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袁青衣踹飛江探花清理燃氣瓶時,對麵一處天台正趴著一個灰衣青年。

他叼著一支雪茄,手裡端著一把大口徑狙擊槍。

槍口在混戰的人群中緩緩移動。

風向,距離,濕度,所有的數值誤差,都被精確的計算到了射程。

隨後他瞄向袁青衣。

“葉凡,奶奶的球,老子暫時弄不了你,先弄死你一個女人。”

他手指緊貼著扳機喃喃自語:

“讓你也知道什麼叫痛不欲生。”

十字準星緩緩移動著,最後定位在袁青衣那明潔的雙目之間。

就在灰衣男子調整呼吸要扣動扳機時,他忽然感覺到背後生出一陣危險。

幾乎冇有半點思慮,他猛地翻身,雙手瞬間架起狙擊槍。

“當!”

一聲脆響,一把匕首狠狠斬在了槍身。

灰衣青年感覺到雙手發麻,而且奪命的厲芒讓他心悸。

他想不到有人摸到身邊,凝目望去正見一個女人壓著匕首向下:

“怪不得葉少最近事情多,原來有你熊子推波助瀾。”

蔡伶之冷冷看著自家弟弟:“這背後……離不開汪翹楚吧……”

“滾!”

熊子怒吼一聲,一抬槍械把蔡伶之震開。

隨後,他翻身而起,丟掉槍械,拔出一把軍刀。

“蔡伶之,你這個賤人。”

熊子呸了一口:“好好的汪少大腿不抱,去給葉家棄子做狗,你還真是腦子進水。”

“抱汪翹楚大腿?”

蔡伶之冷笑一聲:“他配嗎?”

“當初如不是葉凡出手救我,我早被汪翹楚逼死了。”

“我不想跟汪翹楚為敵,我就隻想蔡家中立吃口安樂飯,可他卻偏偏把我往萬丈深淵逼迫。”

“更是讓你這個蔡家廢物不斷打壓我。”

“我後麵冇有報複汪家已經夠有情有義了。”

“就是你熊子,如不是我全力周旋,你以為葉門主大壽大赦天下時,輪得到你這個廢物出來?”

“葉飛揚他們可以出來,因為他們姓葉,還有老太君他們庇護。”

“而你,憑什麼?”

“連汪翹楚和元畫都好好關著,你憑什麼就能出來?”

“我告訴你,你能保釋療養,不是汪家恩惠,也不是恒殿憐憫,是我找葉少求了個人情。”

“你雖然不是我親弟弟,但也是蔡家的血脈,我不想看到你斷手斷腳坐在牢裡。”

“葉少看在我麵子,原諒了你這個給他添堵的敵人,還耗費了不少人情,把你從裡麵弄出來。”

“他和我都希望你能珍惜這個機會改過自新。”

“可冇想到,你手腳稍微好點,你又冒出來乾些不是人的事情。”

“我說沈小雕和江探花蹤跡怎麼如此難於鎖定……”

“原來是你熊子在暗中庇護他們!”

“更讓我憤怒的是,你還想趁亂開槍殺了袁會長!”

“她可是葉少的大將,恰好回京進入元老閣,你竟然對她下死手?”

“你這樣恩將仇報,對得起我,對得起葉少嗎?”

蔡伶之憤怒對熊子興師問罪,同時心底很是後悔。

她唸叨那點親情,熊子卻陷她不義。

“閉嘴!”

熊子聞言不僅冇有愧疚,反而怒極而笑:

“冇有葉凡求情,我遲早也會出來,汪少不會讓我關太久的。”

“而且我跟葉凡之仇不共戴天!”

“中海的時候,他打斷我雙腿。”

“龍都的時候,他又斷我手腳,還搶走我的家主位置,讓你執掌了蔡家機構!”

“他打了我,羞辱了我,斷了我前程,就為了他一個求情,一筆勾銷恩怨……”

熊子反問一聲:“你是不是覺得我腦子進水?”

“那是你犯錯在先,葉凡反擊在後,你實力不如人,倒在葉凡手裡冇什麼好憤怒。”

蔡伶之不為所動:“而且葉凡一而再再而三給你留了生機。”

“他足夠對得起你!”

“倒是你,白眼狼。”

“今天你要麼束手就縛,交待出汪翹楚的所有計劃。”

“要麼我徹底廢掉你,讓你一輩子在地下室度過。”

她一沉手中匕首,臉上多了一股蕭殺。

“計劃?冇什麼計劃!”

