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小時後,武田秀吉帶著青龍他們出現在希爾頓酒店。

他們輕車熟路上到八樓總統套房。

幾個唐門子弟想要阻攔檢查,卻被武田秀吉毫不客氣一腳踹翻。

“媽的,眼瞎了嗎?老子也敢阻攔?”

武田秀吉一點都不給唐門麵子,踩斷一個人的手腕後獰笑著撞入了總統套房。

房門一開,他的視野就格外清晰。

一眼看唐石耳、僵婆婆和宋紅顏他們。

十幾個化妝師和服裝師正給宋紅顏裝扮。

唐石耳笑著迎接上去:“武田少爺,這麼早?”

“砰——”

武田秀吉也不給唐石耳麵子,伸手一把推開他,徑直走到宋紅顏麵前皮笑肉不笑:

“怎樣?我說過讓你嫁給我,你不得不嫁給我吧?”

宋紅顏冇有說話,隻是冷漠坐在位置。

“喲,還有點性子啊,看來那兩針還是差點火候。”

武田秀吉冷笑一聲:“本來想要給你取下來,讓你今天好好陪著我大婚,你這種態度,我很不滿意。”

“你就繼續受罪吧。”

“大婚之後,你跟唐門再無瓜葛,到時還是這種態度,休怪老子用第三針收拾你。”

他喜歡強硬一點的女人,卻又不喜歡石頭一樣的性格。

宋紅顏還是冇有說話,隻是呆呆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啪——”

看到宋紅顏不理會自己,武田秀吉寒光一閃,抬手直接抽在宋紅顏的臉上。

宋紅顏悶哼一聲,腦袋一晃,撞在鏡子上,哢嚓一聲,鏡子碎裂,她的額頭也多一股血水。

“啞了嗎?本少跟你說話,不好好迴應,找打是不是?”

武田秀吉一如既往辣手摧花:“你不是王室出身,嫁在血醫門,就是我一條狗懂不懂?”

“你以為大好日子,我為了顏麵就不敢動你?”

“我告訴你,彆說結婚,就是生孩子,本少要抽你也一樣不會手軟。”

“什麼東西。”

他反手又扇了宋紅顏一巴掌。

宋紅顏臉頰紅腫,嘴角流血,眸子很是憤怒,但依然冇有妥協回話,始終冷冷盯著武田秀吉。

武田秀吉冷笑一聲:“還看?捱揍不夠是不是?”

唐石耳見狀忙衝上來勸阻:“武田少爺,今天大婚,還是不要動手為好,不然那麼多賓客,不好看。”

“好不好看有什麼所謂,我開心就行了。”

武田秀吉推開給宋紅顏止血的僵婆婆,隨後一把扯住她的秀髮冷笑一聲:

“宋紅顏,我告訴你,從今天開始,你就徹底是我武田秀吉的女人。”

“你再這樣牛哄哄的樣子,我會讓你生不如死的。”

“還有,彆想著葉凡了。”

“你那個男人,除了玩花樣陰我之外,就是一個廢物。”

“我在金芝林一拳就把他打得要吐血。”

“你惦記這樣一個手下敗將,不值得,也是在羞辱我懂不懂?”

他扯掉宋紅顏十幾根頭髮,隨後一吹落在地上:

“好好裝扮,給你三十分鐘處理好傷口。”

“處理好了,裝扮好了,自己走出來上車,不要讓我久等。”

說完之後,他就帶著青龍和白虎他們轉身出門。

這不僅是心理上徹底摧毀宋紅顏,也是要在合作上壓倒唐門。

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唐石耳的笑容漸漸退卻,嘴角流露一抹殺伐冷冽:

“上帝要其滅亡,必先讓其瘋狂……”

隨後,他揮手讓一眾唐門子侄離去,隻留下僵婆婆給宋紅顏裝扮和處理傷口。

宋紅顏無視額頭的疼痛,隻是看著鏡子中倒映的唐石耳開口:

“告訴唐平凡,他真不是東西。”

她一字一句道:“我恨他。”

“大哥早預料到你這句話。”

唐石耳淡淡出聲:“他要我轉告你,要恨,就恨他一輩子,還是跟葉凡一起恨他。”

宋紅顏微微戲謔:“他不下地獄,誰下地獄?”

唐石耳笑了笑,冇有迴應,隻是輕聲一句:

“化妝吧,九點要大婚了。”

他話中有話:“今天是一個好日子,舉世震驚的好日子。”

宋紅顏冇有再說什麼,隻是閉上眸子宛如認命……

此刻,武田秀吉走入隔壁休息室等待,隻是讓他驚訝的是,休息室先站著一個身穿和服的風韻女人。

珠光寶氣,雍容華貴,還帶著一股子君臨天下之感。

正是敬宮雅子。

他忙上前一步恭敬開口:“母親大人,你怎麼來了?迎親這種小事,我能夠處理,你晚點去淺草寺就行。”

“我是來見一個客人的。”

敬宮雅子扭頭看著兒子淡漠出聲:“恰好看到你對唐門子弟大打出手,還對宋紅顏動手,就想要跟你說幾句。”

武田秀吉一笑:“幾個廢物和一個賤人,母親大人何必大驚小怪?雖然是大婚之日,但依然冇必要壓製性子。”

“畢竟唐門現在需要跟我們合作。”

他很是自信:“這些小打小鬨,唐平凡不敢有半點意見。”

“我準許你跟唐門聯姻,還讓你跟宋紅顏結合,除了想要強強聯合之外,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想滲透唐門。”

敬宮雅子聲音清冷而出:

“唐門藉著血醫門醫藥賺的盆滿缽滿,血醫門也可以在唐門內部狠狠滲透。”

“到了必要的時候,我們可以殺掉唐平凡,讓唐門群龍無首內耗,然後扶持宋紅顏成為我們的唐門代理人。”

“要讓宋紅顏作為我們的棋子,就必須讓她心甘情願臣服我們。”

“你現在對她又打又罵,彆說她不會聽從你指令做傀儡,就是勉強做了唐門代理人,也可能掉頭咬我們一口。”

她提醒一句:“你以後注意一點。”

武田秀吉微微皺眉:“母親大人,你要滲透神州,可以選擇跟鄭家繼續合作,乾嗎要換唐門呢?”

“血醫門跟鄭家合作十幾年,血醫門靠著鄭家在神州賺了很多錢,但滲透卻微乎其微。”

敬宮雅子淡淡開口:“唯一比較成功的天狼會也被拔掉。”

“毫無疑問,幾十年前的鄭家事件,讓鄭家宛如驚弓之鳥,跟血醫門來往始終存留了一條底線。”

“反過來,血醫門一堆被鄭家收買的棋子,我清理了一個多月,還冇徹底清理掉鄭家內線。”

“所以跟鄭家繼續合作下去,將來隻會是鄭家控製血醫門,而不是我們掌控鄭家。”

“因此必須斬斷鄭家這一隻手。”

她意味深長:“而唐平凡,唯利是圖,容易打破他的底線……”

“以後,少動宋紅顏,懷柔為主。”

敬宮雅子叮囑一句,隨後掏出嗡嗡震動的手機,瞥了兒子一眼,緩緩走出門口接聽。

耳邊很快傳來一個熟悉的男人聲音:“好久不見。”

敬宮雅子身軀止不住一顫,隨後輕柔出聲:“好久不見!”

“今天,大婚,大凶……”

對方淡淡一歎:“有人要動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