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黑衣女子緩緩走向八樓時,樸豪根正對葉凡勃然大怒。

他捂著臉吼叫一聲:“小白臉,你敢打我?”

他真的怒了。

昨天被黑衣女子偷襲受傷已是恥辱,今天興師動眾過來卻再度被肆虐。

這讓他實在無法忍受。

樸家底蘊比不上根深蒂固的金崔兩家,也無法死磕權相國庇護的南國商會,但不代表樸家就軟弱可欺。

他們雖是鷹人在南國扶持的一條狗,但也是一條最勇猛最凶惡的狗。

背後有樸氏家族,有駐地戰隊,還有福邦等寡頭。

他的姐姐還是福邦少爺的女人。

他樸豪根輪不到葉凡和唐若雪欺負。

樸豪根忍著疼痛掙紮起來吼道:“信不信我弄死你?”

“砰!”

葉凡冇有廢話,上前又是一腳,又把剛站起來的樸豪根踹飛。

“羞辱我女人,不動動你們,太對不起我!”

“要弄死我,也要看看你們有冇有這本事。”

葉凡冷眼看著樸豪根一夥人,今天怎麼都要給這些滾刀肉教訓。

“王八蛋,還動手?”

樸豪根吐出一口血怒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他對著幾十名保鏢和同伴吼道:“給我弄死他們!”

“殺!”

十餘名樸氏保鏢齊齊發出吼叫,操起凳子椅子就向葉凡衝過去。

葉凡依然冇有停滯腳步,漫不經心保持前行態勢。

隻是跟人群觸碰的時候,冷漠的眼睛,倏然間爆出凶悍和暴戾。

這讓樸氏保鏢冇來由一陣心悸膽寒,腳下步伐下意識的一滯。

就這一滯的空隙,葉凡瞬間衝入了他們人群,雙手左折右砸,如閃電縱橫,雙腿也橫掃直跪。

“哢嚓、哢嚓!”

一連串的脆響炸起,前麵四人齊齊發出慘叫。

他們身子打著盤旋倒下,不是手被折斷就是腿被人踩斷。

血腥氣息瞬間瀰漫開來。

撂翻四人,葉凡冇有喘息,又是一個縱身。

他踢飛一張砸來的板凳後,就猛地跪在對方的大腿上。

“啪!”

令人牙酸的骨頭爆裂聲,忽然襲來的巨大疼痛,讓對手慘叫著倒在地上。

下一秒,葉凡一腳踢在他下巴,讓他噴著血摔飛出去。

接著,葉凡又用手揪住另一人的頭髮,猛的往下一拉。

同時他抬膝迎了上去,發出的巨大碎裂聲……

“啊——”

被撞中者,捂著腦袋跌坐地上,滿臉是血,失去戰鬥力。

朦朧視野中,又見七八個同伴先後倒地。

轉眼之間,十幾名樸氏保鏢全部受傷失去戰鬥力。

樸豪根他們目瞪口呆看著這一幕。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葉凡如此厲害,一分鐘不到就把十五名退役保鏢全部撂倒。

“繼續……”

葉凡臉上冇有半點波動,神情蕭殺,隨後對樸豪根他們招招手。

冇有人衝鋒,殘存的樸氏同伴全都怕了。

“你不過來,那我過去。”

葉凡走向樸豪根。

樸豪跟下意識後退幾步,同時對同伴吼出一聲:“上!”

三名南國青年咬牙向葉凡衝鋒,剛到途中就被踹飛出七八米,劇痛到失去戰鬥力。

樸豪根再度發出指令:“上,上……彆過來。”

又是兩人操起凳子衝向葉凡,結果還冇碰到葉凡就跌飛出去。

葉凡走到一名半跪在地上的敵人,啪!一腳把他螞蟻般踩踏在地毯。

隨後,他繼續走向臉色難看的樸豪根他們。

樸豪根一邊喝斥其餘人繼續衝上,一邊挪移腳步後退,同時還向葉凡發出警告:

“站住!”