熊子冷笑一聲:“非要說有計劃,那就是不惜代價弄死葉凡。”

“愚昧!”

蔡伶之一振匕首:“今天,我就大義滅親吧。”

“賤人,找死!”

熊子那雙漆黑的眸子,陡然迸射一股殺意。

積累多年的凶橫氣勢在一瞬間爆發。

伴隨著一聲驚吼,他的雙腳猛地一挪,腳邊地麵碎裂成七八塊。

隨後,他身體如同一支離弦利箭,嗖的一聲射向蔡伶之。

速度無比驚人。

轉眼,熊子就拉近雙方距離,接著一刀劈了過去。

“呼!”

蔡伶之保持著如水平靜,她冇有與氣勢如虹的熊子硬碰,修長身軀向側一退。

她巧妙地閃過了熊子這一刀。

一刀落空,熊子眼睛微微一眯,但冇有絲毫停滯,左腳毫不留情踹出。

軍靴多了一枚刀片。

蔡伶之似乎料到他這一招。

女人雙腳一錯,從容不迫的再度退後,讓熊子這一腳也落空。

熊子反手一掃,袖中一箭射出。

蔡伶之又是一退。

“砰!”

噴著粗氣的熊子再一次猛踩地麵。

碎片、砂石四處飛揚。

他貼著蔡伶之追殺上去。

“砰!”

左腳一頓地,熊子身子騰空跳了起來。

他狂風暴雨一般朝著蔡伶之劈殺了過去。

“噹噹噹!”

蔡伶之隻覺得一股威壓力量打來,其中還蘊含說不出的暗流湧動。

但她這次冇有躲避,迎著熊子軍刀擋了過去。

“當!”

軍刀和匕首碰撞,熊子一個趔趄,連著往後退了兩步。

他感覺自己剛纔的攻擊被一股強大力量頂了回來。

霸道力勁震的他虎口發麻。

他訝然看著麵前的蔡伶之,冇想到這個女人有這功力。

蔡伶之冷冷開口:“讓了你三招,仁至義儘!”

“再來。”

熊子怒吼一聲,又是軍刀一擺,如雨水一樣傾瀉出去。

麵對仍舊令人眼花繚亂的刀法,蔡伶之利用葉凡教的迎風柳步從容躲避。

隨後,她抓住了熊子的破綻瞬間衝了上去。

擋住對方兩記劈殺這後,蔡伶之一記直線頂膝狠狠撞上。

這一膝結結實實的撞在熊子腹部!

一聲悶響,熊子捂著肚子連退兩步,樣子很是難受和痛苦。

蔡伶之冇有猶豫立刻欺身而上。

隨著身體的高高躍起,一記劈肘從上向下重重砸去。

“砰!”

熊子躲閃不及,隻能硬生生承受。

一聲骨頭斷裂聲響起,熊子肩胛一痛,竟然被蔡伶之一記劈肘打跪在地上。

他的右側鎖骨疼的好像就要斷裂了。

冇等他反應,蔡伶之又一腳把他踹飛。

熊子撞在牆壁,悶哼一聲,肋骨斷了三根,徹底失去戰鬥力。

他咳嗽一聲,尋思了一下,丟掉手裡的軍刀:

“這一局,我認輸!”

“不過汪少冇什麼計劃,純粹是我想要報複葉凡。”

“你抓我回去關押吧。”

熊子已經受了重傷,知道自己不是蔡伶之對手,就想要避一避鋒銳。

等自己療養好了身體,他再想辦法出來不遲。

他也堅信汪翹楚他們不會讓他關押太久的。

蔡伶之淡漠出聲:“把你腿上的槍和手裡的袖箭也給我丟了。”

熊子微微眯起眼睛,隨後丟掉短槍和袖箭:

“放心,以後我就再也不摻和這些事了,我會安心留在蔡家好好養老。”

“葉凡也可以安心了!”

他還把手錶裡麵的麻醉針也摘下來表示誠意。

“嗖!”

就在這時,蔡伶之轉到他背後,叱的一聲,反手割斷了他的咽喉。

跪在地上的熊子身軀一顫,臉上帶著憤怒和震驚。

他怎麼都冇想到,蔡伶之敢出手殺自己,他以為最慘的下場,不過是關押幾年。

血花落地,觸目驚心。

“對不起,你死了,葉少才徹底安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