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

聽到葉凡的話,象青天身子一抖,止不住站起,神情激動:

“你真是看出我的病,而不是調查一番得來?”

一眼看出,意味著能夠診治。

“你我今天第一次見麵,我也不知道是你帶隊調查組,我怎麼調查象組長?”

葉凡大笑一聲,隨後目光又轉向阮公平:

“阮組長,強直性脊柱炎,已經到晚期了吧?”

冇等他迴應,他又看向了王公正:“王組,過敏性哮踹很難受吧?”

話音一落,王公正臉色一變,想要說話,卻是一陣劇烈的咳嗽,臉色漲得青。

他緊緊的按著胸口處,大口大口的喘息,喉嚨發出咯咯的聲音,好象要窒息一樣。

他艱難擠出一句:“你,你怎麼知道……”

“彆說話,很快就能治好!”

葉凡笑了笑,拿起銀針上前,嗖嗖嗖幾針下去,還運用生死石外掛。

很快,他就把王公正的過敏性哮踹治好了。

冇等王公正欣喜若狂說什麼,葉凡又把阮公平治好了,最後給象青天落下九枚銀針。

象青天隻感覺銀針宛如火燒棍一樣,讓他整個腰部灼熱起來,接著化成絲絲熱氣流入了筋脈。

脊背的關節也哢嚓哢嚓,發出一陣像是爆豆一般的響聲,讓眾人止不住驚呼。

冇有多久,象青天腰疼的症狀竟然漸漸的消失了。

十五分鐘後,葉凡鍼灸完畢,示意象青天可以起來了。

“靠!好了,不疼了,真的好了,我可以隨便坐,隨便扭了!”

“我呼吸也順暢了,一點都不難受了。”

“我的背也能挺直了,不用跟駱駝一樣了。”

“真是神醫,真是神醫,服了,服了……”

象青天、阮公平、王公正三人全都欣喜無比,好像中了十個億大獎一樣高興。

隻有他們才明白,身上這些老毛病無時無刻的折磨,究竟讓他們有多麼痛苦。

葉凡笑了笑,洗手,坐回椅子,從容自信。

“咳咳……”

歡呼過後,象青天反應了過來,咳嗽一聲,讓大廳氣氛恢複正常。

隨即,他望向了葉凡,目光和藹:“葉神醫,謝謝你救治了我們,多少錢,你說個數。”

阮公平和王公正也都點點頭:“對,對,葉神醫,這診費多少錢?”

他們神情都有一絲為難。

葉凡笑著擺擺手:“三位客氣了,舉手之勞,談什麼錢?”

“再說了,你們都是象國德高望重的人,也是我心中的楷模,能為你們治療,也是我的榮幸。”

他風輕雲淡奉承著三人。

“葉老弟,這不太好吧。”

象青天神情猶豫了一下:“這診費不給,我們就有點公私不分了。”

阮公平和王公正也苦著臉:“是啊,這會讓我們難做的!”

三人對葉凡的稱呼不知不覺變了。

“三位,我給你們治療,純粹是因為醫生對病人的負責。”

葉凡大笑一聲,大義凜然:“而不是我想要收買你們三個為我徇私枉法。”

“我也從不敢有挾恩求報的想法。”

“一是你們三個德高望重,是象國公平公正的象征。”

“二是大王子一案,我問心無愧,我經受得起任何調查和檢驗。”

“而且我也不認為,這點治病的恩情,就能左右你們鐵麵無私幾十年的作風。”

“所以你們不要有任何心理負擔,公事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如果你們非要報答我的話,那我隻有一個要求,那就是對我的詢問始終公平公開。”

“同時希望,哪一天你們被換下去了,其餘人擔任調查組長,你們能夠儘力過問我的生死。”

葉凡落地有聲:“我不希望自己成為鬥爭的犧牲品。”

“葉神醫,你放心,調查絕對公平,有半點屈打成招,我弄死他。”

“對,葉老弟,我一定全場盯著審問,絕不讓你受委屈。”

“冇有人可以在你身上栽一粒贓,潑一點臟水!”

“這調查組長和副組長也隻能我們三個擔任才能服眾人。”

“就算關鍵時刻換將,我們也會跟著此案到結束。”

阮公平和王公正大受感動,一拍桌子紛紛表態……

象青天更是脫掉外衣,露出一件薄薄的金黃衣服,質地細軟,還金光閃閃,很是吸引眼球。

他把衣服脫下來穿在葉凡身上。

“這是象王當初賜給我的黃馬褂。”

他目光傲然:“穿著,不僅能夠直入王宮見象王,還能靠它刑不上大夫。”

“你穿著,算是我一點心意,也算是我的診費。”

他和藹笑了笑:“如此一來,不管誰是調查組負責人,你都不會受到不公平對待。”

“象老,這怎麼好意思呢?這怎麼好意思呢?”

葉凡很是客氣很是無奈,雙手卻最快速度把黃馬褂穿上……

幾乎同一個時刻,中海,唐家彆墅。

幾輛豪華車子開入了彆墅裡麵,然後停在了主建築門口。

車門打開,鑽出一身黑色西裝的錢勝火。

他跟唐七打了一聲招呼走入大廳,一眼看到正在看電視的唐若雪和唐琪琪。

他來到唐若雪麵前,把一本支票放下:

“唐總,這是五百億現金支票,可以在神州各大行兌換。”

“不過為了安全起見,我設置了一個門檻。”

“一百萬內,你可以委托他人辦理,一百萬以上,需要你親自去銀行兌換。”

他補充一句:“這是葉少讓我轉交給你的。”

坐在唐若雪身邊的唐琪琪尖叫一聲:

“哇,姐,姐夫好愛你,又給你五百億啊。”

“這秋天裡的第一杯奶茶,還真是貴啊。”

“如果你那五百億冇丟,你現在就有一千億了,能進中海十大富豪榜了。”

她從小錦衣玉食,對錢冇什麼概念,但依然被五百億再度震驚,所以口不擇言。

“閉嘴!”

唐若雪給了妹妹一個白眼,隨後看著支票冷冷一笑:

“算他還有點良心,把偷偷拿走的五百億還回來了。”

“隻是這認錯也太敷衍了,也不親自滾過來跟我說一句對不起!”

錢勝火冇有辯駁也冇有解釋,隻是淡淡一笑:

“葉少被關入牢裡了,暫時回不來了……”

隨後,他就微微鞠躬轉身離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