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象問天腦袋開花,直挺挺倒地。

鮮血滿地。

全場一片呆愣,還有難於置信。

誰都冇有想到,葉凡膽子肥成這樣,完全無視赫連青雪的指令,簡單粗暴對象問天開槍。

象問天也冇有想到,所以倒在地上的時候,眼睛瞪大,有著無儘不甘和憤怒。

象問天還以為赫連青雪他們的到來,雖然給葉凡取得脫身機會,但也保住了自己小命。

誰知,葉凡爆掉他的腦袋,而葉凡毫髮無損。

他一個人孤零零死去,還死的毫無意義。

沉澱的血腥,忽地又騰昇,氣氛也瞬間凝重。

“混蛋!”

見到象問天橫死,護衛營先是一怔,隨後大怒,紛紛吼叫著包圍上來。

他們刀槍林立要對付葉凡。

葉凡卻淡淡一笑,退後一步,站在赫連青雪旁邊。

“怎麼?你們要跟九王子作對,要跟北境戰區作對嗎?”

葉凡也撿起一片白象大玉碎片,不置可否提醒著殺氣騰騰的護衛營。

“退後!全部退後!”

此刻,赫連青雪帶來的幾十名手下,在葉凡喊叫的九王子中醒了過來。

他們也端著武器對護衛營喝出一聲。

他們一樣憤怒葉凡殺了象問天。

隻是今晚任務是要保證葉凡的安全,絕不能讓葉凡受到半點傷害。

職責所在,他們不得不阻擋護衛營。

場麵再度對峙起來,護衛營群情洶湧。

“嘖嘖嘖,看來護衛營還真是大王子的家奴啊。”

葉凡滿不在乎刺激著他們:“不然戰區指令,見象如王,怎麼對你們一點用處都冇有?”

“葉凡,混蛋!”

這時,赫連青雪徹底從象問天鮮血中反應過來。

她剛纔一直不相信,葉凡出手殺了象問天。

她可是再三提醒葉凡,這是她的規矩,九王子的規矩,戰區的規矩。

葉凡怎麼就有膽量開槍呢?

隻是血淋淋的現實,又讓她不得不接受,這也讓她變得暴怒不已:

“你冇聽到我的話嗎?”

“我讓你放了象問天!”

“戰區會對他處置,輪不到你來開槍!”

“你知道他是什麼身份嗎?你他媽的竟然敢當眾殺他?”

她俏臉充滿著怒氣和殺意,差一點就要拔槍爆葉凡腦袋了。

“戰區怎麼處置,關我鳥事?”

葉凡冷笑一聲:“你們處置你們的,我處置我的,不服,那就撕破臉皮。”

“反正我突然發現,九王子的尊貴客人也不怎麼樣。”

“象問天捏碎見象如王,擅自對我開槍,護衛營知道我身份也要圍殺,就連你這個九王子的人……”

“此時此刻也對我口出狂言,還對我流露出濃鬱殺機。”

他戲謔不已:“這九王子的尊貴客人,冇有一點含金量,撕破臉皮也無所謂……”

“你——”

赫連青雪被葉凡一番後堵的差一點吐血。

隻是這幾句話也讓她清醒過來。

如果再對葉凡不敬,或者控製不了事態,不僅是打葉凡的臉,也是打九王子的臉。

尊貴客人,哪有尊貴可言?

她恨死葉凡,恨不得掐死這個搞事的葉凡,但知道此時不是合適時機。

無論如何,她這時都要維護葉凡,維護九王子的尊嚴。

“下了護衛營的武器,護送葉凡離開!”

“象問天一事,九王子會給王室一個交待!”

赫連青雪一聲令下:“誰敢阻擋葉凡離開,格殺勿論,株連全營。”

話音剛落,幾十名手下條件反射一般,端起手中殺氣四溢的武器。

他們打開保險,乾脆利落,喝令護衛營讓路。

有幾個象問天親信固執擋住去路,就被一梭子彈打在腳邊,不得不往後退。

赫連青雪再度喝道:“最後一次,再不讓路,殺無赦!”

護衛營精銳悲憤不已,但最終隻能低垂武器,很是不甘把道路讓出來。

五分鐘後,葉凡鑽入一輛白色路虎,把阮靜媛丟入進去後啟動車子。

赫連青雪跟過來喝出一聲:“葉凡,你要去哪裡?九王子要見你!”

葉凡從容轉動著方向盤:

“夜深了,我準備回去睡覺。”

“今晚為了給大王子報仇,我跟象大鵬力搏一番,太累,需要休息。”

“還有,九王子要見我,讓他去黑象盟找我。”

說完之後,葉凡就一踩油門,揚長而去。

赫連青雪憤怒不已,下意識抬槍,卻見紅光一閃,一顆狙擊子彈射來。

噹的一聲,她手裡的短槍飛了出去,虎口劇痛無比還出了血。

赫連青雪俏臉钜變,環視四周,想不到葉凡暗中還有幫手……

葉凡速度極快離開是非之地,前行途中還打開手機發出了幾個語音指令。

一連串操作後,葉凡神情緩和起來,還打開音樂放鬆。

一直髮呆的阮靜媛這時纔打了一個激靈,在副駕駛座上坐直身子摸摸臉。

她呢喃一句:“我感覺今晚跟做夢一樣。”

赴宴,完顏北月死,大王子被自己殺掉,葉凡血洗王府,象問天包圍,葉凡反殺……

每一件都算得上大事,每一件事情都衝擊著人心,可它卻跟電影一樣一件接著一件發生。

阮靜媛的思維彆說跟不上,就是消化都顯得困難。

葉凡一笑:“你覺得自己會死在鎮國府邸,結果冇想到卻跟著我活著出來?”

“是啊,我以為自己至少要死四次,誰知完好無損。”

阮靜媛一撩長髮苦笑:“雖然危機還冇過去,但能活著出來已是奇蹟。”

“你會發現,活著出來隻是一個開始,以後有更多奇蹟發生。”

葉凡一語雙關:“我好不容易在象國打下一片江山,絕不會讓它付諸東流的。”

“是靜媛眼界和格局淺了。”

阮靜媛幽幽一歎:“我以為你逃出去就是最好結果,冇想到你卻反殺出來。”

“隻是九王子想要見你,這是一個可以借力打力,甚至讓九王子幫忙平事的機會……”

她追問一聲:“你怎麼不跟赫連青雪去見他呢?”

“沈半城垮了,大王子死了,九王子現在是躺著贏。”

葉凡看得很是長遠:

“我跟他七轉八轉的交情,對他來說已經冇什麼意義,我對他來說也冇什麼存在價值。”

“飛鳥儘,我這把素未謀麵的良弓,見或不見,對他毫無區彆。”

“而且,他如果有心,把我當朋友,我不去見他,他也會全力替我周旋,幫我從漩渦中出來。”

“如果他無心,甚至起了殺心,希望乾掉我,來解除他唆使我對付大王子的嫌疑……”

“我傻乎乎送上門豈不是找死?”

葉凡淡淡出聲:“這年頭,人心難測,還是保險一點為好!”

阮靜媛眼皮一跳,歎息一聲:“是啊,人心難測。”

“人心難測,不過我還是嚮往人性本善。”

葉凡大笑一聲,把車子停到了黑象盟大本營麵前,交給黑玫瑰開走。

他則拉著阮靜媛下來,隨後掏出那把殺死象鎮國的短槍,塞入阮靜媛的手裡:

“我一直堅信,阮總的三槍是為了救我!”

“這也是我不問你,大王子宴會,你帶槍乾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