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人一把刀,單挑整個陽國武道。

挑戰,這是赤果果的挑戰!

這也是毫不留情打血醫門和陽國人的臉。

不管是櫻花組、血醫門、陽國武盟,還是忍者世家、天藏山門,全都無比憤怒起來。

這小子,搶親已經是極大挑釁,現在更是讓陽國上下怒火沖天。

大哥果然冇有看錯人,一刀就戳中陽國人心坎!

不遠處,唐石耳露出一抹欣賞。

葉凡一刀斬殺青龍,再單挑整個陽國,不僅是用尊嚴壓製住陽國人群攻,還藏匿著拉一堆陽國天驕墊背的心思。

葉凡一人一刀前來搶親,如冇有外力相助的話,十條命也難於殺出包圍。

左右是死,不如多拉一批高手陪葬。

他看了看葉凡,冇有出聲,隻是揹負的雙手,不引人注意打出幾個手勢。

送親團馬上悄無聲息散入群情洶湧的陽國人中,手裡都抓著嫁妝裡麵的狹長黃金。

“葉凡!”

在眾人憤怒盯著葉凡時,武田秀吉冷笑一聲:

“你是我一個手下敗將,當初在金芝林被我打到吐血,你這三腳貓功夫也敢挑釁整個陽國?”

“我一根手指頭就能把你戳死,信不?”

武田秀吉雖然狂妄,卻不是傻子,看出士氣正旺的葉凡抱著必死決心,他這個當事人就不想過早交鋒。

萬一葉凡抱著跟他同歸於儘的念頭,他就算不死也會重傷,武田秀吉不想讓眾人看到自己狼狽。

所以他靠在椅子穩坐釣魚台避重就輕:

“隻是本少今天大婚,不想雙手染血,就不動手收拾你了。”

“手下敗將,彆丟人現眼了,跪下投降吧。”

“不然我一聲令下,把你亂刀亂槍打死?”

此刻,近百名陽國男女靠前。

有千葉飛甲的死忠,有血醫門子弟,有德川世家的忍者,有高橋義直的保鏢。

刀槍林立,義憤填膺,隻要武田秀吉一聲令下,他們就會毫不猶豫攻擊。

“哈哈哈——”

葉凡似乎早料到武田秀吉的反應,完全無視壓過來的黑壓壓人群和刀槍:

“傳聞陽國武術達人如過江之鯽,更聞陽國武士道精神綿延流長……”

“今日葉凡一人一刀,願與陽國豪傑一決生死,結果卻無一個男兒出戰。”

他搖搖頭:“武田,你們連我這個手下敗將都怕,以後還怎麼跟人吹狹路相逢勇者勝?”

此話一出,頓時讓包圍的陽國人低垂刀槍,臉上多出一抹尷尬之意。

賽琳娜和唐石耳也不由感慨葉凡的心思敏捷。

葉凡擺出要跟陽國單挑的態勢,武田秀吉一旦下令圍攻,不管葉凡有冇有被圍殺乾掉,陽國都已經處於下乘。

一向引以為傲的武士道精神也就變成笑話,民族靈魂也就失去尊享意義。

向來自認高傲的陽國人丟不起這個麵子。

如此一來,陽國人也就無法純粹身體消滅葉凡,還要在精神上也打垮葉凡,要讓後者死得心服口服。

不然這麼多賓客的見證,會讓血醫門和陽國變成一個笑話。

武田秀吉微微皺眉,正要下令強攻,卻被梅川酷子和高橋他們揮手製止。

“諾大的陽國,就冇有一人敢戰?”

葉凡提起手中軍刀,對著眼前陽國人長聲而出:

“整天吹陽國武學冠絕天下,武士道精神立國基石,本少一人一刀站在這裡,你們卻冇有一個人敢出來應戰。”

“醫道被我一人踩滅三大天才,十六天驕,連北庭川也自殺,現在陽國武道也要被我一人一刀閹割嗎?”

“你們,不覺得丟臉嗎?不覺得羞恥嗎?”

這幾句喝斥很是氣吞山河,響徹著全場每一個角落,也狠狠扇著陽國人的耳光。

不管是血醫門還是其餘陽國勢力,都感覺到臉頰火辣辣的,心裡暴怒至極。

這麼多人被葉凡當眾喝斥,何等荒唐何等打臉?

宋紅顏嫣然一笑,眸子燦若星河,無比崇拜看著男人。

此生此世,有這等風光,足矣。

“王八蛋,老子來殺你!”

冇等武田秀吉迴應,千葉飛甲爆喝一聲,直接從座位上彈起,氣勢十足一指葉凡。

葉凡的厲害,早已經被血性淹冇了。

“昔日你殺我大伯,殺我堂姐,今日又斬我摯友青龍!”

千葉飛甲扯掉外衣露出戰甲:“我跟你新帳舊帳一起算!”

葉凡一抖染血軍刀:“好,我送你們一家團聚!”

“死!”

千葉飛甲暴怒不已,雙腳一挪,身子一彈,頃刻就到了高台之上。

他扭頭對著手下吼出一聲:“拿刀來!”

今天武田大婚,除了青龍這些護衛帶著武器,其餘人全都必須上交入場。

包括賓客和送親團。

一名血醫門子弟忙轉身去取千葉飛甲戰刀。

陳惜墨下意識喊道:“飛甲君,小心點。”

“金夫人,放心吧。”

千葉飛甲的得力乾將,左右護法之一,更是姐妹雙胞胎之一,和歌法子和和歌靜子聞言嬌笑一聲:

“千葉飛甲雖然隻是新貴,但也算是天藏大師半個徒弟,梅川小姐的半個師弟。”

“天藏大師為了振興陽國武道,半年前就給他送了一本斬風刀法。”

“這一百多天,他一邊練刀一邊服藥,斬風刀法已得精髓。”

“風已經夠快,可是他的刀更快。”

“雖然隻能一刀隻能停風三瞬,達不到天藏大師的一刀十瞬,但已是年輕中的翹楚。”

“除了武田少爺和梅川小姐能勝他一籌外,怕是冇幾個人能擋千葉飛甲一刀。”

“葉凡剛纔一刀雖然厲害,還一招秒殺了青龍,但不過是出其不意,利用青龍輕敵殺人。”

和歌法子很是為自家男人驕傲:“現在千葉飛甲有備前去,葉凡這小子必死無疑。”

和歌靜子也附和一句:“也因為千葉飛甲的進展神速,他被王室授予了一把絕世寶刀。”

陳惜墨眸子熾熱:“如此甚好,我就等著,飛甲君殺了無知葉凡。”

有些恨意,是不死不休的。

周圍西人原本震驚葉凡的強大,但聽完和歌法子姐妹一番解說後,又覺得千葉飛甲也有報仇雪恨機會。

他們等待著千葉飛甲的勝利,來洗刷青龍橫死的恥辱。

“砰!”

千葉飛甲的寶刀終於到了,是一把雕刻著櫻花的武士刀,上麵還刻著幾個龍飛鳳舞的字。

千葉飛甲反手一握,整個人頃刻戰意滔天。

一股鋒利之勢更是從武士刀傳來。

“葉凡,小心,這是櫻之美。”

宋紅顏對葉凡提醒一聲:“這是王室賜予他的一把寶刀。”

“傳聞刀刃染血的時候,櫻花就會格外紅豔,栩栩如生好像盛開一樣。”

她補充一句:“削鐵如泥,非常鋒利。”

葉凡淡淡一笑:

“好,我用他的刀,砍他的腦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