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樸誌坤感受著恐懼的時候,複活集團的頂層多功能會議室,燈火通明。

樸智靜正收斂臉上的悲傷情緒,對著幾個外籍人士播放著幾個視頻片段。

第一個視頻,複活公司,黑衣女子正撂翻二十名安保人員,像是魅影一樣衝出走廊消失在安全梯。

速度之快,讓人目瞪口呆。

第二個視頻,希爾頓酒店,黑衣女子在電梯門口大開殺戒,十秒不到殺了三十多人。

出手之猛,讓人毛骨悚然。

第三個視頻,是黑衣女子從八樓跳下去的場景……

幾個外籍人士目不轉睛看著螢幕,還時不時在白紙上勾勾畫畫,隨後又拿出平板電腦輸入一些數據。

一個個認真肅穆,不僅對黑衣女子充滿興趣,還有著不加掩飾的重視。

正中的一個丸子頭青年,也是翹著二郎腿,死死盯著螢幕上黑衣女人一舉一動。

丸子頭青年,正是福邦四少,世界大鱷子侄,也是華爾家族的同盟者。

“經過我們多方調查和擷取視頻,可以證實這兩個黑衣女人是同一人。”

等眾人看完視頻談論完後,樸智靜深深呼吸一口長氣,對著眾人講解了起來:

“她既是搶走生命元液的小偷,也是殺害我弟弟他們的凶手。”

“而且近百名死傷者的傷口都帶有毒素這一點,也可以佐證這黑衣女人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他望向了丸子頭青年:“她就是敬宮雅子說的實驗體,也是我們需要拿下的四十九號。”

“不錯,不錯!”

丸子頭青年聞言綻放一個笑容,隨後手指在平板上點擊了幾下:

“當初,敬宮雅子為了不被王室犧牲,也為了給兒子報仇,把陽國七號實驗室機密泄露給我們。”

“她告訴我們,當初逃入地宮殘存的實驗體,不僅冇有餓死毒死,活到現在,還具有一身超強的本領。”

“這些實驗體,在梅川酷子追擊葉凡時大開殺戒,不僅殺了幾百名血醫門子弟,還趁著天黑從出口衝了出來。”

“三個實驗體血戰兩千多名荷槍實彈的血醫門子弟。”

“最後,血醫門倒下一千多人。”

“如非麻衣長老趕赴,用強光束縛住九號十號實驗體手腳轟殺,估計兩千人全會被殺死。”

“饒是如此,四十九號也依然衝出重圍跳入海裡……”

他道出葉凡等人逃離陽國後發生的事情,儘管他說的輕描淡寫,但在場眾人都能感受到那份驚心動魄:

“我原本覺得,這是敬宮雅子為了尋求我們庇護,故意誇大三個實驗體的厲害和價值。”

“至少實驗體不可能克服強光。”

“連我們手裡的實驗體都懼怕強光,血醫門這些吃殘羹冷炙的廢物,又怎麼可能培育出完美的實驗體?”

“現在看到這黑衣女人也就是四十九號,不得不說敬宮雅子冇有撒謊。”

“雖然這黑衣女人還不是很強大,但看得出,她膽敢在白天行走,這說明她對光線不再敏感。”

“這是一大進步啊……”

“把她活著帶回去,華爾先生他們一定會很高興的。”

丸子頭青年臉上露出一抹期盼:“這也會對我們的事業具有巨大幫助,而你們這個遠東分部也會得到嘉獎!”

現場幾個人都是核心人物,所以他也不遮遮掩掩,很直接對黑衣女人進行評判。

其餘人紛紛點頭附和,臉上都有著建功立業的興奮。

樸智靜臉上則冇有高興,隻是一股說不出的糾結,

她早已經知道弟弟的死訊,也知道黑衣女人是直接凶手,所以聽到無法一槍殺死她,而是要不惜代價活抓,很是掙紮。

“史泰虎,儘快把她拿下。”

丸子頭青年看著一個高大白人重複一句:“活的!”

“明白,福邦少爺!”

高大的白人點點頭:“我會帶獵屍小隊儘快把她抓獲。”

“隻是我還有點奇怪,這四十九號除了不怕強光外,好像還具有正常人的意識。”

“不然她不可能逃出血醫門包圍圈,也不可能知道生命元液對自己有用,更不可能用假身份藏入希爾頓酒店。”

史泰虎眼裡有著一抹迷惑:“這已經顛覆了我們‘令行禁止’的認知,是不是要請‘死神’博士他們介入……”

“不用!”

丸子頭青年毫不客氣打斷對方的話題:

“這黑衣女人在我看來,智商跟我們手裡的實驗體智商,不會有太大差距。”

“她能逃出包圍圈,知道生命元液,還懂得住酒店,並不是她思維指使,而是葉凡在引導。”

“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在黑龍地宮,葉凡掌控了控製四十九號的指令,然後唆使他們大開殺戒,還衝出包圍圈。”

“葉凡見她奇貨可居,也為了捏住陽國軟肋,又偷偷把四十九號弄來漢市!”

“葉凡是鼎鼎大名的赤子神醫,他知道實驗體的缺陷,也能看出生命元液的用處,就讓四十九號來複活公司盜取。”

“同時,葉凡利用唐若雪入住希爾頓酒店,就給四十九號也安排了一個房間。”

“這既是對四十九號的安頓,也是對唐若雪的暗中保護。”

“你們可以重新看一遍視頻,無論是黑龍地宮、複活公司,還是希爾頓酒店,四十九號都跟葉凡有著交集。”

“這足夠說明,黑衣女子所為不是她本身思維,而是執行葉凡對她下達的指令。”

他手指一點高大白人:“這事不需要通知死神博士,我們全權處理就行。”

高大白人恭敬點頭:“明白!”

幾個外籍人士接著又討論了一番,隨後就在福邦四少揮手中出去做事。

而福邦四少起身,倒了一杯紅酒,慢慢走到落地窗玻璃前的樸智靜身邊:

“節哀順變!”

“我知道樸豪根死了,你很傷心,也知道這個時候還要你理智,也是一大為難。”

“隻是人死不能複生。”

“而活著的人要繼續往前看。”

“你放心,樸豪根的死,等我拿下四十九號,一定給你一個公道。”

他摟住了樸智靜的小蠻腰:“我不會讓他的血白流,也不會讓我的女人傷心!”

“謝謝福邦少爺!”

聽到這一番勸慰,樸智靜俏臉柔和不少:“我知道該怎麼分清私事和公事……”

“叮——”

就在這時,一個電話打入了進來。

福邦四少看了一眼震動的手機,隨後鷹上耳塞走到旁邊接聽。

樸智靜一口喝完紅酒,識趣地轉身離開會議室。

福邦四少接通電話熱情開口:“你好,我那葉堂的朋友……”

一個淡漠聲音傳了過來:“我要葉凡死……”

福邦四少一笑:“我來南國不是殺葉凡的!”

對方依然平淡:“你們連一國之首都能殺,一個葉凡毫無難度。”

福邦四少笑容恬淡:“地境巔峰高手,我們真殺不了!”

電話另端冇有半點情緒起伏:“紅盾聯盟中有一枚葉堂棋子!”

福邦四少騰地緊握手機:“誰?”

“葉凡死,他就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