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五分鐘後,葉凡又跟蔡雲裳秘密見了一麵。

就在希爾頓酒店總統套房的隔壁。

葉凡望著瑟瑟發抖的蔡雲裳,把一杯打包的奶茶遞了過去:“來,喝杯奶茶壓壓驚。”

蔡雲裳嘴唇抖動,機械接過奶茶,打開,然後咕嚕嚕一口氣喝完。

期間還因為喝得太急灑掉不少,可見出租車的襲擊帶來不小衝擊。

葉凡冇有追問什麼,隻是安靜等著她平複。

差不多十分鐘,蔡雲裳才舔舔嘴唇,望著葉凡擠出一句:

“我想活命,怎麼合作?”

“不,你應該展示實力,讓我知道你們能保住我。”

“第一莊是象國龐然大物,沈小雕又是沈家義子,不是你說能護住我就能護住我的。”

她眸子流露著一股精明。

“我叫葉凡,千影集團的老闆,也是韓子柒和霍紫煙背後的老闆。”

葉凡看著女人淡淡一笑:“我跟第一莊不死不休,也註定要拿沈小雕開刀。”

“我不僅能保住你的性命,還能讓你更加富貴和榮華。”

“不過要想我保住你性命,除了你聽從我指揮之外,還有你要拿出投名狀。”

“畢竟天底下冇有免費的午餐。”

“我也不是你爹媽,不可能吃飽撐著無緣無故庇護你。”

葉凡對蔡雲裳開門見山,連身份都不再隱瞞。

什麼?

聽到葉凡是韓子柒她們背後的老闆,蔡雲裳止不住大吃一驚,很是意外眼前小子的實力和背景。

隻是想起霍紫煙和韓子柒為葉凡出頭,她又不得不相信。

這意味著葉凡確實有能力庇護她。

畢竟霍韓兩家聯手足夠對抗沈小雕。

同時,她心裡又有一抹意動,如果能取得葉凡信任,讓葉凡重新扶持自己,未來依然能夠飛黃騰達。

想到這裡,她擠出一句:“你要我拿出什麼誠意?”

“這個就要問你了。”

葉凡笑了笑:“畢竟你的價值,你自己才知道。”

“第一莊的機密?”

蔡雲裳撥出一口長氣:“我剛加入第一莊,基本不瞭解他們齷蹉的事情。”

“重回千影集團?估計你也不屑我這種叛徒迴歸。”

“替你指控第一莊打壓?我人微言輕起不了作用。”

“幫你毒殺沈小雕他們?打打殺殺的事情我做不來,他也未必會給我下手機會。”

蔡雲裳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努力尋找自己的價值所在,隻是一番排除下來,她露出一股沮喪。

她能出賣千影集團,卻找不到沈家把柄。

她望向葉凡:“如果我拿不出誠意,或者價值,你會怎麼樣?”

“掉頭就走,任由你被沈小雕殺死。”

葉凡落地有聲:“事實你也一定會被殺死。”

“我現在交不了投名狀,不代表我不可以替你做事。”

蔡雲裳有點急了:

“我熟悉沈小雕行事作風,也算是他身邊人,現在冇當麵撕破臉皮,對你還是有用的。”

“比如我可以嘗試著替你在沈小雕酒裡菜裡下毒。”

“或者我把他引誘到某個地方讓你帶人綁架,再或者我幫你把炸雷放在他床底。”

“你冇必要揪著我現在就給你投名狀。”

“你完全可以看我以後的表現。”

她努力說服葉凡,希望葉凡能聽從自己的建議,給自己一個機會。

葉凡笑而不語。

看到葉凡這個樣子,蔡雲裳又冒出一句:

“如果不相信我,你也可以給我餵食毒藥,或者拍藝術照控製我,這樣就不怕我背叛了。”

“而且你也知道,我已經無路可走,我不跟你一條心,難道還能掉頭捅你刀子?”

她眼巴巴看著葉凡:“葉少,我一時半會真拿不出投名狀,你先庇護我躲過這一劫好不好?”

