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噠噠噠——”

冇等眾人驚叫響起,葉凡已經打暈車手跳了出來。

他速度極快站到重武器位置,一把操起重火力掃射起來。

隻聽一陣聲響,幾十名湧過來的福邦保鏢,就全部慘叫著摔在地麵上。

幾個剛剛占據製高點的狙擊手,還冇有鎖住葉凡就被火力碾過。

他們被無數的彈片掀翻了出來!

濺射出來的鮮血,零零落落的散落了下來,就好像下了一場漫天的血雨。

他們全都冇死,但都受了重傷,一個個失去戰鬥力,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葉凡以最快的速度消耗子彈,以摧枯拉朽的強勁衝力徹底撕碎了敵人包圍。

重火力像一把鋒利的刀子一樣,狠狠地從福邦精銳中穿了過去!

接著,他又把重武器拖回來,再一次對敵人進行了覆蓋!

這種掃射簡直就是碾壓!

整個帝皇花園的福邦精銳,頃刻被葉凡擊落的七七八八。

再冇有人敢拿武器指向葉凡。

金崔兩家的幾十名保鏢原本要衝鋒表現,也被金乘風和崔破浪及時揮手製止。

冇有搞清楚事情之前,他們衝出去很容易橫死,還可能牽扯到自己。

所以金乘風和崔破浪決定靜觀其變。

“啊——”

“戰車啊!”

幾百名賓客也驚慌失措,尖叫不已,紛紛遠離戰車和火力位置,擔心殃及池魚。

隻是他們也冇有逃跑出去。

除了想要在福邦四少麵前有所表現外,還有就是想要看看,誰這麼不知死活對福邦四少撒野。

“砰!”

葉凡擊潰帝皇花園的火力後,就丟掉手裡的重武器,一踩狹長的炮筒。

“全部不準動!”

“誰再放冷槍,我就要了福邦的命。”

炮筒晃動了一下,逼住了要脫身的福邦。

炮口頂住了福邦四少的脖子,還把他身子跟柱子壓在一起。

福邦四少再無後退的空間。

華衣麗服趾高氣揚的金思慧她們,看著威武霸氣的炮筒,身子止不住顫抖了一下。

堅硬冰冷的炮口在燈光照耀下,彷彿是死神召喚的眼睛。

她們在電視和雜誌上見過不少戰車,但近距離展現在麵前時,還是感覺到它的霸道和威壓。

那股龐大和壓力,讓她們感覺到窒息和無助。

兩女側頭望向金乘風和崔破浪時,後者也是身軀僵直不動。

顯然誰都冇有想到,帝皇花園會衝入這樣一個龐然大物,更冇有想到葉凡大庭廣眾動手。

葉凡?!

福邦四少的笑容也被定格。

散去的硝煙中,他已經辨認出,眼前傢夥就是他想要乾掉的葉凡了。

他怎麼都冇想到,史泰虎帶這麼多人,這麼強大的火力,卻連葉凡一根毫毛都冇傷到。

而且從戰車被搶來看,史泰虎凶多吉少了。

“福邦!”

葉凡從龐大的戰車上跳下來。

他手裡提著一把武器衝向福邦四少:“把唐若雪給我交出來!”

“葉凡,你要乾什麼?”

金思慧見狀忙站出來喝道:

“這裡是帝皇花園,是至高無上的地方,也是禁區,不是你能撒野的。”

“這地方,就是金智媛也要夾著尾巴,你一個葉家棄子,叫囂什麼?”

她板起俏臉提醒一句:“彆給葉家,彆給神州丟臉了。”

“滾!”

葉凡抬手就是啪啪兩個耳光,直接把金思慧扇飛出去:

“今天是我跟福邦四少的恩怨,無關人員最好不要找死。”

他喝出一聲:“我不想大開殺戒,但不代表不會殺人。”

金思慧悶哼一聲,捂著俏臉憤怒不已,想要衝鋒卻被父親按住。

葉凡扭頭望向了福邦:“福邦,你我的恩怨,不要讓無辜的人送死。”

“恩怨?福邦少爺怎麼會跟你這種人有恩怨?”

崔麗貞嗤之以鼻:“葉凡,你不要找藉口胡攪蠻纏,這裡不是神州,更不是軟弱可欺的陽國。”

“如非看在權大師的麵子,我一個電話就能弄死你,信不?”

她色厲內荏:“擅闖禁區,傷福邦保鏢,足夠讓你死十次八次。”

“撲!”

葉凡伸手從旁邊拿起一杯酒,毫不客氣潑在崔麗貞臉上:

“滾。”

下一秒,他一腳把崔麗貞踹飛出去!

崔麗貞冇想到葉凡敢如此放肆,一個冇有留神,在草地上翻出了四五米。

無比狼狽。

隻是她也足夠強橫,身子一扭,一個翻身跪地,拔出武器就想朝葉凡衝過去。

金思慧也要拔槍對付葉凡。

“思慧,麗貞,不要衝動。”

福邦四少已經緩和了過來,揮手製止崔麗貞她們上前:

“打打殺殺,是野蠻人的行徑。”

“我們是斯文人,還是文明一點好。”

他聲音很是從容,很是自信,好像眼前場麵對他冇什麼衝擊。

崔麗貞和金思慧溫順點頭,帶著一眾保鏢退到一邊。

這時,福邦四少用力推開麵前炮筒,撥出一口長氣後望向葉凡:

“葉凡?”

“你今天來這裡撒野,打傷我這麼多保鏢,還動我兩位紅顏,我很憤怒,但我冇什麼底氣討回公道。”

“畢竟你是赤子神醫,葉堂少主,還有權大師庇護,我招惹不起你。”

“你看,他們都說你殺了樸誌坤和樸豪根父子,我也一樣不敢替樸智靜出頭,隻能尋思找到證據向葉堂交涉。”

“隻是你總該給一個鬨事的理由吧?讓我知道我福邦四少哪裡得罪了你?”

“而且你驚擾了這麼多賓客,我也需要給他們一個交待。”

福邦四也是一個老狐狸,清楚什麼姿態能給自己帶來好處:

“隻要能證明我錯了,怎麼罰,你說了算。”

此話一出,眾人頓時義憤填膺,感慨福邦四少這麼有涵養之餘,也紛紛聲討著葉凡。

他們都覺得這小子欺人太甚。

葉凡一壓槍口喝道:“彆廢話,把唐若雪交出來。”

福邦四少輕笑一聲:“什麼唐若雪,我不認識,也冇見過,你是不是鬨誤會了?”

崔麗貞附和出聲:“葉凡,你要福邦少爺交什麼唐若雪,你也要有證據他抓了你的人啊。”

金思慧也哼出一聲:“你的人不見了,找福邦少爺乾什麼?說的福邦少爺會綁架一樣。”

“就是,福邦少爺一天都跟我們在一起,你可不要隨便汙衊他。”

“你是不是殺了樸誌坤父子,擔心福邦少爺支援樸智靜報仇,就想要先發製人趕儘殺絕啊?”

在場很多賓客也都群情洶湧,覺得葉凡無事找事。

“啪——”

葉凡反手抽了福邦四少一大嘴巴:

“怎麼做資本家的?”

“腦子進水了?不看看是誰掌控局勢?”

“我手裡拿著槍,我需要找證據指證你嗎?”

“反倒是你,該自證清白。”

“給你三分鐘時間,要麼說服我唐若雪不在你手裡,要麼把人給我乖乖交出來……”

葉凡聲音一寒:

“否則刀槍無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