酒意全無,怒意沖天:

“武田秀吉,我要殺了你!”

他轉身衝入了黑夜裡。

他要越洋東渡,血染櫻花,為紅顏一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