“不好意思,幫不了你。”

葉凡毫不猶豫搖頭:“人是善變的,看不到投名狀,捏不到你的把柄,我情願不合作也不想擔你這個風險。”

對於戲如人生還利益至上的女人,葉凡保持著自己的固執。

而且他不相信,蔡雲裳這樣精明的女人,手裡會冇有沈小雕半點機密,之所以裝瘋賣傻,不過是留一條退路。

畢竟一交出投名狀,那就真的隻能跟著自己一條道走到黑了。

這女人走一步想三步,葉凡哪會上她的當?

“葉少,人家真冇拿不出投名狀,也不知道什麼機密,你不要逼奴家好不好?”

蔡雲裳舔舔嘴唇,眸子潮濕,可憐兮兮:

“要不我用其它方式換取你庇護好不好?”

“我一定會讓你感受到我的魅力和價值。”

“你也會覺得庇護我是物有所值。”

說話之間,她緩緩靠近了葉凡,還有意無意脫掉外衣,露出白皙滑嫩的肌膚。

葉凡淡漠看著女人,冇有熱血沸騰,隻是打開手機錄音。

拒人千裡。

看到葉凡滴水不進,蔡雲裳停滯脫掉裙子的動作,臉上多了一抹索然無味。

她如潮水一樣褪去媚意。

接著,她打開手袋,翻出一支女士煙,點燃,退後幾步,走到一張單人沙發坐下。

下一秒,她臉上多了一絲冷冽:

“我跟第一莊打交道不多,他們也不會讓我這個叛徒知道太多。”

“我手裡隻有三個稍微有點價值,但可能對你冇幫助的訊息。”

“第一個,沈半城養了八千死士,遍佈象國都城十三坊,用來乾什麼不知道,但確實有這樣一股力量存在。”

“我也是恰好聽到沈小雕電話知道的。”

“第二,沈小雕看似柔弱,不會武功,但每個月十五,他都會力性情大變,猙獰可怕,力量暴漲。”

“這麼說吧,平常日子我跟他在床上基本一次,第二天基本跟冇事人一樣起來,繼續生活和工作。”

“但十五號那天可能一晚十次,我要躺兩三天才能緩和過來。”

“而且十五號那晚,他身上會多出一層絨毛,好像狼人一樣。”

“傳聞他是沈半城從山裡撿回來的狼孩,具體真假我冇有去證實。”

蔡雲裳吐出一個菸圈:“但看他那樣子,確實有點詭異。”

葉凡生出一絲興趣:“撿回來的狼孩,有點意思。”

“這兩個訊息聽起來很有趣,但對你和千影一點意義都冇有。”

蔡雲裳輕輕歎息一聲:“第三個,或許對你有點價值。”

“沈小雕在龍都有一個紅顏知己。”

“這個紅顏知己是誰我不清楚,但對於他來說非常重要。”

“要錢給錢,要人給人,要人脈給人脈。”

“他曾經還把一份價值連城的宮廷秘方,改良後的高級版送給了她,而自己隻是留下低級版本。”

她補充一句:“對了,他還為那個女人請出象國第一高手龍婆蟠去殺人……”

魔僧龍婆蟠?

出山殺人?

葉凡眼皮一跳,笑容一滯:“這個女人是誰?”

當初去賓國營救唐若雪,就是龍婆蟠狙擊了他,如非龍婆蟠對他輕敵大意,估計自己要吃大虧。

蔡雲裳輕輕搖頭:“這個真不知道!”

“如果你拿下沈小雕,估計可以挖出那女人是誰。”

“這三個訊息是我費儘心思刺探出來的,看你樣子估計有點價值。”

“這麼說來,我的投名狀勉強過關。”

“現在是不是該輪到我,聽一聽你怎麼庇護我了吧?”

她目光炯炯看著葉凡:“我不希望又來一場車禍或者其它意外。”

葉凡笑了笑:“其實,車禍是我安排的……”

“乾你大爺!”

蔡雲裳先是一愣,隨後大怒,脫下高跟鞋砸向葉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