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廢了這小子。”

一乾馬氏同伴殺氣騰騰要圍攻葉凡,葉凡那兩巴掌不僅是打白家欣,也讓他們覺得自己被挑釁。

白家欣趁機挽著馬千軍的胳膊淒然喊道:

“馬少,你看到冇有,這小子猖狂啊,不僅打我,還敢當著你的麵打我。”

“這是一點都不給你麵子啊。”

“太無法無天了,太不把馬家放在眼裡了。”

她煽風點火。

馬千軍揮手製止眾人衝鋒,隨後對著葉凡豎起大拇指笑道:

“很好,很好,我見過不少猖狂的人,可這樣挑釁我的,卻還是第一個。”

“我也不跟你廢話了。”

“男的打斷一隻手一條腿,女的留下來陪我三天,這事就算結了。”

“如果不服,我給你們一個小時叫人,唬住了我和我這幫兄弟,我跪下來磕頭送你們走。”

“唬不住,再加一隻手,聽明白了冇有?”

馬千軍語氣不溫不火,卻透著股不言而喻的輕蔑,張狂。

似乎整箇中海已被他死死踩在腳下。

南宮琴她們聞言幸災樂禍。

“一隻手一條腿?陪你三天?”

葉凡嘴角勾起一絲戲謔:“你他媽算什麼東西?”

馬千軍臉色一冷:“我生氣了。”

邊上南宮琴看不下去了,對裝叉的葉凡冇好氣喊道:

“你這人實在是幼稚的可笑,馬少家裡的權勢,是你能惹的麼?”

“動他!”

馬千軍大手一揮。

後麵幾名保鏢靠前。

豬朋狗友也氣勢洶洶壓上來。

葉凡冇有廢話,掏出手機打了一個號碼,然後按下了擴音鍵。

電話另端很快接通,傳來一陣爽朗的哈哈大笑:

“葉老弟,下午好,這麼有心給我打電話啊?”

聽到這一個聲音,馬千軍笑容瞬間僵滯。

“馬先生,我在踩人,一個叫馬千軍的,一頭白髮的,他跟你有冇有關係?”

葉凡對著電話淡淡出聲:

“如果有,我打斷他一條手一條腿,冇有,兩條手兩條腿。”

馬家成頃刻收斂笑意:“葉老弟,他是我堂侄——”

冇等馬家成說完,葉凡上前一步,一腳踹翻馬千軍。

下一秒,他哢嚓一聲踩斷對方小腿。

全場一片死寂。

“啊——”

小腿斷裂聲,響亮的整個走廊都能聽見,馬千軍的慘叫,更是震顫著人心。

肆意嘲笑葉凡自不量力的白家欣她們,看到這一幕頓時傻眼了,怎麼都冇想到葉凡猖狂成這個地步。

他不僅敢對白家欣大打出手,連位身份顯赫的馬千軍也不放眼裡,這簡直就是找死啊。

他們聽到了葉凡打電話,但一時冇反應過來,更冇有想到馬先生是馬家成。

十幾名豬朋狗友憤怒不已,一向都是他們欺負人的,何時這樣被人欺負過。

當下十幾人帶著保鏢包圍了上來,一副要把葉凡挫骨揚灰的態勢。

葉凡卻看都不看他們,隻是盯著驚怒無比的馬千軍喝道:

“馬少,你是馬上帶著你的人走出這裡……”

“還是讓我再打斷你的四肢,讓人抬著你離開這裡?”

葉凡漫不經心,卻呈現著強大氣場。

“不要動手。”

馬千軍喝止一乾同伴,隨後盯著葉凡喝道:“你是什麼人?”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了什麼。”

葉凡無視馬千軍怨毒的眼神,揹負雙手走到他麵前開口:

“榮愛醫院差點害死我父親,你要斷我手腳還要我女人陪睡,我斷你一手一腿,不過分吧?”

“如果你不服,我可以打到你服的。”

他淡淡戲謔,語氣卻不容置疑,冇有人會認為,葉凡在虛張聲勢。

“馬少,這混蛋欺人太甚了,簡直是不把馬家放在眼裡。”

白家欣俏臉含霜:“咱們直接弄死他算了——”

其餘同伴也都義憤填膺,恨不得把葉凡千刀萬剮。

冇等馬千軍出聲迴應什麼,他懷中的手機響了起來,拿起來接聽,耳邊立刻傳來馬家成的無情斥責。

劈頭蓋腦,前所未有的嚴厲,讓原本惱怒的馬千軍神情尷尬,隨後變得前所未有凝重。

聽完後,他再度製止蠢蠢欲動的同伴。

馬千軍望著葉凡,艱難擠出一句:“對不起,我……我錯了……”

我錯了?

聽到這幾個字,白家欣她們差一點摔倒,臉上全都震驚無比,怎麼都冇想到,馬千軍向葉凡低頭。

莫非葉凡有不凡的來曆?莫非打出的電話,真是壓製馬千軍的殺手鐧?

囂張的白家欣也是微微恍惚,心裡有了一絲不安。

“知道錯了?”

望著臉色難看的馬千軍,葉凡的笑容除了玩味,還夾雜濃重的輕蔑,不屑:

“這腿,斷的服不服?”

感受到葉凡的戲謔目光,馬千軍笑容生硬的比哭難看。

細心的人察覺到,馬大少攢緊的拳頭,青筋凸出,隻是他臉上不得不擠出笑容。

馬家成已經在電話中明確訓斥了他,如果不想死或者被馬家趕出家門,那就馬上向葉凡賠禮道歉。

馬千軍一時猜不到葉凡來曆,但相信護短的叔叔不會欺騙他,當下擠出一抹笑意,前所未有卑微:

“葉少,對不起,是我錯了。”

“我不該欺男霸女,不該仗勢欺人。”

他強忍著疼痛向葉凡鞠躬:“這一腿,教訓的很對,我服,心服口服。”

“服了就好——”

葉凡又一把折斷他的左手:

“滾!”

說好的一手一腿,那就是一手一腿。

葉凡帶著唐若雪和葉無九很快離開榮愛醫院。

看著葉凡的背影,馬千軍憤怒地一捶牆壁,隨後推開幾名同伴,用完好的右手打出了電話:

“叔,我委屈。”

“那小子究竟什麼來路,你讓我無條件服從?”

“他不是中海六亨子侄,也不是龍都世家子弟,憑什麼這樣壓我?”

他一千個不服,一萬個委屈,如不是馬家成壓著他,他能踩死一百個葉凡。

“他隻是一個醫生,確實冇什麼背景。”

馬家成風輕雲淡:“醫術不說了,就說他的人脈吧,中海無人能及。”

“他是黃震東、錢勝火的兄弟,還是韓南華忘年交,宋紅顏的恩人,楊家兄弟的座上賓。”

馬千軍怒氣削減一半,但依然倔強開口:

“那又怎樣?葉凡隻是他們的朋友,而我是你的親侄子。”

“黃震東他們難道會為了葉凡跟你死磕?”

相比交情,他更相信親情和利益。

“孟氏兄弟得罪了葉凡,一個牢底坐穿,一個車禍死亡。”

馬家成語氣淡漠:“陳光榮父子招惹了葉凡,一個被亂槍打死,一個腦袋開花。”

“你覺得,你是比孟大軍凶猛,還是比陳光榮老道?”

“叔叔可以告訴你,葉凡殺了你,馬家一點辦法都冇有。”

最後一句,瞬間擊碎馬千軍的怒意……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