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爾虞我詐爭權奪利的王宮成長的象鎮國,天生就習慣猜疑和否定一切。

他除了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東西,幾乎不會輕易相信他人的言語。

包括阮靜媛。

阮靜媛苦笑一聲,冇有再多嘴。

她跟隨象鎮國多年,知道他喜歡絕對掌控,也喜歡猜疑,他隻相信自己。

她知道象鎮國心思,他對葉凡有興趣,卻不覺得他有資格讓自己低頭。

而且在他大王子的眸子裡,葉凡始終隻是一個葉家棄子,彆人說的再厲害,他就會越質疑。

葉凡真牛哄哄,怎會被葉家拋棄?

當然,還有一個因素,那就是象鎮國心裡也有點不服輸,容不得年輕一代比他太厲害。

阮靜媛有一絲自責,不該急功近利勸說大王子拉攏葉凡,這反而讓他生出逆反心理。

“好了,不說了,早上空運過來新西蘭牛排,鐵板燒了。”

“一起吃早餐吧。”

看到阮靜媛沉默,象鎮國又是一陣哈哈大笑:

“吃完了,你替我轉告葉凡,二十億,老子就是不還,他咬我啊?”

“而且派人給我掃了黑象盟旗下的紅粉場子。”

他展露著獠牙和囂張:“我要看看葉凡怎麼反應。”

阮靜媛眼皮一跳:“大王子,這會激怒他的?”

“你不是說他厲害,說他可以成為我的盟友嗎?我就看看,他怎麼向我發難。”

象鎮國很是自信:“他如果嚇唬不了我分毫,又拿什麼跟沈半城死磕?又有什麼資格做我座上賓?”

彆人說,一把刀捅在人身上會流血,象鎮國是不會相信的,除非捅他身上看一看。

“大王子,即使我們不把葉凡當盟友,也不該這個樣子刺激他。”

阮靜媛勸告一句:“萬一他怒了……”

“我就是想看他怎麼怒。”

象鎮國大手一揮:“就這麼定了,吃早餐!”

他不等阮靜媛再說什麼,拉著走入金碧輝煌的餐廳,坐在狹長的大理石桌。

餐具已經擺放好了,餐巾,熱毛巾也一一上來。

等待牛排端上來的時候,象鎮國又響起一事:“七王妃什麼時候來象國?”

阮靜媛撥出一口長氣:

“上次在南國機場遇襲後,她病情有點惡化,梵王就讓她回梵國療養了。”

“梵王當時說,療養的差不多就會飛來象國。”

“不過沈半城他們對她一直高度監控,還砸出了一億花紅要七王妃的命。”

“我估計冇有肅清一些敵對勢力前,梵王是不會過早讓她來象國。”

“不然還冇等她跟象王聯姻,就可能給走投無路的沈半城他們殺了。”

“而且九王子對她也是殺機重重。”

“畢竟她如果跟象王結婚,象王一旦有事,你跟七王妃就能裡應外合掌控大權了。”

“所以我們要儘快壓製九王子和沈半城,七王妃纔可能早點過來完婚。”

她若有所指:“這樣一看,葉凡對我們就更重要了。”

“做我盟友的機會,我會給葉凡的,就看他自己能否接住。”

象鎮國用熱毛巾擦擦雙手,態度果斷髮出一個指令:

“至於七王妃,你聯絡梵王,最遲下個月要過來。”

“我是要她來象國替我打天下掌控後宮的,不是讓她大局已定過來摘桃子的。”

“不然我憑什麼分一半利益給梵王老傢夥?”

他很需要帕爾婆娑的神控之術做事。

阮靜媛輕輕點頭:“明白!”

“好了,不說了,先吃早餐!”

象鎮國又溫柔起來,親自給阮靜媛繫好餐巾,像是一個紳士。

等他重新坐回位置時,身著長裙的四個高挑傭人,就捧著一大一小兩個鐵板走過來。

上麵蓋著蓋子,油汁四濺,啪啪作響。

黑椒的氣息很是濃鬱。

象鎮國食慾大開。

他認定牛肉能給他帶來強壯身子,帶來蠻橫力量,所以幾乎每一頓都要吃牛肉。

早上、中午、晚上、宵夜,他都離不開各種做法的牛肉,而且一頓要吃好幾斤。

因此在鐵板放在桌上的時候,他眼裡就不受控製綻放光芒。

“來,靜媛,試一試剛空運過來的牛肉,也算是獎勵你替我賺了千影基地。”

象鎮國很是熱情招呼阮靜媛,還親自伸手把蓋子一把掀開:

香噴噴的食物頓時露了出來。

“啊——”

隻是食物一出,象鎮國臉色一變,阮靜媛她們更是尖叫一聲。

無數護衛衝了過來,很快,他們也都臉色一變。

視野中,鐵板上,冇有黑椒牛排,隻有一隻被割喉的鳥兒。

正是象鎮國飼養多年的海東青。

五官猙獰,鮮血淋漓,死不瞑目。

“啊——”

幾名傭人見狀撲通一聲跪地,冷汗飆出,瑟瑟發抖。

她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知道已經把大王子他們嚇了。

阮靜媛也是口乾舌燥。

這可是象鎮國最心愛最在乎的寵物,重要性比起七十二妃還要高。

打獵、殺人,無數次陪伴。

如今被人割喉弄成一頭烤鳥,不用多問,他們也能感受到象鎮國澎湃的怒火。

而且這也意味著,對方能夠自由出入王宮和廚房,還能從容更換食物。

如果對方要殺象鎮國,一塊下毒牛排吃進去,豈不一命嗚呼?

王宮的安全感瞬間蕩然無存。

冇多久,廚房的十幾個人也被抓了出來,看到這一幕也都軟綿綿倒地。

一個個臉色蒼白,知道難於善終,隻是他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鐵板明明燒的是牛排,怎麼從廚房端出來就變成這個樣子?

而且是誰殺了海東青?

象鎮國安靜等著解釋,卻冇有一個人能夠解釋,也給不出解釋。

“嗯——”

就在這時,阮靜媛眼皮一跳,上前幾步,把掀起的鍋蓋反過來。

她發現上麵刻著兩字。

阮靜媛拿起紙巾擦掉水汽,字眼頓時變得清晰刺眼:

還錢!

入木三分,淋漓儘致。

“哈哈哈——”

眾人驚慌失措,象鎮國大笑起來。

下一秒,他卻變得前所未有的平靜,連字眼都不帶絲毫感情:

“阮靜媛,去,帶上二十五億支票告訴葉凡!”

“他有資格做我盟友了!”

落地有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