他色厲內荏:“小子,我告訴你,我是樸氏家族的人,我背後還有福邦少爺,你動我,後果很嚴重的。”

他警告葉凡之餘,也把全部同伴推了上去。

葉凡冇有半點理會,手起手落,如破浪之梭,所過之處,波翻浪消。

血霧一縷縷的騰空而起。

轉眼之間葉凡便穿過幾十號人,樸氏成員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再也冇有半點戰鬥力。

葉凡冷笑一聲:

“繼續……”

冷淡冇有人情味的話音,撞擊著樸氏眾人的心房。

樸豪根聽了這兩字兒竟產生了意誌要崩潰的錯覺。

接著,他驚恐萬分的看見,自家陣營就剩下他一個人站著了。

幾十名護衛和同伴全倒在血泊中,雖然冇有死去,但重傷讓他們都流露出恐懼。

他們差距葉凡十萬八千裡。

見到葉凡經過,眾人顧不得身上的疼痛,爬在地上掙紮著後退。

光滑的地麵上,留下了長長血痕。

“小子,你要乾什麼?”

樸豪根衝到輪椅旁邊,從裡麵掏出一把槍。

他手忙腳亂打開保險指向葉凡吼道:“你再走一步試試,我爆掉你的腦袋?”

唐若雪喝出一聲:“葉凡,小心!”

葉凡冇有半點在意,緩緩上前。

“不要過來…”

吼叫之餘,樸豪根猛地抬起槍械,想要對著走來的葉凡射擊。

可是眼前一閃,葉凡不見蹤影了。

在樸豪根下意識環視要鎖定時,葉凡已經站在他麵前,一手握著他的手腕,然後猛地一折。

“哢嚓!”

樸豪根的指關節發出一陣骨裂聲,手骨斷掉!

前者止不住的發出哀嚎,像是半夜被捅入尖刀的肥豬。

“砰!”

葉凡接住那把短槍,反手一拍對方下巴,血光並現。

疼痛的樸豪根立刻沉默,隨後痛苦的轟然倒地。

嘎然而止的落差感,讓所有人的感官都一陣異樣。

接著樸豪根又驚懼看到,葉凡對著他小腿猛地踩了一下。

又是哢嚓一聲,劇痛占據了樸豪根整個腦海世界。

是的,整個世界,因為在那一瞬間,樸豪根痛的滿地打滾。

葉凡把槍械丟下地上喝道:“滾!”

樸豪根他們咬著牙忍著疼痛離開房間。

出門的時候,樸豪根還扭頭望了葉凡和唐若雪一眼,眼裡有著說不出的怨毒。

今天的恥辱,他今晚就會十倍討還回來的。

“這裡不是久留之地,樸豪根這些滾刀肉,一定會再捅刀子的!”

葉凡也冇有收拾亂糟糟的房子,隻是看著低頭把粥喝完的唐若雪:

“為了你和孩子的安全,你晚一點就飛回寶城。”

他眼裡有著一抹擔憂:“我會讓金智媛給你安排一家專機。”

唐若雪冇有爭執,輕輕點頭:“好,我今天就回去。”

“啊——”

就在葉凡要說什麼時,虛掩房門外麵的走來,突然傳來了一陣慘叫聲。

聲音不僅急促,還非常淒厲。

“彆出來!”

葉凡眼皮一跳,握著短槍就旋風一般出門。

剛剛衝出房門口,他就全身一片僵直,還有說不出的冰涼。

樸豪根帶來的幾十號人,全部倒在三部電梯門口,咽喉碎裂,身上染血。

而輪椅上的樸豪根,再無怨毒和霸氣,隻是一臉驚慌顫抖不已。

他的脖子,被一隻白皙的手握著,白皙的手粗厚,有力,還有尖銳的指甲。

指甲之間,流淌著鮮血。

葉凡抬頭望去,隻見一個包裹嚴實的黑衣女子,正一邊捏著樸豪根的咽喉,一邊對著衝出來的他一笑。

“桀桀……”

笑聲毛骨悚然。

葉凡止不住喝道:“你要乾什麼?”

“哢嚓——”

黑衣女子一把捏碎樸豪根喉骨,隨後身子一展嗖一聲從視窗消失。

“混蛋——”

葉凡腳步一挪衝到窗邊,卻見黑衣女子從容落地。

八樓之高,如履平地。

此刻,唐若雪也跑了過來:“葉凡,怎麼了?”

葉凡扭頭,看著死不瞑目的樸豪根,心裡沉了下去

“有麻煩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