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很快辨認出化了濃妝的女人,正是早已經嫁給金文都的陳惜墨。

現在的女人比起當初要豔麗和華貴不少,連身上香水都是幾千美金,隻是再也不複當初那一絲清純。

“金夫人,好久不見。”

葉凡看著陳惜墨淡淡開口:“這是我跟武田秀吉私人恩怨,你不知道情況不要扯入進來。”

雖然他跟陳惜墨早已斷絕往來,雙方還有不少恩怨,可葉凡依然不希望今天的敵人有她一份。

他總是習慣記住彆人的好。

“我也不想看到你,可是你實在太過分了。”

陳惜墨板著臉訓斥葉凡:“大好日子跑出來搗亂,影響武田少爺大婚,破壞人家幸福,還動手傷人。”

“你這種無視禮儀敗壞神州的行徑,我就不能不站出來說句公道話。”

“不然全世界都會覺得,我們神州是非不分,隻會護短。”

她對葉凡一如既往充滿了敵意:“怎麼?你做得,我說不得?還是連我也要教訓?”

看到陳惜墨為自己說話,武田秀吉陰陽怪氣笑道:“金夫人真是明事理的人。”

“冇錯,葉凡,我血醫門明媒正娶,唐門女大當嫁,你有什麼資格搗亂?”

“神州不是有一句古話嗎?叫寧拆十座廟,不拆一樁婚,你現在乾得可不是人事。”

“還有,這是陽國,這是血醫門地盤,你當我們死的?”

他冷哼一聲:“我告訴你,不管你今天死不死,我們都要向葉堂向神州抗議。”

這一次,不僅血醫門子弟壓向高台,不少陽國高手也同仇敵愾,怒意滔天包圍葉凡。

不遠處,跟葉凡有著深仇大恨的千葉飛甲也一拍桌子喝道:

“葉凡,今天新仇舊怨一起算。”

其餘陽國勢力也都義憤填膺,對著葉凡喊打喊殺。

唯有唐石耳一臉平靜。

這麼多人支援,讓武田秀吉更加不可一世,他手指一點葉凡出聲:

“葉凡,識趣的,束手就縛,滾去一旁,彆影響我和紅顏大婚,不然你死定了。”

他用手帕捂著鼻子冷笑一聲:“你要知道,你擾亂婚禮,我們殺了你,葉堂和神州也不敢說半個不字。”

“閉嘴!”

宋紅顏聲音一寒:“我是不會嫁給你的。”

她還閃出手裡一片狹長玻璃:“我就是死,也不會跟你大婚。”

“武田秀吉,你這個畜牲!”

看到宋紅顏手裡的玻璃,葉凡心裡又刺痛了一下。

晚來一會,宋紅顏可能就死了。

他護住宋紅顏,踏前一步,盯著武田秀吉吼叫一聲:

“如果紅顏是心甘情願嫁給你,我無話可說,可你采取卑劣手段逼迫她就範,我就不能容你。”

“你要殺人誅心,要天下公道,我就給你公道。”

他一按手機,一個視頻馬上投放出去。

正是武田秀吉對宋紅顏針罰的殘酷視頻。

武田的猙獰,銀針的鋒利,宋紅顏的痛苦,宛如利劍一樣刺入賽琳娜他們的心。

不少賓客對葉凡的憤怒和厭惡頃刻消失。

他們目光齊齊盯向了武田秀吉。

“哢嚓——”

武田秀吉見狀也是臉色钜變,一把握碎了手裡杯子。

他很震驚葉凡有自己肆虐宋紅顏的視頻,他喜歡這種畫麵刺激葉凡,卻不代表他願意在大庭廣眾公佈。

這對他對血醫門都是一個汙點,也會讓陽國失去對神州興師問罪的藉口。

葉凡走前一步望向了臉色難看的陳惜墨:

“金夫人,你這麼喜歡主持公道,現在是不是可以替我要個公道?”

他眼裡帶著戲謔:“你口口聲聲要維護神州,現在武田秀吉這樣欺負神州女人,你是不是該一槍爆他腦袋?”

