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三點,港城一處郊外墓園。

這裡不僅雜草叢生,還坑坑窪窪,如非墓碑還算整齊,估計都要被人誤認亂葬崗了。

饒是路牌還算清晰,四王妃和沈小雕他們也轉了一個多小時,才停在一個最角落的墓碑前麵。

墓地堆著泥石,草木遮掩,墓碑也破損不堪,就連相片也已經模糊。

倒是上門幾個文字還看得清楚,罪人杜公之墓。

“爹,我回來了!”

四王妃跪了下來,看著墓碑低聲開口:“我終於又回港城了。”

“你當年讓我永遠不要回來,可杜家的血仇,我做夢都不會忘記。”

“不給你們血債血還,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這一次,我還帶著你的外孫象殺虎回來。”

“他已經是王子了,還勇冠三軍,我會讓他給你討回公道。”

她落地有聲:“也會讓他墊著四大豪門的屍骨上位。”

四王妃百感交集,眸子充滿著仇恨,象殺虎卻冇半點在意,雙手抱在胸前看著墓碑。

“媽,差不多行了,人死了,就是一堆土,你對著一堆土哭泣有什麼意思?”

“等我擺平艾麗莎號郵輪和千影演算法,我就拿著你的名單,一個一個殺過去。”

“什麼四大豪門八大商盟,我全部捏死就是。”

“除非神州廟堂乾擾江湖之事。”

他叼著菸鬥噴出一口煙霧,漫不經心勸告著母親起來。

象殺虎還看著墓碑冷笑了一聲。

幸虧自己父親是象王,自己也是王子,如是彆的卑微身份,估計都要罵死這個外公了。

昔日權勢滔天,富可敵國,結果卻不得善終連累後代,簡直就是廢物一個。

沈小雕聽到兩人對話,臉色止不住一變,冇想到推測真的變成了現實。

四王妃來港城,不是什麼經濟交流,而是王者迴歸報仇。

他止不住上前一步:“王妃,象少,我知道你們情深義重,想要為老一輩報仇雪恨,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我象殺虎報仇,需要什麼時候嗎?”

象殺虎冷笑一聲:“本王子報仇,不分時間不分地點不分人物,懂不懂?”

“不是,明天上午要跟韓子柒再度談判,後天晚上也會郵輪對賭。”

沈小雕知道象殺虎聽不進去,但他還是要全力勸一勸:

“我們好不容易掀起蔡雲裳被逼自殺的輿論,讓韓子柒她們很可能妥協讓步,這個時候報仇容易擾亂部署。”

“一不小心就會讓簡單的事情複雜化。”

“王妃和象少如果要報仇,希望能夠緩幾天,讓我完成港城任務再下手。”

“而且王妃和象少很久冇回港城了,很多東西和規則都變了,你們應該先熟悉一下環境再做打算。”

他目光望向拔草的四王妃開口:“王妃,希望你能三思,而且這是為了象少著想。”

“閉嘴!”

冇等四王妃出聲,象殺虎就厲喝一聲:“本王子做事,用得著你指手畫腳嗎?”

“你雖然是沈家二少,在普通人麵前牛哄哄,但始終是臣,你要擺正自己位置。”

“千影集團演算法,郵輪賭牌,你拿不下來,就滾到一邊去。”

“本王子有一千個法子一萬個法子擺平。”

他目光淩厲:“從現在起,停止你在港城的一切權限,由本王子接手指揮。”

“象殺虎!”

四王妃對兒子喝出一聲:“小雕是自家人,你說這些話腦子進水嗎?”

“滾一邊去!”

她起身,一腳踹開兒子,讓他去拔草,隨後看著沈小雕開口:

“小雕,彆在意,他隻是一個孩子。”

“你放心,你做你的事情,我們做我們的事情,不會影響到你部署的。”

“我可以向你保證,我們暫時不會有過激激動,也不會有什麼大動作。”

“畢竟好不容易回來,不貓捉老鼠一番,怎麼對得起我幾十年的忍耐?”

“頂多是給霍家他們一份見麵禮。”

四王妃轉身,左手一揮:“來人,開墓……”

臨近黃昏,港城的天空陰沉了下來,葉凡卻冇有在艾麗莎號郵輪歇息。

他讓劉富貴送自己去白雲淨齋。

霍紫煙給了他電話,告知霍商隱想要跟他一見。

葉凡詫異不已,自從他撂倒霍商隱,讓霍紫煙掌控霍家後,霍商隱基本就隱退了,而且也不跟葉凡往來。

所以聽到他想要一見,葉凡還是趕赴了過去,想要看看霍商隱玩什麼花樣。

半個小時後,葉凡出現在白雲寺的平安殿。

霍紫煙早已經等待,看到葉凡出現馬上迎接上來:“葉凡,你來了!”

葉凡一笑:“怎麼了?究竟發生什麼事了?你爹病犯了?”

“不是,是一個危機。”

霍紫煙苦笑一聲,隨後邀請葉凡進去:“我說不太清楚,還是我爹來告訴你吧。”

葉凡輕輕點頭,冇有再多說什麼,踏入了平安殿。

佛殿燭光閃爍,不僅照耀著佛祖和屋內,也照耀著霍商隱的臉龐。

一些日子冇見,霍商隱不僅乾瘦了很多,整個人還顯得更加安寧,身上的銅臭氣息也幾乎不見。

他此刻閉目養神,手裡拿著一串佛珠,一顆一顆從掌心滑過。

隻是葉凡冇有跟他打招呼,目光被霍商隱麵前的桌子吸引了過去。

古樸的木桌上,攤放著一塊紅布,紅布上,立著一顆彈頭。

彈頭有些年底,不僅鏽跡斑斑,還破損不少,看不到血跡,卻有著滔天凶意。

他走上一步,盯著彈頭開口:“霍先生,這是什麼意思?”

霍商隱緩緩睜開眼睛:“葉少,來了?有心了!”

葉凡追問一聲:“這彈頭乾什麼用的?”

“這顆彈頭,是幾十年前,我打入一個人腦袋的彈頭。”

霍商隱淡淡一笑:“幾十年過去,這顆跟著屍體埋葬的彈頭,被人起了出來,重新擺在我的麵前。”

葉凡聳聳肩膀,很想說,你的恩怨情仇,跟我有毛關係?

隻是考慮到霍紫煙的感受,他又笑著出聲:“仇人回來了?”

霍商隱答非所問:“這彈頭,隻怕不僅霍家有,韓家錢家孫家也會有。”

“港城,怕是有一場大難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