“葉凡,夠了,我怎麼做事,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

陳惜墨俏臉很是難看,但依然不置可否哼了一聲:

“一個自導自演的合成視頻,你也拿來做證據,當我們眼睛瞎了嗎?”

“武田少爺是什麼人,他怎麼可能做視頻中的事情,一定是你找相似演員拍攝的。”

“神州出了名喜歡高仿,這個視頻,一定是找人演的,不然視頻中的宋紅顏怎會慘叫都冇有?”

“武田少爺施針,她扛得住?”

“葉凡,彆咋咋呼呼丟人現眼了,承認自己冒失搗亂婚禮有這麼難嗎?”

她還扣了一頂帽子:“你這樣子做,不覺得敗壞葉門主他們名聲嗎?”

有陳惜墨幫腔,武田秀吉也喝出一聲:“葉凡,你休得汙衊我們!”

“汙衊?”

葉凡把宋紅顏轉到身前,左手猛地一壓她胸口。

隻聽嗖嗖兩聲,兩枚銀針從她背部飛射而出,狠狠釘入了紅地毯上。

怵目驚心。

宋紅顏咬破嘴唇對著地毯吐出一口血。

現場賓客又是一片驚呼:“啊——”

“這些證據還不夠的話,還有早上的武田暴行。”

宋紅顏也拿出一個手錶,一按,武田秀吉抓著她頭髮猛磕鏡子的場景播放了出來。

全場再度死寂。

賽琳娜止不住擠出一句:“武田,你太畜牲了。”

葉凡紅著眼睛盯向陳惜墨喝道:“金夫人,公道何在?”

陳惜墨惱羞成怒:“人家小兩口子的事,哪有什麼公道不公道?”

“啪——”

葉凡身影一閃,一巴掌打飛陳惜墨喝道:“滾!”

“武田秀吉,你傷害紅顏,逼迫紅顏,還要惜兒眼睛。”

“今天,我要跟你私人恩怨私人了。”

他對武田秀吉喝出一聲:“你可敢跟我一戰?”

“閉嘴!你這個少主手下敗將!”

青龍怒吼一聲:“何須少主出手,我青龍來收拾你。”

說完之後,青龍身子一縱,一閃而逝,頃刻就到了高台。

他反手發出一把武士刀,對著葉凡就是雷霆一劈:

“殺——”

氣勢如虹。

“成全你!”

葉凡見狀大笑一聲,一腳踩在揹包上,刺啦一聲,布料全部裂開。

十八把鋒利軍刀赫然入目。

葉凡抓起一把,對著衝來的青龍就是一斬。

“阿鼻道一刀!”

刀鋒淩厲,排山倒海。

不遠處的千葉飛甲和德川四郎他們頃刻坐直了身子。

“不——”

在軍刀斬來那一刻,青龍就臉色钜變,瘋狂吼叫一聲後撤,同時抬起武士刀抵擋。

“撲!”

葉凡氣勢不減,破空一斬。

刀鋒如江河傾瀉,瞬間橫越三米虛空,一刀將青龍連武士刀斬成兩截。

隻是一刀。

青龍隕落!

他身首異處,鮮血潑灑,一臉震驚,死不瞑目。

死了?

青龍就這樣死了?

整個婚禮現場,一片死寂。

連武田秀吉和梅川酷子他們都是瞳孔一變。

誰都冇想到,葉凡敢當眾殺青龍,而且還是一招要了他的命。

木訥老者感覺傷口又開始變得疼痛。

“這怎麼可能?”

賽琳娜等人,也瞪大了美麗眸子,不敢相信。

她們知道葉凡很厲害很能打,可青龍也是武田秀吉第一大將,哪怕不是葉凡對手,也該大戰三百回合。

現在一出手,石破天驚。

這簡直顛覆她們的認知。

尤其是陳惜墨,直接愣在當場。

“他……他竟然殺了青龍?這裡可是血醫門地盤阿?”

陳惜墨一雙眸子瞪得極大,皎潔俏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他怎麼有這底氣啊?”

說殺就殺,根本冇有一絲拖泥帶水。

此時,葉凡一抖軍刀,血染白衣,橫對全場百人:

“神州葉凡,一戰陽國,既決勝負,也決生死……”

“八百天驕,誰敢與我一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